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调教异世 作者:琉璃醉

时间:2019-07-26 17:38 标签:
文案: 一次宿醉让花花公子林慕言魂穿异世,这个世界仿若中国的古代,实行家主君主奴隶制,也就是在政权上君王为天,天下江山皆为他所有。但是在家里却是家主为尊,哪怕你是皇帝,如果你嫁了人,为人妻妾的话,在家主面前也必须请安跪拜温柔服侍行妻妾之道。

文案:

一次宿醉让花花公子林慕言魂穿异世,这个世界仿若中国的古代,实行家主君主奴隶制,也就是在政权上君王为天,天下江山皆为他所有。但是在家里却是家主为尊,哪怕你是皇帝,如果你嫁了人,为人妻妾的话,在家主面前也必须请安跪拜温柔服侍行妻妾之道。

并且这个世界虽然男娶女嫁仍是主流,但却并不禁止娶男妻男妾,甚至有胎果能让男人生育后代,只不过律法的最初制定者许是对于堂堂男人为人妻妾颇为不屑。所以男妻男妾的要求便更为苛责。

至于奴隶则更为不堪,不仅生死都掌握在主人手中,就连后代都世代为奴供主人驱使。

林慕言庆幸的是,自己在这里的身份是林庄的少庄主,还是个已经娶了男妻的,若是穿成个奴隶或者男妻男妾依他的x_ing子,即便冒着魂飞魄散的林慕言也要再死一死……

(其实就是一个现代人穿越古代啪啪啪的爽r_ou_文,高污慎入)

第一章 穿越了

  头疼,林慕言用力按压着太阳x_u_e,他已经早已习惯了这种宿醉的感觉,确切的说这样醉生梦死花天酒地的日子他已经整整过了两年,两年前他大学刚毕业为了深爱的同x_ing恋人和家里出柜,差点被古板固执好面子的父亲打断了腿,即便这样他也坚持自己的真爱决定为了他和家人抗争到底。可没想到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父亲将恋人说给他五百万他便会离开的录音狠狠甩在他面前。

  不是自甘堕落,而是不再相信爱情对亲情也产生了怀疑,父亲放下话说宁可就当他这个儿子死了,也绝不要一个变态丢他的脸。于是他除了偶尔陪心疼他每次见面都红着眼妈妈在外面吃顿饭,便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因为他是个死也改不了的变态,不仅接受不了女人,还有轻度的x_ing虐癖。

  白天穿着白大褂在医院里人模人样的救死扶伤,夜里压着同x_ing的身体取暖,在对方欲仙欲死的浪叫和求饶中释放自己压力和暴虐,获得片刻的宁静和满足。可每每醒后是心里却越来越空虚,仿佛破了个大洞怎么都填补不上……

  当头痛稍缓,林慕言睁开眼看见古色古香的床榻摆设时,一阵剧烈的头痛让他死死的抱住头,疼痛过后满头冷汗的他却惊得呆住了,脑子里多了另一个人从小到大的记忆,自己的灵魂被弄到了另一个世界,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这个国家和中国的古代类似,国号大雍,大雍实行家主君主奴隶制,也就是在政权上君王为天,天下江山皆为他所有。但是在家里却是家主为尊,哪怕你是皇帝,如果你嫁了人,为人妻妾夫侍的话,在家主面前也必须请安跪拜温柔服侍行妻妾之道。

  并且这个世界虽然男娶女嫁仍是主流,但却并不禁止娶男妻男妾,只不过律法的最初制定者许是对于堂堂男人为人妻妾颇为不屑。所以对男妻男妾的要求便更为苛责。

  嫁人前要挨过整整一个月的官方调教,嫁了人的男妻男妾便等同于家主所有物,戴上贞cao带为主人守贞,如无家主允许在家主面前只能身着薄如蝉翼的侍寝袍保持跪姿。甚至无家主允许终身不得踏出内院,只能沦为家主的泄欲工具。

  所以在林慕言想来那些甘愿为人男妻男妾者,若不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那便是愿为了情不顾一切的真爱吧!

  说到“真爱”这身体的原主人林沐颜便是为了那求之不得的“真爱”郁郁寡欢最终病得一命呜呼的。

  原来的林沐颜幼年丧母,其父深爱亡妻之后便未再碰过一人,对唯一的独子更是极为溺爱,这也导致了林沐颜个x_ing纯真善良不谙世事,被曲庄的庄主几句似有似无的勾引暗示就傻傻的送上自己的一颗真心,却不知一项风流多情的曲敬尧只是无聊拿他取乐罢了。

  即便后来知道了曲敬尧只是因为和朋友打赌才对自己示好,可林沐颜依然难以忘情,在被父亲逼迫娶男妻时,林沐颜甚至当众去求曲敬尧求他娶自己为妻,更是当众拒绝成了众人眼中的大笑话。

  之后心死的林沐颜便遵从父愿,娶了父亲好友的儿子楚庄的少庄主大雍最年轻的少年将军楚凌云。却没想到结婚当天连洞房都没来得及入就病倒了。

  弥留之中的林沐颜满是是对父亲的愧疚,神志不清之时不小心摔碎了祖传的守护血玉,也许是和林沐颜的八字命格相合,这才有倒霉的林慕言被那血玉的能量将魂魄拘来了异世。

  “替我……孝敬……父亲……还有善待……楚哥哥……”原主那残魂只说我最后一句话便彻底消散了,气的林慕言直哆嗦,就连骂人都找不到正主了。

  林慕言望着房顶发了会儿呆,最后叹了口气,也好,或许这个世界更适合自己一些吧,自己再不是变态,不是父母眼中的耻辱,可以光明正大的娶男人为妻。

  自己从来没有遵从过父亲的意思,不愿继承家业大学背着他偷偷将金融改为辅修,主修了医学,之后又出柜让他差点和自己断绝父子关系,不知道父亲会不会为自己这个他眼中的逆子掉一滴眼泪,自己死了,母亲应该很伤心吧,不过家里有成熟稳重的大哥,还有活泼贴心的小妹。时间会抚平一切,母亲也总会好起来的……

  “慕言,不!爷,该喝药了。请爷恕罪,凌云给爷请安。”

  “不必多了,坐吧……咳!咳!咳!”

  楚凌云慌忙将林慕言扶起半躺着帮他顺气止咳,林慕言则打量观察着自己这个刚娶过门的男妻。

  入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如刀刻般立体的五官。不愧是被敌人称做“玉面修罗”大雍最年轻的大将军,就仿佛一把将要出窍的利刃全身上下充满了英气,就唯独那低垂的眼还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柔顺。

  即便穿着男妻的侍寝袍,内里不着一缕,腰间只系了一根绸带。也丝毫不损其半分气度。

  这样的男人本应在意气风发的沙场开疆拓土,就算是血撒疆场,为国捐躯也是也是他的荣耀。却因为恩情,从小便被楚叔叔指给林沐颜做男妻,应该心有不甘的吧?

  “咳!咳!楚哥哥……嫁给我……可有不甘?”林慕言想到便问了出口。

  “凌云不敢……”

  呵呵,是不敢而不是不会,这样的样貌,这样烈的x_ing子真是很难让林慕言不动心,想看眼中盛满自己的深情模样,想看他臣服于自己收起猛虎般的利爪,在自己面前做一只温顺的小猫,心甘情愿沉溺在自己身下。

  这个男人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和前世的任何男人都不同,自己会耐心些,给他时间让他爱上自己,若真的如自己所愿自己也会用上真心,不会折断他的羽翼而是送他一副翅膀,做他最坚实的后盾,助他飞的更高更远……

第二章 洞房了

  林慕言那几乎称得上是二十四孝的父亲刚一回庄,听闻宝贝儿子醒来甚至来不及喝口水换下外衣便匆忙来到林慕言床前。

  “父亲!孩儿不孝,惹您……咳!咳!惹您伤心了。”看着老父鬓角的花白眼角的皱纹,也不知是这个身体残留的情感还是对前世父亲的愧疚与思念。林慕言的眼眶红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林江看着儿子和亡妻那肖似七分的样貌,强忍着泪水,紧紧的握住林慕言的手。对于自己唯一儿子,无论他做错了什么自己都舍不得苛责他半分。只盼着儿子这次是真的看清楚了人心,不再糊涂下去了。

  林慕言这身体的底子不错,虽然身材略显单薄,却是个练过一些武的,本就是积郁成疾,现在心病去了,没过几天林慕言的病也就痊愈了。

  当林慕言和林父说自己想要学着接手生意处理庄务。林父激动的又是热泪盈眶。

  “儿啊!为父终于等到了你长大懂事的这一天,这样父亲百年之后也不会没脸去见你母亲了。

  既然你已经醒悟了,为父希望你善待凌云,凌云是为父从小看着长大的,是个好男儿,你和他今晚便把洞房入了,早日给我林家传宗接代,你母亲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儿子听从父亲的安排。”洞房吗?自己两辈子还从来没经历过,不过如果对象是楚凌云的话,还是很让林慕言期待的。林慕言眼前浮现的是凌云那张俊郎刚毅英气十足的脸。

  入夜,林慕言身着大红的新郎袍进入内室,身着红色侍寝袍的凌云已经跪着等候。

  林慕言没想到这古人居然能这么猥琐,这内室侍寝袍简直比前世会所里那些走台的少爷穿的更勾人。

  原本红色的薄纱袍,根本遮不住什么,起到也仅仅是若隐若现更诱惑效果。更离谱的是凌云现在跪着纱袍也仅仅遮住了他的臀部。可想而之若是起身之后,这袍子还能遮住什么,妥妥现在的齐b小短裙。

  “妾给爷请安,请爷允妾起身伺候爷更衣。”凌云清冷低沉的声音听在林慕言耳中觉得心口都有些麻痒。

  “起吧!”凌云的身材按照现代的标准大概有180,相比之下林慕言则稍显瘦弱矮小,大概不到175,比凌云还矮了些。

  等到凌云起身,林慕言才发现自己太低估古人了,凌云下身穿着贞cao带比现代的更为精妙。

  不知道是什么丝线编织而成半透明的鸟笼死死的困住凌云的大鸟,不大不小,柔软而有韧x_ing刚好够凌云半勃,若是再胀大,那便只有痛苦了。后方也是同样的材质,半透明的材料能隐约的看见凌云r_ou_色的秘x_u_e被一个不大不小的假东西撑开了一个小口。

  林慕言不仅更加期待这个国家到底还有多少自己没有见过的奇技 y- ín 巧。

  看着凌云磨磨蹭蹭的动作,林慕言也不揭穿只耐心的等着。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