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25)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张宁提前安排下,能照顾钱多的,他都尽量做到。 钱多虽然有段时间没见着张宁,但新地方客户就跟下饺子似的,一个接着一个,他一个初来乍到的,哪来那么大本事,钱多又不是傻子,心里隐约觉着这个跟张宁拖不了关系,

张宁提前安排下,能照顾钱多的,他都尽量做到。

钱多虽然有段时间没见着张宁,但新地方客户就跟下饺子似的,一个接着一个,他一个初来乍到的,哪来那么大本事,钱多又不是傻子,心里隐约觉着这个跟张宁拖不了关系,但新事业蒸蒸日上,钱多又舍不得把那些客户推出去,结果一来二去的,又混了个区域经理。

六子也回来了,开始住在父母那,后来觉着太约束了,搬出去也不知道跟谁混在一起,就是想起来就找钱多一趟,钱多总客客气气的,六子也慢慢的死心了

钱多还是把他当弟弟似的,让六子好好学习,别给家里添麻烦了。

六子毕竟岁数还小,没多久就缓过来了,又交上了新朋友,新朋友也是个爱闹的,成天晃来晃去的招摇。

桩子背后骂六子不是玩意,说那小子就是嘴甜点,其实屁事不懂,早晚有他后悔的,桩子还说现在像钱多这么一心一意过日子的人多难找啊,六子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第58章(狗血)

钱多现在也算个经理了,公司为了联系方便给他配备了个手机,还另给他配了个面包车,虽然车上有顺捷的广告,不过开出去,钱多也算有车一族了。

张宁偶尔会来看钱多,钱多每次都笑呵呵的客气着,永远是隔了那么一段距离。

张宁知道钱多的手机号后,就每天给钱多发短信,无非是今天天气不好,多穿点,天气太热了,多喝水,注意感冒之类的话。

钱多从没回过。除非有工作上的事,才勉强回那么一两个。

张宁倒不拿自己当外人,还会跟钱多抱怨自己老婆,说她什么都不会,就知道躲在屋里看书。

钱多顶多回张宁个用鼻子哼的声。

日子一天天过去,张宁会跑到钱多家,主动给钱多做饭,有那么两次,张宁非要拉着钱多去酒店吃饭,结果在吃饭的时候遇到了熟人,张宁会给那些人介绍说钱多是他朋友。

钱多每次都无所谓的样子。倒是桩子他们知道后,几次提醒钱多别再陷进去,钱多说不可能,他现在心都成石头了。

桩子给李凯使个眼色,都知道钱多还是想,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罢了,不过钱多挺知道奔新生活的,桩子帮忙介绍的那几个人钱多都会去认识,不过大部分也就见见算了。

桩子就揶揄钱多,别把要求定的太高,现在没几个人象张宁似的,那么款。

钱多也跟着开玩笑说,他款他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宁现在对外说钱多是自己的老乡,公司内外的也都知道跟他们做快递的那个钱经理,是老总的朋友,多少都给钱多个面子。

时间一长了,顺捷老总也是白手起家的主,由钱多一个人掌握着这么大的客户,大老板多少心里有点顾忌,名义上是派了个助理,其实是想找人分点钱多的客户。

钱多在社会上混的时间不短,可他天生没那么多心眼,对老板们那点心思,打死他他也猜不到,倒是张宁特意给钱多打了个电话,提醒钱多别功高震了主。

钱多还是不明白,张宁只好告诉钱多,他们顺捷派来的那个助理,已经私下找他活动过几次了。

张宁说商场如战场,有的时候不是一个战壕里的就能叫兄弟,让钱多多长点心眼,别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不过张宁也知道,钱多这人教不会,他压根就没那方面的心眼。

张宁回家的时间越来越短,结婚都快三年了,家里什么都没添置,倒是总那么干净整洁着,每周请三次的保洁,看来效果还不错,厨房从结婚后就没用过几次,还跟新的一样。

张宁坐在餐厅给自己烧了点热水,冲了包速容咖啡,早些时候张宁也因为好玩,订过一套价格昂贵的虹管咖啡煮沸器,想着有个人坐在自己身边,可以一边聊天,一边享受咖啡的独特香味,可事实上光把那套东西摆放好就费了张宁不少时间,更别提清洗的麻烦了。

张宁不想让人说他是什么都不懂的工作狂暴发户,他想做点有情调高雅的事,可往往事情才刚起个头,他就厌倦了。

最后张宁又回归了他以前的日子,精神不振的时候,就喝点速容咖啡,饿的不行了,就从冰箱里拿速冻水饺煮来吃,晚上失眠了,就喝安眠药。

张宁的事业是越做越大,整个人却有一种病态的憔悴,脾气也越来越不好。

以前他是很内敛的人,多恼怒也是不动声色的,在谈判桌子上,始终都是客客气气的一副样子,让人摸不准深浅,现在却越来越控制不住,好像狂燥症患者一样,眼里融不得一点的差错。

内心的焦虑痛苦,已经把他折磨的不成样子,他无法再逼迫自己强颜欢笑。

钱多就在那个地方,他明明知道,却无法靠近。

张宁终于明白,他比自己认为的要贪心的多,他想碰触钱多,他想钱多象以前那样,能够跟他坐在一起,笑着聊天。

可钱多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钱多了,钱多现在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追求,还有跟张宁完全不同的交友圈子,钱多不管怎么样,都是快乐充实的。

其实钱多也没张宁想的那么好,他现在虽然是区域经理了,可还不是一样的给人打工,上面有人要奉承下面的关系要处理好,还有客户不能得罪。

所以钱多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就会去桩子的小饭馆吃饭解闷。

桩子有一天忽然给钱多说,想麻烦钱多帮个忙。

原来桩子亲弟弟二魁在老家打架惹了事,想出来躲躲,一时找不到工作,想请钱多帮帮忙,看能不能安排在钱多那。

钱多哪有推辞的道理,一口就应下了,没两天就安排在自己手下,看在桩子的面上,钱多是能多照顾就照顾着。

不过桩子私下叮嘱着钱多,他这个弟弟还不知道他喜欢男人呢,让钱多说话注意着点。

听的钱多一愣一愣的,因为平时桩子看着不想在乎这些的。

钱多担心的说,那你跟李凯怎么瞒啊,李凯这两年一直跟桩子住在一起。

桩子也是愁眉苦脸的。钱多一看这个,就忙说:得了,帮人帮到底,你让你弟弟住我那吧,就说为了离上班的地方近点。

桩子倒是挺感激的,可又有点犹豫。

钱多还以为桩子是要跟自己客气呢,结果桩子说出来的话,差点没把他气死。

桩子说:我弟是直的,你可别给他掰弯了,我们家就指望他传宗接代了。

钱多一点没往心里去,嘴上说:去你的吧,当我没见过男的啊!

谁知道一见那个二魁,钱多小心脏就有点砰砰直跳。

这个二魁长的是眉清目秀的,脑子灵干活还特勤快,就是脾气不好,特冲动,但对钱多是没的说,当自己亲哥一样尊重,钱多打心眼里喜欢这孩子,尤其是看着二魁那胸脯上纠结的肌肉的时候,钱多就总觉着自己的眼没处放。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