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3)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张宁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这跟你没关系。 钱多又扭头看了花六子一眼,他是接我回家的,再说你刚才那下差点没撞着我,你知道多危险吗? 张宁没有搭话,半天后才说:钱多,你跟他的事,我不计较,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张宁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这跟你没关系。

钱多又扭头看了花六子一眼,他是接我回家的,再说你刚才那下差点没撞着我,你知道多危险吗?

张宁没有搭话,半天后才说:钱多,你跟他的事,我不计较,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钱多听愣了:什么?你说什么机会?

张宁并不看钱多。 空气就跟被冻住了似的。

钱多被压的有点发闷,张宁虽然也会当他的面生气,但这样的张宁,钱多还是头次见到。

钱多想了下,觉着大概是跟上次关张宁的事有关系,就小心的解释道:我上次是怕他看见你。

看见我怎么了?你心虚什么?张宁说话的时候依旧没看钱多。钱多险些被这个话给气死,定定的看着张宁,半天才缓过来说:你说为什么,我不是怕他知道咱俩的事吗?

张宁没有吭声。 说话的功夫,交警赶到了。

钱多知道事要大,一个劲的给张宁使眼色。

因为自行车站的汽车道那边,怎么看怎么是他们不站理。

张宁话说的那叫个滴水不露,那叫个推的干净。

钱多不知道这一下要赔多少钱,他手心都急出汗了,虽然是花六子骑的车,但花六子显然是帮忙的,这个张宁也绝对是故意的,他怎么想也不能撒手不管,而且钱多真没想到张宁会这么绝情。

交警伸手要花六子的身份证,花六子没带着,钱多就掏出自己的递过去。

交警照了照片,又要让他们在笔录上签字的时候。

钱多心一横,想着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无义,赌气的把自己的鞋袜子都脱了,刚才被蹭的脚腕那红了点,钱多脱袜子的时候故意用了把力气,给弄的更明显点,还露出另一只脚来,把压坏了的那个指甲,也一并指给交警看,说是刚给撞的,让交警也记在里边。

交警就跟看无赖似的那么瞪了他一眼,讽刺道:这车够厉害的,还撞出紫药水了?

钱多脸一下就红了,脚缝那还有点残留的紫药水痕迹呢,他没想到交警眼睛这么尖,赶紧穿好袜子。

交警看差不多就走了,让他们明天一早到局里去解决。

钱多低头穿着鞋子,刚才带着气的脱没觉出来,现在才发觉,还挺疼的嘛。

花六子走过来,搀扶着钱多。 钱多弯腰穿鞋不是很方便。

张宁就走过来,抢过鞋子,低头给钱多穿。

闹的钱多一愣,穿上一只后,张宁又要穿第二只的时候,钱多尴尬的退开一步,回头对花六子说:你给我穿吧。

花六子有点木讷,显然是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张宁抬头看着钱多,并不说什么,就那么看着。

看的钱多的心都要揪在一起了。

第 47 章

钱多穿好袜子鞋子,跟逃似的拉了花六子跑了。

花六子诧异的看他,嘴里说:哥,他是你以前的小情吧?

钱多吓一跳,就听花六子嘀咕着:我听桩子提过,说你<这人可倒霉了,先是被人伤过把你给甩了,再后来又遇见骗子把你给骗了,他说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感情不顺的。

钱多很不开心的说:你说够了没有,让你别较真别较真,刚都是你惹出来的乱子。

花六子委屈的闭嘴不说话了。

钱多到了楼下的时候,把房间钥匙交给花六子,让他先上去。

花六子支好车子问钱多:你怎么不上去?

钱多拐着脚说:我去打个电话。

花六子忙上来搀扶着他,到了小卖部的公用电话那,钱多示意花六子躲开点,才拨号码。

结果拨通了那头提示机主已更改号码,钱多又拨了一次才接通。

张宁说话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钱多嘴里发涩,鼓起勇气说:张宁,我们肯定赔不起你车钱,我现在还欠帐呢,跟我在一起的那小子更是个不着调的。

张宁不想谈<这个话题,直接打断钱多:你老实告诉我,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钱多实话实说:上次我喝多了,也不知怎么的就把他带回家了,一直赖到现在。

张宁沉默的时间很长,钱多甚至生出那头是不是已经挂了的念头,张宁才开口说:钱多,你上次问我到底喜欢不喜欢你,我想了很久,到现在我也分不清楚我有多喜欢你,可我知道,我离不开你,我看见你跟别人在一起,我就受不了,钱多,咱们该好好谈谈。

钱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心里一阵发酸。

张宁继续说着:<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以前你什么都没提,我也习惯了,现在才觉着,我好像给你的太少,你又从来不要……钱多,回来好不好,我想补偿你。

钱多很难不心动,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以前做梦都不敢梦到张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现在却亲耳听到了,钱多想了想,还是无奈的说:我妈就因为我爸外面有人才会离婚,<这么多年了,我爸以前再疼我,我也不想见他,张宁,现在已经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我的问题,我不可能……

钱多不知道该怎么措词,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呼吸,他的心整个揉在一起,搅了又搅,可钱多还是说了,我不能总跟你<这么混下去。

花六子在几步远的地方,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了,跑到一边的铺子里买了包瓜子出来,钱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忽然就说:再说我已经有人了,咱俩就<这么散了吧。

张宁长久的缄默着。最后还是钱多先说的:张宁,看我的面子。车的事就算了吧。

张宁直接绕开<这个话题,你脚怎么了?

钱多知道张宁<这是还不想给他个痛快,不是很愿意的说:没事,抬冰箱的时候磕了下,没大事。

张宁关心的问他,工作很辛苦嘛?顿了一顿,要不要来总公司?

钱多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拒绝了,我什么也不会,去了也是添麻烦。

张宁没再说什么,钱多也不指望别的,就挂了电话,结果小卖部那女的,连没接通的那个电话也要钱,钱多又不好跟个女的计较,就平白的多给了五毛。

花六子跑过来,搀扶着钱多回家。 钱多一路絮叨着教育花六子,到家后,花六子特勤快的做饭帮着钱多拿东西,钱多也不好再赶他走,花六子就<这么住了下来。

钱多让花六子找找身份证,明天他们去交通局没准还要用上,花六子就从沙发边缝里翻出的自己的证件来。

钱多想要过去看,花六子还挺扭捏的,钱多奇怪的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想让人看的啊?

花六子才不得不递过去,钱多一看那上面的名字就笑了,你叫吕耀日啊?

花六子一把把自己的身份证拽回来,不高兴的说:行了,行了,我爸妈没啥文化,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非把我往流氓的道上逼,你瞧<这名字给我起的,你可得给我保密啊……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