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36年前有不少商店搞促销的,张宁的店受了点影响,压了批货。张宁一回来就忙的晕头转向,本来两三天才找钱多一次,结果事太多了,张宁回自己那,被子还没捂热乎,就接着往公司跑、张宁就索性在钱多这安家了。钱多伺候

36

年前有不少商店搞促销的,张宁的店受了点影响,压了批货。

张宁一回来就忙的晕头转向,本来两三天才找钱多一次,结果事太多了,张宁回自己那,被子还没捂热乎,就接着往公司跑、

张宁就索性在钱多这安家了。

钱多伺候张宁那是没的说,连牙膏都给张宁挤好了。

总算把店里积压的货甩清了,张宁心情才逐渐好起来,再去钱多那的时候,就顺道买个套睡衣。

钱多平时在家都是秋衣秋裤,看见睡衣还真觉得有点新鲜。

张宁搂着钱多说:你真是土冒。非让钱多当下穿了给他看。

钱多就脱了衣服穿上,纯棉的料子,穿在身上倒是真舒服,袋子里商场的小票,钱多也掏出来看了眼,比他半个月工资都高。

钱多笑了下,也没说什么,就把小票放茶几上,走到张宁身边亲可他一下。

俩人很久没有爽过了。

干完事後,张宁让钱多枕着自己,好边摸着钱多的头发边聊天,张宁说他爹给他打电话来了,非让他那个二姐夫过来。

钱多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是张宁的家务事,他插不上嘴。

其实钱多最近也有烦心事,他们公司的小刘对他比以前好了不少,一到中午就找他就伴吃饭。

钱多怎么想怎么不是个味,还暗示过小刘几次,小刘每次都笑呵呵的说:你不没女朋友吗?等你有了女朋友我再让位。

虽是开玩笑的话,也说的钱多心里不舒服。

钱多这个话却不能给张宁说,说了怎么算呢?钱多就只能给李凯说。

李凯其实早来了,钱多一直没敢给张宁提。

张宁一听说那个李凯是进过监狱的,就特不高兴的警告钱多,让他别跟这些下九流的人混。

钱多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凯的事钱多是能瞒就满了。

其实李凯那人就是小时候混了点,但人本性不坏,从不占人便宜。来的那天本来钱多要请吃饭的,结果结帐的时候李凯一把把钱多揪到一边去,自己把帐给结了。

李凯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对朋友讲义气,不管自己兜里有没有钱,都是个穷大方的主。

钱多房租垫的三百块钱,李凯一分没少的还给了钱多。

钱多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就把BP机号也告诉李凯了。

李凯是高中文化,工作也不好找,字哦后找了个酒店看车的工作。

一般都是钱多去找李凯,李凯也说过有时间找去钱多那热闹热闹,钱多每次都是笑呵呵给打个岔过去了。

张宁抱怨了没几天他那个二姐夫就真来了、

他那二姐夫实在没什么本事,最后没办法了。张宁给安排了个仓库管理员。

谁知道就这么个活也给干砸了。

张宁就没那么生气过,他给钱多说,那缺德玩意背着他拿货,一个礼拜就偷了他三台机子。

钱多都听着新鲜,嘴里说:就算你姐夫胆子再大,也不能一下抱走三台啊,坑顶是管理上有漏洞。

张宁气的在床上咬了钱多的耳朵。

钱多直往後躲。

张宁说:你躲什么?边说边咯吱钱多。

钱多一边笑一边躲,一个没留神就滚到了床下。

张宁压着钱多,看着钱多的眉眼,他看过不知多少遍了,可还是想看,他亲着钱多的眉眼。一路吻了下去,含住钱多的东西。

钱多整个人都僵了,这是张宁第一次给他玩这个,钱多呻吟了声,没几下就射了,弄了张宁一嘴,张宁这个恶心,站起来就往水管那跑,忙着漱口。

钱多低头走进厕所里,小声说:对不起啊。心里那个后悔啊,他盼多少年了,张宁终于肯给他吹喇叭了,闹这么一出,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啊....

低头漱口的张宁抬起头来坏笑着看了眼钱多,调侃着:你也太快可点吧?

钱多脸更红了,靠着门框,学电视里女的撒娇的样,嗲着声:人家不是第一次嘛?

张宁笑着踢钱多小腿一下说:你就装吧你。

钱多笑着扑到张宁身上,又啃又咬。

张宁很是下了番精力搞公司章程,半夜三更都会起来,披着衣服写写画画的,可给钱多折腾惨了。

钱多半夜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求张宁:你要有工作就别过来我这了,我明天还得大早起来上班呢。

张宁每次听了都会使坏的捏钱多的鼻子,捏的钱多呼不出来气,憋醒了,张宁才松手。

张宁要遇到理不清的地方,就会找钱多商量,问钱多,弄的钱多唉声叹气的:我说咱能不能别总假象我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弄的我都象犯罪分子了。

张宁现在是越住越习惯,渐渐钱多的那房子是越来越窄了。

什么衣服啊裤子鞋的,偏偏还都是牌子货,死贵死贵的,钱多没办法又挤着空间买了个柜子,专门给张宁用。

怎么最近心情也不是太好,他总算把二姐夫给送回去了,本来想给他爹说前因后果的,但看在他二姐的面子上就什么都没说,最后被他二姐夫倒打一耙说他在城里变白眼狼了。

张宁开始也生气,后开想开了,该给家里寄的钱一份不少,可再也不许别人在他面前指手画脚的。

张宁的心也变得不是一般的大,钱多就注意到张宁总看些他不懂的东西,那个大哥大也响的勤了。

钱多尽量不问张宁公司的事,钱多有钱多的想法,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角色,张宁的生活是张宁的,在这个屋子怎么好怎么疯都行,但只要出去就跟陌生人一样,言多必失,钱多能不解除张宁的世界就不接触。

可钱多还是隐约听到不少,小刘是销售部的,消息灵通,光在她那就听见过几次。

每次吃饭小刘都给钱多说好多话,还总给钱多带点亲手做的炒菜什么的。

小刘在吃饭的时候对钱多说:蓝要钱最近在攻多宁的业务呢,要能攻下来可有你忙的了,那可是条大鱼,

钱多一下紧张起来,知道小刘说着玩的,可还是心虚。

小刘是个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那个多宁老总听说也就咱们这个岁数,还是农村来的,对了,你也是农村来的吧?你瞧瞧人家那出息,咱们是骑着八匹马都赶不上。

钱多听着小刘夸张宁心里高兴。

小刘压低声音说:不过估计蓝要钱捞不上这条鱼,人多宁一直跟顺天合作,顺天的后天可是税务局那头的。

钱多正听着就觉着腰里的BP机振动了下,李凯也有半个月没见了,钱多就先给李凯回了个电话,约好了吃饭的地方,钱多又给张宁拨了个电话,撒谎说晚上老板请客。

张宁不高兴的会所:请什么客?别吃了,晚上回来咱俩一起吃吧。

钱多装着为难的样子说:真没办法,老板请的,不能不给面子、

张宁带着气把电话给挂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