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0)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张宁不知道等了多久,他觉着自己要疯了,他不知道钱多还要闹多久,他现在做什么都做不下去,开车也总走神,结果车子一个没注意就撞护栏上了,现在他爹妈都被惊动了,连着他三个姐姐姐夫也都忙着照顾他。 可他还是空

张宁不知道等了多久,他觉着自己要疯了,他不知道钱多还要闹多久,他现在做什么都做不下去,开车也总走神,结果车子一个没注意就撞护栏上了,现在他爹妈都被惊动了,连着他三个姐姐姐夫也都忙着照顾他。

可他还是空虚寂寞的忍受不了,张宁以前就知道自己离不开钱多,但他不知道如果钱多闹起来,会这么的麻烦,他想不管怎么样,得好好跟钱多谈谈,让钱多别再闹了,他不明白为什么钱多还在生气,他已经作出很大的让步,甚至为了钱多还买了别墅,想着一起去住……

可当他看见钱多身上的工作服后,就是一愣,问道:你怎么跑我那去了?

钱多还不了解他吗,一听这个话,就赶紧说:我在分店干呢,你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以前有关系的时候,我都没说出去,现在都放这么久了,我没那么没皮没脸的,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我……借了点钱……想赶紧找个活儿干,好还人家钱。

张宁看钱多看的有点发呆,他忽然就想坐的近一点摸摸钱多,也不知道钱多说的什么,就最后听见好像说到什么借钱,张宁马上就说:你怎么会借钱,借了多少,我给你。

钱多其实不想说来着,可刚才张宁那么问他,让钱多觉着丢脸,要是自己不说,就好像是故意跑那上班似的,怎么想都是丢人。

现在张宁又问他借钱的事,钱多犹豫了下才说:我没看好车,车主让我赔钱,我没那么多就先借的朋友的。

张宁听完就掏钱包,把里面的钱都拿出来,递给钱多。

钱多没去接,看看钱又看看张宁,最后才说:你收回去吧,我不要你的钱。我这人虽然没什么骨气,可也不想让你看不起我。

张宁的手尴尬的停在那。

第 44 章

张宁深吸口气,把钱放茶几上,近乎哀求着对钱多说,就当是借的。

钱多还是那个表情,说他借都借了,没必要现在多此一举,绕圈再借一次。

张宁无话可说,待了许久,也想不出要说什么。

钱多倒是开口说话了:听说你出车祸了,怎么回事?你生意现在做的不小啊,还舍不得给自己雇个司机啊?

张宁看着钱多的侧脸有点发呆,待了几秒,才反映过来,忙说:平时出去办事都有司机的,回家才自己开车,方便点。

钱多听了方便两个字,隐约明白是什么意思,叹口气,觉着张宁真是没事找事,钱多说:方便什么?还是安全第一,反正你以后小心点。脸转过来看着张宁,撞哪了?   张宁掀开衣服,指给钱多看。

胸口有个地方还有疤呢,钱多纳闷的说,怎么会撞到那里?你怎么开车的?

张宁趁机说:还不都是你闹的。

钱多不满的说:怎么是我闹的,我又没给你开车。

张宁瞥钱多一眼:都是你闹着要分手,我一个没小心,撞护栏上了,我从车里出来的时候,一个没留神挂伤的。

钱多也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就伸手摸了下,摸的张宁瑟缩了下。

钱多忙缩回手去,才意识到刚才的这个动作可有点暧昧,尽量平静的说:张宁,我不是在闹,我是真的想分开,这么对你对我都好。

张宁不能理解的看着他。

钱多心平气和的解释说:我累了,也坚持不下去了,张宁,你现在这么成功,什么样的人找不到,再说你现在又有女朋友,我也没必要当个第三者。

张宁听后就是一愣:女朋友?谁说的?

钱多对张宁这个敢做不敢当的劲,格外的恶心,原本还算可以的心情,现在也都维持不下去了,就冷冷的说:就上次你车上那女的,我说你这人恶心不恶心,男的不敢承认就算了,你怎么连女的都不敢承认?

张宁皱眉说:那女人跟我没关系,你别疑神疑鬼的。

钱多赶紧打断他说:我没疑心,我犯不着那么做,你爱找谁找谁,我就是想说,我是真心的,你别总说我闹别扭闹别扭的,我没跟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我钱多什么人,你该比谁都清楚,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玩那些个没用的。

张宁定定的看着钱多。   钱多满不在乎的坐在那。

张宁想了下说:钱多,是,我是会找女人,可我从没想过会不要你,你仔细想想,每次分手都是你提的,我说过分没有?

钱多很快的说:是,是,都是我闹的,我对不起你行吗?你要觉着亏了,来来,你给我几下,我让你出气。

钱多说完还故意把头探到张宁那。

张宁伸手就摸了把钱多的头发。 钱多吓的赶紧躲开。

钱多说的肚子饿了,站起来去厨房做饭,张宁也跟在后面。

钱多在放米的时候,犹豫了下,还是多放了半碗。

米饭好了,菜也凑合做了一个,张宁帮着端到茶几上。

钱多吃饭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张宁跟着吃完,要刷碗的时候,钱多就开门送客了。   张宁说他有时间还会来的。

钱多也没说什么。  张宁之后倒真来了一次,问钱多在新地方做的好不好,累不累。

钱多不知道张宁到底什么意思,就说还行,又怕张宁是有别的意思,就每说句话都解释一次,说他绝对没有要害张宁的意思,让他放心。

张宁听的脸色很不好看。

钱多也管不了那么多。

这次吃饭,张宁倒聪明多了,也没提别的,就跟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似的,跟钱多聊闲话。

钱多也不知怎么的,就跟调侃似的问张宁,新女朋友感觉怎么样?

张宁也不辩解,在水槽里用力刷着碗。

钱多裂嘴说:你未来的大舅哥可不好惹,我们那都传遍了,都当自己是二当家的了,特不招人待见,估计以后有你受的。

张宁的神情始终淡淡的,刷好了碗,拿干布擦了擦手,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张宁一走,钱多就后悔了,怎么想自己刚才的话怎么不对味,就跟个吃醋的娘们似的,钱多回忆的头皮发麻。

上班的时候就有点魂不守舍。 幸好王师傅心情不错,那个孟主任给调总部去了。

底下的人说,孟主任上头有人,不管怎么说,人总是调走了,眼不见为净。

王师傅高兴的还请了次客,钱多有点喝高了,骑车回去的时候摇摇晃晃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忽然就觉着可笑

他不明白张宁这么骗他,到底是图的什么?

张宁居然还有脸三天两头的,往他这儿跑着蹭饭,钱多越想越压不住火了,就去桩子那,偷着问桩子,说假设要是有个朋友,一直想分,但就分不成怎么办?

桩子淳朴的说:真分假分啊,磨磨唧唧的,能分的了才怪呢。说完看钱多一眼:不会是你吧?要是遇见不要脸的那种,我找帮人,给丫揍一顿,看他还敢不敢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