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7)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张宁点头说:是,每年定期体检一次,不过只限公司的部分高层,刚才我给你批了张,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过来,伤风感冒也可以凭卡报销。 钱多怔了住,忙从口袋里掏出那个东西,看了看,心里觉着不妥,钱多又从钱包里

张宁点头说:是,每年定期体检一次,不过只限公司的部分高层,刚才我给你批了张,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过来,伤风感冒也可以凭卡报销。

钱多怔了住,忙从口袋里掏出那个东西,看了看,心里觉着不妥,钱多又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的,犹豫了下,怕不够又加了两张十块的,卷在一起递给张宁。

张宁正开车呢,低头扫了眼,并不去接。

钱多不想白占他的便宜,连卡带钱放车窗那说:我可用不起这个,我又不是什么公司高层,再给我烧出病来,你一会别忘了拿。

张宁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把车开到钱多的楼下。

钱多也一路沉默着,好歹到了地方,车还没停稳,就迫不及待的从车里蹦达着跳下来,要自己上楼去。

张宁推开车门,也快步跟下来,也不管钱多愿意不愿意就架着他往上走。  到了门口,趁钱多敲门的时候,张宁低声说:我没想伤你。

花六子门也打开了,张宁也转身下楼了,花六子就看见个背影,边拉着钱多进来边说:那谁啊?

钱多一脑门官司的说:别提了,我他妈今天算倒霉透了。

花六子也看见钱多的脚了,唬了一跳:这怎么弄的?钱多怎么好意思说跟人那啥那啥的时候伤的,就编着说不小心碰了下。

花六子做了吃的端上来的时候,钱多显得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才说:昨天的事也不知道怎么闹的……既然我做了,我就不能不认,是吧,我想好了,我跟你好。

花六子正要露出高兴的样子,钱多又忙说:可咱们怎么也得熟悉熟悉吧,我连你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花六子不是很情愿的低头喝了口汤说:我学画画的,在国际美术学院。  钱多眼皮就是一抖,啥?

花六子挺不好意思的说:蒙人的地方,里边学费老高了,就是学不着正经东西。花六子看着不是很想说下去。

钱多也没勉强他,吃了饭,花六子想腻着钱多干点什么,钱多抬脚给他看说:今天别闹我了,我还得养伤呢。

话是这么说,花六子半夜还是摸到大床上,死活要跟钱多睡在一起,钱多也拿他没办法,就那么背靠背的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起来,可把花六子伤的够呛,花六子气急败坏的说,自己算载了,钱多整个就是为了打击他魅力出生的。

钱多看着花六子孩子一样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蛋,花六子笑呵呵的靠过来,张嘴就亲,还要把舌头往里探。

钱多脸红的躲开,踌躇着:慢慢来,慢慢来。

花六子仰躺在床上,心情很好的看着钱多。

钱多再去店里的时候,心里别扭的要命,都不知道该怎么给王师傅说,果然王师傅听后脸色就不是很好,嘟囔着钱多算是白招了,屁事没干就成林黛玉了。

把钱多说的老难受了,可也没办法。

第 51 章

钱多从那天起就觉着特别不自在,他从来不是个矫情的人,可张宁的车次次准时停在店口接他下班,让钱多就跟浑身长了草似的别扭,早上还分毫不差的等着他上班。

钱多明显是不想占这个便宜,张宁就驾车跟在后面,不管是花六子送还是钱多自己打车,张宁就那么一路跟着。

跟到最后钱多都怕了,忍不住主动找张宁谈。 张宁反而指责钱多太小心眼,作为朋友,他帮忙不算什么。

钱多就警告他说别被店里的人看见,张宁根本不往耳朵里去。

就算这样钱多也没再上过他的车。

张宁倒是耐心很好的,天天过来跟着。

跟的花六子都习惯了,有天没看见,还跟钱多开玩笑说:怎么今天保镖没来啊?正说着就见张宁的车缓缓的开过来。

钱多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不过现在他倒是跟花六子处的挺好的,钱多也跟花六子聊过,花六子每次都匆匆说两句就赶紧转换话题。

钱多倒也没多在乎,他不也一样能少说就少说嘛,花六子虽然知道张宁,但具体张宁是干什么的怎么个事,钱多一直也没详细说。

钱多再换药的时候,也没舍得去大医院,随便在附近找了个小诊所,张宁大概也觉着到换药的时候了,还主动下车跟钱多说这个事。钱多就不是很在意的给张宁说了。

说的张宁脸色很不好看,还想脱钱多的鞋子看看。

钱多没让他看,就跳上花六子的后车座跑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钱多的脚终于养的差不多了,自从钱多能自己上下班后,张宁就不是天天来接送了。

钱多上班干活的时候,玩命的想把之前的活都补上,王师傅当众表扬了他好几次。

三个月试用期很快到了,劳动合同也签的挺顺利的。

钱多正想找李凯他们庆祝庆祝的时候,李凯反而自己找上门来了,神色有点严肃的让钱多下班到桩子那去一趟。

钱多下班就直接到桩子那。

桩子一见他进到小饭馆里,就忙把他让到雅间。

李凯已经等着了,看着钱多进来,就指了下自己身边的椅子。

钱多走过去坐下,看看左边的李凯,又看看右边的桩子,一头雾水。

还是桩子先开的口,桩子说:有人找上门来了,要打听六子的事。

钱多听了脸上就是一红,他跟六子的事一直没跟李凯他们说,刚要解释,李凯就不耐烦的做出个让桩子闭嘴的手势。

李凯一本正经的对钱多说:是张宁找的我们,也不知怎么的就找到我了,顺着我又找到的桩子,最后直接跟桩子谈的,我当时也不知道就是他。李凯顿了一顿,你也从没跟我提过,你前一个是张宁。

钱多口里发涩,楞了一楞,还没开口说。

李凯就连珠炮似的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钱多刚开始听的还算心平气和,到后来脸已经越来越挂不住了,他气的跺了下脚说:真他妈阴魂不散。

他没想到张宁现在成这样了。

从他这找不着突破口,就绕弯找李凯这。

张宁先给李凯暗示他跟钱多的关系,然后就请客吃饭,拉家常送礼,钱多猜都能猜出张宁的那一套,张宁要是想干个什么,攻克个把人,就跟玩似的,以前卖煎饼他就领教过。

只是钱多做梦都想没到张宁会对他身边的人来这手。

李凯为难的把一搭钱放钱多面前,桩子手欠,还真给收了,我说给他私下还吧,桩子说不要白不要,让我把钱给你再说。

钱多尽量平静着说:我跟他没可能的。看了看那个钱,也不伸手去拿,无所谓的说:他现在反正有的是钱,给你们你们就拿吧。

李凯不认同的说:他这是拿钱买你的消息呢。看桩子一眼,不过我们都没说六子的事,我们本来知道的就不多,可我估计张宁这人要打听六子应该不难。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