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8)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钱多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蒙蒙怔怔的回到家里,花六子坐在沙发上,正摆弄着才拿回来画笔和画架,看见钱多就一脸兴奋的样子。 花六子昨天给他说了,想回学校拿点东西,没想到今天就拿回来不少。 地上还有个包,

钱多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蒙蒙怔怔的回到家里,花六子坐在沙发上,正摆弄着才拿回来画笔和画架,看见钱多就一脸兴奋的样子。

花六子昨天给他说了,想回学校拿点东西,没想到今天就拿回来不少。

地上还有个包,包里塞着不少东西。

钱多弯腰把包提起来,放到茶几上,不知道是不是鼻子不好使还是怎么的,钱多闻到一股子酒精的味,忍不住跟花六子说:你衣服拿什么洗衣粉洗的,怎么有股子怪味啊?

花六子唉了声,做个鬼脸说:都是学校给洗的。

钱多也没在意就接着帮花六子整理,裤子褂子还有几条内裤,钱多都依次放在以前给张宁买的那个柜子里。

也不知道动了什么弦,越放越不是个滋味,停了那么几秒,钱多努力让自己什么都别想,他现在有个这么好的孩子陪着了,他不能对不起这孩子。

花六子都跟他说好了,等他脚好了,俩人得来一场激烈的。

钱多脑子发蒙,就听花六子在外面喊他。

钱多闷闷的坐在沙发上,花六子腻在他怀里,拿手摸他,跟个猫似的,拱来拱去的。

钱多心情很不好,他觉着自己现在就跟张宁要攻克的难题似的,也不知道张宁下一步会怎么做。

最后的结果是钱多那天怎么也硬不起来。

给花六子挫败的够呛。

花六子最后缠着钱多让钱多补偿他。 钱多不是太想给花六子用嘴做,但看花六子那个失望的样子,钱多又不好意思拒绝。

最后钱多勉强给花六子做了几下,算是凑合过去了。

花六子却怎么也睡不着,大晚上的闹腾钱多,脱光了钱多的衣服,非要给他画裸体。

钱多认命的躺在床上,任由花六子给他摆弄姿势。

他看着孩子一样的花六子,忽然就生出这做的对吗的疑问,但很快钱多又觉着自己不能对不起花六子。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钱多看见张宁的车了。

他想着张宁找李凯他们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走过去,想跟张宁说说这事。

结果钱多主动上去说话的时候,张宁是提也不提,就跟没这回事似的,反而要钱多赶快离开六子。

这可激怒了钱多,钱多说:张宁你什么意思,你折腾我身边的人干嘛?

张宁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一脸哀伤的看着钱多。

看的钱多心里直发毛。等了许久,张宁才开口说:钱多,我真的很想补偿你。

钱多冲他脸上就吐一口吐沫。

张宁也没去擦,就那么平静的说:我不想你受到伤害,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孩子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他有艾滋你知不知道?!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

钱多楞了那么两秒,就跟被人迎面泼了桶滚烫的油似的,整个人都摇晃了摇晃,但很快钱多就站稳了,甩开张宁要搀扶的手臂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卑鄙,你怎么什么都敢编啊你!?

张宁眼圈一下就红了,钱多你醒一醒,他就是个到处找男人的烂货,他不值得你这样!

第 52 章

张宁抱着钱多安慰他,告诉钱多,天大的事,也有他呢。

钱多此时反而冷静下来,他跟张宁这么多年了,啥没经历过,张宁是拿这种话哄人的吗?越是明白胸口越是凉飕飕的。

张宁把钱多的自行车放车后,开车带着钱多回家。

钱多一进门就看见花六子坐沙发上正画画呢,当下就气的浑身哆嗦,上去冲花六子的脑袋就是两拳,张宁冷冷的看着也不劝架,趁花六子倒在地上要起来的功夫,张宁还上去狠狠的补了两脚。

可把花六子打的够呛,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哎哟哎哟的惨叫。

钱多边打边说:让你他妈害人?!让你他妈的害人?!

花六子被打急了,嚷道:你们打我干什么?

钱多冲他脸又是一下,怒道:操你妈的,你有艾滋病还传给我!!老子打不死你!

花六子整个人就是一愣,飞快的说:谁给你说的?

钱多气蒙了,听花六子根本没反驳,就觉着天旋地转的站立不稳,张宁忙从后面一把抱住他,安抚着钱多坐在沙发上。

花六子哭丧着脸说:你听谁造的谣,真他妈缺德,我都被开除了,还他妈不放过我!

钱多没力气说话,他怕的要命,腿脚都是软的。

张宁跟看摊狗屎似的看着花六子,过了半晌才说:你要真没事,就去医院检查检查。

张宁是一刻都不想停,开车带上花六子钱多就要去医院。

在路上的时候,花六子哭的一抽一抽的,我是跟好多人睡过,可我每次都戴套子,我不可能得那个,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到处给我造谣,弄的我都被学校开除了……

张宁并不吭声,车开的又快又稳,脸色铁青。

开单字的时候尴尬透了,大夫看他们的眼神就跟看群臭流氓似的,钱多也要了个单字,一起去检查,还问张宁要不要也检查检查。

张宁没说话,发楞的看着钱多,把钱多看的浑身不自在。

花六子趁机偷偷抹了把鼻涕到钱多身上,嘀咕着:都他妈不是好人,说是跟我好了,还背着我跟别人好。

钱多回头看了眼花六子,看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忽然举着这个要是假的,自己刚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人打一顿,可太过了,就偷着问张宁是打哪听见的,有准没有啊。

张宁略显犹豫的说:我托人打听的,一告诉我,我整个头都大了……

钱多听后就很不痛快,你也算是个老总,就你这脑子,要是假的……。

话没说完,张宁已经插嘴说:一定是假的,钱多你不会有事的。

钱多被他看的叹了口气。

检查结果一下出不来,张宁不想让钱多再跟花六子混在一起,提议让钱多住他那去。

钱多知道这是张宁打心眼里关心自己,一般得这个的,谁不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还是想了下说:算了,要传早就传上了,别费劲了。 张宁依旧放心不下,一脸紧张的看着钱多。

钱多心情很复杂,按说他该是恶心张宁的,可现在又有点依赖张宁,这么多年了,都是张宁在外张罗事,钱多也习惯了什么都听张宁的了。

钱多心里不是个滋味,觉着自己没出息透了。

睡觉的时候,花六子跟个被打怕了的小狗似的趴在沙发上,钱多给他拿毯子盖在身上的时候,花六子也一动不动的

钱多心里不忍,就说:要不你到卧室睡吧。

花六子可怜巴巴望着他,嘴里小声嘀咕着:我没那个病。

钱多有点内疚的拉着他到卧室。

花六子也不主动靠着钱多了。

钱多叹口气说:等检查结果出来,要是冤枉你了,我让你好好打一顿出气行吗?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