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2)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钱多忽然就有点后悔答应李凯了。 结果还没到下班时候李凯就来了,领着钱多进了家上档次的饭店,点菜的时候,就跟不过了一样,有鱼有肉的玩命点。 钱多一个劲的拦住,给服务员说差不多了,把那个鲑鱼换成土豆丝吧。

钱多忽然就有点后悔答应李凯了。

结果还没到下班时候李凯就来了,领着钱多进了家上档次的饭店,点菜的时候,就跟不过了一样,有鱼有肉的玩命点。

钱多一个劲的拦住,给服务员说差不多了,把那个鲑鱼换成土豆丝吧。

李凯不高兴的说:吃不起是怎么着?今天可是你生日。我好意思让你光吃土豆丝啊?

钱多就是一愣,李凯又趁机点了俩菜,叮嘱服务员把菜上的快点。

钱多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今天我生日?

李凯说:你忘了?上次聊天你说你比我大,咱俩不比来这么,你告诉我的。

钱多这才想起来今天果然是他生日,他忙的自己都忘了,没想到李凯还记得,钱多有点感动的说:没想到你一下就记住了、

李凯给钱多倒满了酒说:能不记得吗?我现在可就你一个朋友了。

钱多感触的拿起杯子说:下次你过生日我也这么给你过。

菜果然是点多了,结完帐,钱多让服务员给打个包,让李凯带走。

其中一份糖醋丸子是钱多喜欢吃的,李凯单独给了钱多。

钱多也没多客气就要了。

钱多给吃撑着了,上楼的时候还在大饱嗝,又多喝了点酒走了都有点飘,模模糊糊的掏钥匙打开门,就看见张宁在电视前看节目呢。

钱多一边走进去一边关门说:你吃了吗?

张宁没答话。钱多也没在意,走到茶几边把丸子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脱衣服,准备换上睡衣。

张宁突然就问他:你跟谁出去吃的?

钱多被问愣了,心里一紧说:我们老板请的啊。你问这个干嘛?

张宁眼珠都红了:你他妈再说一遍?

这一吼钱多酒全醒了,钱多才觉出来不对来,难道张宁看到了?

钱多看着脸都要变形的张宁,知道满是瞒不住了,只好实话实说,我跟李凯出去吃的,怕你多心才没告诉你。

张宁一听那俩字就劈头盖脸的喊起来:你知道我多心你还跟她出去吃?你现在够厉害了,外面有朋友了?你看你找的那个人,一个破劳改犯....

钱多不高兴的说:人就不能犯点错误啊?那人不错,你别这么说他。

张宁冷冷的看着钱多。

钱多被他看的心情恶劣起来,用力扯下裤子,你别这样,我就怕你想不开,使小性子我才没敢告诉你,其实今天是我生日,他请我吃饭,还让我把丸子打包回来....

张宁没有再听下去,他站起来从厨房拎出一个盒子。

钱多一看那盒子就有点慌了,那是生日蛋糕的盒子,他从前给张宁买过

张宁提着盒子看也不看钱多径直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一甩胳膊整个盒子就下去了。

37

钱多就听楼下响了一声,他忙跑窗户钱探头往下看,好家伙,蛋糕整砸一三轮车里。

钱多没少见楼里一老头骑着个三轮车出去玩,钱多什么话都没说,就从厕所拿了卷卫生纸下去了。

张宁站在窗户边,看着钱多在口下低头给人收拾车子。

蛋糕正扣三轮车边儿,钱多弄了一手奶油,好不容易弄好了,把那些东西一古脑都扔楼口的垃圾桶里,钱多才上来。

张宁还一动不动的占在窗边。

钱多本来不想说话,洗完手出来後,发现张宁还是那个姿势。

这么多年立刻,钱多还不了解张宁,钱多不得不走过去主动说:别生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明天再买个蛋糕咱补过还不行嘛。

张宁没有看钱多。

钱多看窗户还开着不呢,就要伸胳膊关窗户,被张宁一把揪住抱着。

现在都十一点了,钱多有点累

张宁瘦顺着摸到钱多的腰带那,想解钱多裤子。

钱多忙挣脱开,转身把窗户关上,回头对张宁说,今儿算了吧,都十一点了。

钱多一般能顺着就顺着,今天实在是太累了,钱多也没多想,就去铺床了,还没铺完就听见门砰的一声,张宁已经走了。

钱多呆了下,走到茶几那,把盛丸子的塑料袋提起来放到冰箱里。

钱多琢磨着明天早起,把剩馒头热热,再就着糖醋丸子吃应该不错。

那一晚钱多睡的不是很踏实,这段时间张宁一直在他这住,钱多养成往墙里靠的习惯了,钱多转了个身叹口气,让自己努力睡着。

从那以后张宁就没再来过,钱多不是不想,可他跟张宁说好的,绝对不主动联系张宁,钱多没事就摆弄BP机玩,无精打采的小刘都瞧出来了,问钱多是怎么了,钱多摇头说没什么。

小刘不高兴的说:你这个人看着老实,居然也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下班时候小刘跟钱多一起下的楼。到了楼下推自行车的时候小刘找了两趟都没找着车,钱多把车都推出来了她还在找呢

小刘这才不得不意识到她那车让人给偷了。

钱多就安慰她,顺道骑车稍她回家,结果小刘让钱多到一个成教学校去。

钱多奇怪的说: 你不是回家啊?

小刘笑了:我在学英语呢,你以为我甘心一辈子就那样啊,我早学了半年了。

钱多哦了声说:下班就去上到几点啊?

小刘说:上到八点半,道家都九点了,对了,说起来你才初中毕业,怎么不想着学点东西啊?

钱多无所谓的说:反正我也就这样了。

小刘撇嘴说:你一个男的,就想一辈子这么着,也大没出息点了;

钱多还是那个腔调:我就这么个人,踏踏实实没灾没病的过一辈子就挺好的。

这里不说话了。到了地方从车上跳下来直接进去上课。

到了下课的点,小刘刚一走出来就看见钱多在门口等着呢。

钱多话并不多,冲她点了下头说:上来吧,这地方不好打车;

小刘坐上去的时候没说话。过了许久才忍不住问:钱多你以前谈过朋友吗?

钱多心里一顿,啊了声,忙否认说:没有啊。

小刘切了声说:我觉着你肯定谈过,你就没见过你这么细心的男的,你准是被训练过,是吧?

钱多什么话都没说的沉默着。

这里也不逗他了,到楼下小刘喊住要走的钱多说:你明天早上哎接我吧,我这没直通的公车。

钱多哦了声骑车走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钱多烦恼的事依旧没有解决,张宁算是彻底没联系了。

钱多吃饭的时候偶尔会看着饭菜发呆,小刘就会拿筷子敲他。

钱多有时候特想去找张宁,给张宁打个电话什么的,可想归想,真要动真格的钱多又怕了。

最后钱多终于给自己找可个借口,张宁的生日比他小一个月,眼看就要到了,钱多想既然上次张宁给他定了生日蛋糕,他就回送张宁一个吧。

钱多就向小刘打听哪的蛋糕好,小刘说:当然是金德的好,里边都是专业的西点,就是价可不低。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