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4)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钱多看着磕着瓜子的花六子,越发觉着, 第二天钱多给王师傅打电话请了半天假,就让花六子带着自己到交通局去了,结果那个负责人一看见他们,就挺意外的,嘴里说: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和车主私了了嘛? 钱多不高兴的

钱多看着磕着瓜子的花六子,越发觉着,<这孩子就跟小猫小狗似的,还挺招人喜欢的。

第二天钱多给王师傅打电话请了半天假,就让花六子带着自己到交通局去了,结果那个负责人一看见他们,就挺意外的,嘴里说: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和车主私了了嘛?

钱多不高兴的想,<这个张宁真过分,也不提前说一声。

钱多又急急忙忙叫花六子给自己送店里去,幸好王师傅也没说什么。

混到下班的时候,花六子过来接他。

在回家的路上,花六子提起吃饺子的事,昨天钱多看花六子不怎么高兴就提议今天吃饺子,花六子就惦记上了,带着钱多在菜市场买的肉馅韭菜虾皮。

到了家,放好车子,俩人说笑着往楼上走。

钱多还没走近,就看见自家门口那堵了个人,瞧那背影就知道是谁,钱多的心突突的跳了两下才平静下来。

张宁沉默的站在门口,退开一步,让出位置让钱多开门。 钱多低头开门,花六子紧跟着钱多走进去

张宁手里提了个包,最后一个进去,还顺手关上了门,很自然的把手里的包放在茶几上。

本来客厅就不大,忽然站了三男的,显得更加窄小。

钱多低头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厨房里。

花六子跟上来说:你坐着去吧,我自己弄。

钱多低头又走出去。

张宁站在客厅里,并没有坐。 钱多脚不舒服,先坐下了。

张宁站在客厅中央的位置,环视了一下,发现地上有好多瓜子皮,就淡淡的说:你现在也不收拾屋子了?说完就转身到厕所去找扫把。

花六子早在厨房支棱着耳朵听呢,看张宁要找东西扫地,就抢先一步从厨房拿出扫把,无非是些瓜子皮,三两下就打扫干净了,弹弹手就跟招呼客人似的对什么也没找到的张宁说: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我叫六子,你是?

张宁只点了下头,带着股漫不经心的态度,并不答话。

花六子也不计较,就靠着钱多坐下,帮钱多脱鞋脱袜子,边脱边开钱多玩笑的说:你这袜子可真该洗了!

钱多略显尴尬的坐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昨天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张宁说了那个话,现在看花六子<这个热情劲,就跟踩实着了似的。

花六子帮钱多收拾妥当,就要去包饺子。

张宁很随意的跟进来,还是那个漫不经心的样子。

花六子低头就要和面,张宁提醒他:洗手。

花六子手顿了下,忙转身去洗手,洗好了才低头接着和面

张宁就站在旁边,也不做什么,就那么无所谓的看着。

花六子偷偷打量着身边<这人,<这个人嘛,长相倒真不难看,又有股子事业有成的气质,身上的衣服看着也不便宜,花六子脑子就开转了,心说<这人怎么跟钱多掺和上的,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人嘛,正纳闷着呢。

张宁那已经开口了:钱多喜欢有嚼头的饺子皮,你加一个鸡蛋看看。

趁花六子拿鸡蛋的功夫,张宁往面里快速的加了两勺盐,就扭头出去了。

第 48 章

花六子接着在厨房里做饺子,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张宁跟故意的似的,声音压的低低的,花六子只能向外探着脑袋看。

张宁正靠近钱多不知道说什么呢,随后从提来的包里取出个鞋盒子来,打开拿出双大头的旅游鞋,递到钱多面前,非要让他试试。

钱多摆手说:你拿回去吧,我穿不起。

张宁并不理会钱多的话,抬起他的腿,就帮钱多脚上套,鞋子很大很肥,穿着比钱多以前的那个鞋子舒服多了。

张宁看穿着效果不错,趁机说:就给你买的,你不穿我也送不了别人。

钱多什么都没说,低头脱下鞋子,倔强的送回张宁手里,还是那句,你拿回去吧,我穿不起。

张宁的手顿在那,花六子再想看,却被钱多瞪了一眼,花六子赶紧转身去厨房装做剁馅的样。

客厅里张宁低声对钱多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钱多摇头固执的说:你什么都不用做。

张宁叹了口气,钱多,我真的很想对你好。

钱多并不领情的坐在那,张宁无可奈何的站起来,拿了钱多的袜子到厕所的水池那洗了起来。

钱多沉默着也不说什么,张宁熟练的洗完,走到卧室,打开衣柜找出里面的衣架,到阳台把袜子挂上,等挂好了,张宁才注意到床上,并排排列的枕头和被子。

花六子虽然睡在沙发上,可为了平时好收拾都是早起叠好东西搬进卧室的

张宁并不知道其中缘故,就跟被人直接戳了眼珠子一样的疼,他看了眼外面坐着的钱多,钱多还是那个样子

张宁不知道事情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他走到床头柜前,打开他以前习惯用的那个抽屉,里面自己曾经放的纸币都没有了,换成几本成教的书,张宁翻了翻书里面的勾画重点,他没想到钱多一直还在学着

再走出去的时候,花六子已经把馅和面都弄好了,搬到外面,准备和钱多一起包饺子

钱多包饺子的水平一般,张宁解开袖口挽上去点也跟着一起包

虽然开始给人的感觉不太好,但现在看着张宁斯斯文文的动手包饺子,说话还轻声细语的带着股文绉绉的劲头,花六子不由得多看了张宁几眼

张宁一径报以友好善意的笑,花六子是个自来熟,张口闭口就想打听张宁是干嘛的,钱多一听他要打听就在旁边插话,尽量把话题往别的地方转

花六子就嗤了声说:钱哥你太小气了吧,怕我抢他是怎么着。连个话都不让我说?顿了顿故意使坏道:再说你中间不是又认识那个.....“

钱多一听就急了,花六子逗着钱多,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下来,用那个你求我你求我吧的眼神看着钱多

钱多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找朋友不算什么丢人的事,可让张宁知道还有这么倒霉的一段,就太丢人了。

张宁什么人啊,不动声色的坐在那,慢条斯理的边包着饺子边说:那个人啊,也没什么的吧。

钱多一听这个话音就觉着要坏,还没来得及说,花六子已经一脸不能理解的嚷道:怎么可能没什么,骗钱骗色的大骗子呢,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钱多手里的饺子皮一下就揉烂了,话堵在嗓子眼里,是上不去下不来的,堵的慌。

张宁显得格外的平静,什么反应也没有。 钱多只能把火冲花六子撒:你成天嚷嚷什么?哪有骗色的事,你这孩子找打是吧?!

花六子一副我还能骗人啊的表情,特自信的说:得了吧,桩子早给我说了,桩子还说,当初就是怕你跟李凯好了,他才急急忙忙帮你找朋友的,没想到一个没留神给你介绍了个骗子,桩子私   下都说了,幸好没给你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不然他得后悔一辈子。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