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23)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小日子过的倒算红火,钱多考上成教了,学的还不错,就是六子总没学上,让钱多心里不踏实,六子倒无所谓,全副身心都在那个事上,钱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老了,开始的时候还能应付,到后面都有点怕六子的需索。 钱多也

小日子过的倒算红火,钱多考上成教了,学的还不错,就是六子总没学上,让钱多心里不踏实,六子倒无所谓,全副身心都在那个事上,钱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老了,开始的时候还能应付,到后面都有点怕六子的需索。

钱多也知道六子在这个事上不满意,但没办法就是没办法,上班学习再加上干家务,累的钱多根本没多余的精力。

钱多工作努力,又讨领导喜欢,没多久给升了个区域经理,说着好听,其实就是负责收货的头,手里不过管着两三个人,薪水倒是给长了,可就是累心,钱多为了让六子高兴起来,专门给六子报了个画画的班,六子挺开心的,每天垮着个画架去上课,没多久就认识了一帮子朋友,偶尔还带回家来给钱多认识。

钱多怕他们的关系让六子受排斥,就给六子说了,结果六子刚听完就哈哈的笑起来,安慰钱多说,他们搞艺术的还羡慕他有个性呢。

钱多都听傻了,他发现他跟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代沟

不过六子喜欢他,他也喜欢六子,钱多努力为六子着想,让六子经常跟家里通电话。

大概一年的时候,钱多下班回家,在路上就觉着有人在跟着他,他回头看见辆车,车是他以前没见过的,但那车一直跟他开到了小区门口。

钱多在楼下下了车,那车也缓缓停下,车门一开,钱多就愣住了。

张宁从里面出来,很随意的走到钱多面前打招呼说:真巧。

其实不是很巧,张宁找了半年才找到钱多,又想了半年才下定决心。

钱多显然是愣住了,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你怎么在这?

话里一点惊喜的意思都没有,张宁解释说自己是顺道来这考察,结果在路上看见钱多,觉着眼熟就跟过来了。

钱多就跟吃了个苍蝇似的恶心。张宁倒象个老熟人,非要跟着钱多回家。

钱多说完不方便就想走。张宁紧跟在钱多后面说:你在顺捷快递上班呢?

钱多看了眼自己的工作服,敷衍的说:恩。

张宁趁机说:我分店的货运可以找你联系吧?

钱多听了就是一愣,张宁的分店正好有家在他管的那片,肥是肥,但一直都是邮政的活,钱多想了几次都挤不进去,问题是这个话让张宁说出口,钱多又不是不清楚张宁这个人多能打算,连考虑都不考虑就说:我就一送货的,我不管那个。

张宁拦住钱多:都是老朋友了,交给谁不是干,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张宁是打心眼里想拉钱多一把。

钱多低头开门,六子还没学完画画,打开门,张宁跟着进去。这个房间怎么看怎么乱糟糟的,地方很小,就一个房间,床在最里面,吃饭的地方就靠着床的位置。

钱多走进厨房做饭,张宁也跟了进去,意思是想要帮忙,钱多嫌他碍手碍脚的,没一会就给他了请出去。

六子回来的时候,看见张宁就不是很痛快,话里话外问张宁什么时候办完事走。

六子还故意给钱多夹菜,你一口我一口的,恨不得嘴对着嘴的吃。

吃完心堵的饭,张宁就告辞走了。

花六子脸色不好的问钱多,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活动,钱多指天发誓说,要还对张宁有想法就出门让车压死,花六子这才心情好了点,抱着钱多亲了又亲的撒娇。

张宁气的连夜开车回家,他鼓了那么久的勇气,把要求放的那么低,换来的却是一肚子的难堪。

到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张宁回到冷冰冰的家里,刘丽早已睡了,他们自从结婚后就一直是分房的,这栋别墅有的是地方,有的是没人住的房间。

张宁有时候也会愤愤的想,他勤苦了那么多年,就找了这么个不懂事的妻子,回家连口热饭都吃不上,更别提其他的温存体贴。

躺在床上的时候,张宁脑子空空的,怎么也睡不着。

最后他坐起来,套上睡袍,走到厨房,靠在整洁的操作台上,就跟做梦一样的想象着钱多站在这的样子,钱多会穿围裙嘛?

张宁想,会的吧……灰色格子的那种,对,钱多穿那种的应该很好看,也许就站在这个位置。

张宁走过去,想象着钱多就站在这个地方。他摸着台子,冰冷的台面让手指都有点刺痛。

可没有关系,钱多在这个地方切菜呢,他记得钱多切菜的时候总是不对,不是切大了就是切小了,所以炒出来的东西不是熟的过火就是还不熟……

那自己呢,张宁想,他会忍不住的抱住钱多,跟钱多一个吻。

张宁难受的叹了口气,许久不能发泄的郁闷,让他整个人都是酸疼的。

日子还是要过的,张宁偶尔会去钱多那看看,虽然每次来回要开五个多小时的车,还要提前找出空闲,不过幸好他妻子是个事少的女人,从不过问他要做什么,甚至对他在不在家都不关心,张宁恶意的想,至少她还有这个好处。

不过没关系,只要能见到钱多就好,张宁去的时候总提上几件礼物,就跟拜访一个老朋友一样。他没有别的想法,时间把他所有的期望都磨光了,他只想看看钱多,听钱多说说话。

虽然现在钱多根本不想跟他聊天。

分店的生意,也在他安排下给钱多做。

钱多不管是在公司的角度还是在自己的角度,都不能拒绝这个机会,只当张宁是良心发现而已,再见了张宁,也无非是口头客气几句,当客户一样的对待着。

又过了有半年的时候,六子的妈打来电话,说六子爸肚里查出个东西,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让六子能回去尽量回去。

钱多一听不敢耽误,请了几天假,带着六子就回去了

快两年没回去过的城市,感觉还是老样子,车站人多的都挤不动。

钱多带着六子打车到医院,钱多是第一次见六子的父母,难免产生一种会被人打出去的想法,没想到花六子的父母见了他,倒是出乎意料的客气。

检查结果还要等几天,钱多不好跟六子还住一起腻着,怎么说人家父母在那呢,表面客气是客气,可看钱多的眼神明显带着疙瘩。

钱多本来想找个酒店凑合下,但附近的都不便宜,后来想起李凯他们,有快两年没联系了,还怪想的,钱多就跟六子说了下,想单独去找李凯他们,六子挺不高兴的,小声说:我跟你一起出去住。

钱多吓唬他说:别捣乱啊,好好在家陪你爸。钱多跟六子分开后,没舍得打车,倒了两趟公共汽车到的桩子那。

正赶上下班的点,桩子的小店挺红火,钱多一进去,桩子就看见他了。

桩子跑过来就给了钱多一个熊抱。桩子还亲自下厨要给钱多炒了几个拿手菜,菜也烧出来了,李凯也下班过来了。

李凯见了钱多那通的抱怨,说钱多整个说个白眼狼,走了也不知道联系。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