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1)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钱多吓一跳,赶紧的说:我就随口一说。 钱多从桩子那出来,喝的有点高,走路都晃,所以当钱多跟着那人滚到床上的时候,钱多就觉着怪怪的,感觉压着自己的分量不对。 有人咬着他的嘴说:你他妈是男人吗?怎么半天都

钱多吓一跳,赶紧的说:我就随口一说。

钱多从桩子那出来,喝的有点高,走路都晃,所以当钱多跟着那人滚到床上的时候,钱多就觉着怪怪的,感觉压着自己的分量不对。

有人咬着他的嘴说:你他妈是男人吗?怎么半天都没反应啊?

钱多就跟被浇了盆冷水似的,一下就清醒了,挣扎着起来,跑去开灯。

屋里一下就亮了,钱多险些被眼前的情景给吓死。  那是人吗?

整个一猪头,鼻青脸肿的,露着半个大白屁股,躺床上,正眯缝着肿眼泡,回望着他呢。

钱多倒吸口冷气,隐约觉着这个人眼熟,再仔细一看,这不花六子吗?!

这是在哪遇见的啊?

钱多努力回忆着,好像在回家的路上,这小屁孩跳上他的后车座,非要跟他走……

钱多越想越害怕,直往后倒。

花六子渐渐等的不耐烦起来,半坐起来,嚷道:你他妈太监啊,阳痿啊,是男人吗?白给的屁眼不干是吧?我告你,我这模样的,你打着灯笼也不好找。

钱多喝酒喝的头疼,终于理清怎么回事了,就到床头柜那翻出点创口贴什么的,扔给那小孩,又弯腰到床上拿了枕头盖被,就出去了。

花六子跟出来说:你干嘛,看不起我是吧?

钱多倒在沙发上,用盖被盖住头说:你快收拾收拾睡吧,我不跟小孩玩。

花六子冷哼声说:切,装屁啊装,你肯定是有毛病,我摸你半天都不硬。

钱多转了个身,边睡边琢磨着,自己值钱的东西都放好了没有,可别给这孩子摸去。

过了半个小时,钱多实在睡不踏实,就赶紧起来,到卧室拉开灯,找自己的裤子,他记得他把钱包放裤子里了。

花六子一看见钱多回来,就特自信的说:我就知道,没人能抗住我的魅力。

钱多没搭理他,低头捡起地上的裤子,就出去了。

把花六子给气的够呛。

第二天钱多早起给花六子做了份早餐,其实就是一个荷包蛋加碗面条。

钱多连叫了两次花六子,他都不肯起来,最后钱多没办法了,掐了花六子的人中,花六子才勉强起来。

吃饭的时候,钱多就说:你吃了赶紧走。

花六子抬头看钱多一眼,我没地方去。指指自己的脸:他们要找着我,非给我弄毁容了不可。

钱多低头喝了口面汤说:那跟我没关系,我又不认识你。

花六子不满的说:操,还她妈怎么认识,连老二都摸过了,你这么说太不够意思了吧。

钱多被嘴里的面汤呛了下,跟看怪物似的看了眼花六子。

好不容易吃完早饭,钱多连拉带拽的给花六子整出去,锁上门就要上班。

花六子被拉扯着的时候,就换了口气,可怜巴巴的说:我真没地方去,他们正满世界找我呢,你当收留个小狗不成吗?真的,大哥,我吃的特少……

第 45 章

钱多没管花六子,骑车就上班去了,到了地方,先把桌子收拾了收拾,人才陆续都来了。

王师傅可没因为钱多是熟人,就额外的照顾他,都是一个地方讨饭吃的,平时怎么开玩笑都没问题,一到点子上那可是分毫必争。

送货的最不喜欢上楼下楼的扛东西,钱多是新人,自然这样的活都是给他的。

一看见货,钱多就有点发怵,三箱的冰箱,看着都沉,王师傅教他用腰上的力气扛。

但把冰箱从车上卸下来就很难,因为冰箱大,一般的小货车不行,只能用三轮,幸好钱多以前跟张宁卖煎饼的时候,学过骑三轮,开始还算顺利

他骑在路上的时候,就忍不住想以前的事,那时候他就坐在车后面看着张宁蹬车子,高兴的时候就一路说话,不高兴的时候,张宁就什么都不说。

冰箱搬的时候不能倾斜,钱多是小心加了小心,扛着往楼上走,就这么着还是没躲过去,放的时候,把脚给压了下,当时没觉着,交给顾客签好字,再骑车回去的时候,才越来越疼,到了店里,脱鞋一看,脚指甲根处有一块瘀血,钱多想着拿热水敷敷就没事了,结果瘀血越来越多,差不多把整个指甲都侵蚀了。

王师傅走过来,问他怎么了。

钱多赶紧穿上袜子说:没事,刚脚蹭了下,我就看看。

王师傅不是很在意的说:以后干活注意着点。

钱多忙答应着:放心吧。

一直熬到下班,脚指甲那肿的不小,一碰就疼,好不容易到家,上搂的时候就跟上刑似的疼。

钱多终于到门口了,就看见花六子坐台阶那,摇头晃脑的正张望着呢。

钱多一看见这人就气不打一出来,质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花六子冲钱多巴结的笑了笑,站起来说:哥,我想吃饺子了。

钱多特不耐烦的说:我不是你哥。

花六子过来就要拉扯钱多的胳膊,钱多赶紧躲开说:你别找事啊,我没空搭理你。

钱多也不管花六子怎么哀求,就要开门进去。

花六子终于发彪了,双手插腰上就跟个大茶壶似的,肿眼泡眯缝着:你他妈心太狠了,小心我告你去,我还未成年呢……

钱多不耐烦的说:你成不成年跟我没关系。

花六子哼了声说:怎么会没关系,你干我屁眼了,你这可是流氓罪,知道不?

钱多气坏了:谁干你了?你别血口喷人!

花六子满不在乎的说:就你,就你,昨天干了我一个晚上。说着就要脱裤子给钱多看。

钱多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听见楼下有人上来,他们这个楼道窄,钱多看着花六子那个插胳膊叉腿的劲头,忙拉了花六子往边上躲躲。

花六子打蛇上棍,一下就抱住了钱多的脖子。

重量一压上来,可把钱多疼的够呛,钱多刚要拽开花六子,就看见张宁提了包东西,明显就是一愣的不动了。

花六子浑然不觉,还把头靠钱多肩膀上,撒娇耍赖的:哥,我就知道你疼我,我饿一天了,我想吃饺子,我要吃三鲜馅的……

张宁站在楼梯的阴影那,也看不清楚是个什么表情

俩人都有点发呆。  还是钱多先反应过来,他忙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一把把花六子给拽进去。

花六子看钱多这么急匆匆的把自己弄进来,还以为钱多动心了呢,手脚并用的攀在钱多身上,摸来摸去的。

可把钱多疼的够呛。  钱多当时也没多想,就是本能的不想让俩人见面。

张宁那人心眼小着呢,就算自己不是故意的,但让别人发现了他俩的关系,张宁肯定也得嘀嘀咕咕的没完没了,最后还得怪他身上,冤枉他是故意的,钱多这么一想就本能的把花六子给拽了进来,好避开张宁。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