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19)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花六子把头埋在毯子里也不说话。钱多从后面搂住他说:你换个角度想,谁听见不害怕啊? 花六子闷了半天才从毯子里探出头来说:我算看出来了,你跟他还藕断丝连呢,你们都把我当傻子耍。 钱多愣了下,就听花六子还在

花六子把头埋在毯子里也不说话。钱多从后面搂住他说:你换个角度想,谁听见不害怕啊?

花六子闷了半天才从毯子里探出头来说:我算看出来了,你跟他还藕断丝连呢,你们都把我当傻子耍。

钱多愣了下,就听花六子还在那抱怨呢:别当我是小孩,我都看见了,检查的时候你们手一直拉着来。

钱多有点干涩的说:我们早不可能了。

花六子一副切骗谁啊的表情。 逼的钱多不得不解释说:他将来要娶老婆的,我他妈最恨第三者了。

花六子也不管钱多怎么说,就是一脸不信,小声嘟囔着:当谁看不出来啊。

钱多闷闷的躺在床上,没话找话的跟花六子聊天,问他到底是怎么给传出这个的。

花六子委屈的说:我也不知道得罪谁了,长的好就是容易得罪人,那王八蛋还给我学校写匿名信,我们宿舍的人知道后,就往我衣服上泼酒精,要把我那些东西都点了,我跟他们打了一架,然后我就给开除了,学校还通知我们家了,我没办法,就遇见你了……本来以为你是好人呢……

钱多看着他就想起以前的自己了,拍拍花六子的背说,都不容易啊。

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天,张宁是只要有空就跑来看钱多,钱多上班也上的不安稳,平时跟兄弟们都是一起出去下馆子,现在也不敢了,就拿个饭盒,每天食不知味的在那硬塞。

下班的时间,张宁也早就到了,开车接他回家,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营养液啥的都一窝蜂的给钱多拿,钱多也是来者不拒,想吃啥就吃啥,就这么着检查结果总算是出来了,钱多跟花六子都没事。

钱多一听是又高兴又内疚,看着眼泪汪汪的花六子,觉着特对不起这孩子,就非要请他吃顿好的。

张宁主动提出来他付钱,钱多也没计较。

吃了饭,花六子说没衣服穿,钱多又哄着买了几件衣服,也是张宁付的帐。

钱多不是傻子,看的出来,现在张宁改变挺大的,上街的时候也喜欢挨着自己走。

但过去就是过去了,钱多不想多想。回去的路上,路过个超市,花六子又嚷嚷着想吃零食。

钱多就跟进去,本以为张宁要走了,结果也跟了进来,推个车跟在他们身后。

花六子是什么都喜欢,跟个小孩似的,跑来跑去,走到面包那,钱多本能的拿了个椰蓉的刚要放在推车里,猛的想起这不是张宁爱吃的吗,尴尬的拿在手里,张宁低头看着自己手里鱼罐头,瞥钱多一眼说:放下吧,我正好晚上当夜宵吃。

钱多很快接口说:我这是给六子拿的。

正说着,六子就蹦回来了,头靠在钱多肩膀上,撇嘴说:我不喜欢椰蓉的,给我换个巧克力味的。

张宁只淡淡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一路跟着他们回家,帮他们提着东西,到了楼上也不走。

钱多忍耐着,几次装作看表。

花六子半躺在床上,拿了个画架子,边吃零食边刷刷画着什么,一会儿就忍不住寂寞的跑出来,拿着画架子给张宁臭显摆,张宁不经意的看了眼,眼微微的瞪圆,再看钱多的时候就跟带了刺一样。

钱多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凑过去一看,脑顶的青筋就有点蹦。

花六子这倒霉孩子,画的屁裸体画啊,整个一下三烂臭流氓,光捡了那个地方画,画的还挺清楚,连毛都是一根根的。

这比什么都顶事,张宁很快就站起来,脸色阴沉的说:我走了。

钱多跟在后面送他,刚送到门口,就觉着脚底一晃,张宁搂着钱多的脖子,上去就啃。

等钱多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宁已经大踏步下楼了。

钱多神情恍惚着,就听花六子凑过来说:我就知道他对你还有意思。

第 53 章

花六子自从被打后,就对钱多跟张宁的关系充满了好奇,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纠缠着钱多,钱多没办法就大概给花六子说了说,也小心的说了张宁是做什么的,听的花六子一愣一愣的。

花六子睡在钱多身边的时候,是又搂又掐的,钱多看着还没消肿的花六子,也不好让他再搬到沙发上,就忍耐着用毯子捂住头。

花六子抱着他说:你怕什么啊?你不是答应跟我好的吗?你躲什么啊?

钱多叹口气说:我是答应了,可你也得容我个功夫啊。

花六子理解不能,容啥功夫啊,你嘴上都是跟张宁没关系了,你还怕什么啊?

钱多无奈的说:我就是说样的人。

花六子没办法了,躺在钱多身边,自己玩自己的,伸胳膊扭屁股的,逗引钱多,钱多只好把头往毯子里扎。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王师傅告诉钱多说,他们分店的店长要娶儿媳妇,问他要不要上礼。

钱多哪敢不上啊,随了个大流儿。

下班的时候张宁也没再来接他,结果到了家,就看见花六子坐沙发上跟个二掌柜的似的。

张宁腰里缠着围裙正忙前忙后的做饭呢。

钱多走过去问张宁要不要帮忙,张宁没搭理钱多。

钱多心里不是个滋味,张宁来的时候给花六子带了不少小玩意,什么打火机啊手表啊,看着就是死贵死贵的东西,钱多真没想到张宁心思动的说么快。

花六子向来没皮没脸,活的那叫个滋润,给多少拿多少,一点没客气。

好不容易送走了张宁,钱多对花六子说:你以后别拿他东西,拿人手短知道不?

花六子不以为然的说:他对我又没安坏心。裂嘴一笑,他对你才是贼心不死呢。

钱多不是很高兴,今天上班的时候还接着他妈的电话了,问他怎么好好的给家里寄那些多东西,钱多猜着是张宁干的,今天吃饭本来想提,可话到嘴边硬是咽了下去。

张宁那个样子,就跟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张宁的事一样,而且钱多能感觉到,张宁在故意表现对花六子好来刺激他。

好不容易凑合到了周日,店长给下面的人发了请贴,钱多跟着王师傅一伙结伴给人凑人场去。

王师傅小声说:咱们说个店长面子可够大的,连大老板今天都来。

桌子上的烟早被公司里特闹的几个小伙一抢而空了,钱多闷头喝可乐,其实他大早就起来了,跟着大队伍一起去迎亲,到现在眼困的有点睁不开。

那些没结婚的半大小子,赶上说么喜庆的日子,多少有点糟,一个个闹过去,就属钱多不太热乎。

几个坏小子就盯上他了,给钱多抱胳膊抱腿的抬起来,一窝蜂的往大门那跑,边跑边扒裤子。

钱多又不好真翻脸,大家都是玩的,就连王师傅也是边看边鼓掌的起哄,闹的钱多没法没法的。

正在说时候,迎面就走过来一群人,看着派不小,看着还是店长给亲自带的路。

钱多他们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那几个小子赶紧给钱多放下,四散开,就剩下被脱了裤子的钱多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忙着找裤子,袜子鞋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正着急呢,就觉着有个人一脚把裤子给他踢过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