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29)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结果一到厨房钱多就有点找不着北,这个厨房可够现代化的,什么东西都不摆在明处,这叫他怎么找 最后还是张宁脱着步子走过来,一一的指给钱多看。 张宁指给钱多后,也不走,就那么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钱多干活。

结果一到厨房钱多就有点找不着北,这个厨房可够现代化的,什么东西都不摆在明处,这叫他怎么找啊。

最后还是张宁脱着步子走过来,一一的指给钱多看。

张宁指给钱多后,也不走,就那么靠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钱多干活。

钱多忙让他回去躺好,张宁咳嗽一声说:那你煮好了,给我送卧室去吧。

钱多答应着,煮好了米粥就盛在碗里,小心翼翼的端到张宁卧室那。

张宁的卧室布置的很简单,一张标准的单人床,外带一个书桌。

钱多把粥碗端进去后,找不着地方坐,书桌边是有个椅子,可惜是转椅,钱多犹豫了下有点不自然的坐到床边。

张宁在钱多上楼的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

张宁想接过粥碗可手上使不出力气,钱多一边端着一边一勺一勺的挖给张宁吃。

张宁吃的虽慢,可也没用多久一碗粥就吃没了,钱多问他再来一碗吗?

张宁摇了下头。

钱多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忽然就蹦出这么一句,这儿不会就是你让我跟六子住的那个吧?

张宁半躺着,一动不动的看向钱多。

钱多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正想找借口出去。

张宁才说:那现在还空着呢。有点自嘲的笑了下,继续道:那是我亲自盯着装修的,可惜我一天都没住过,你要好奇,改天我带你去看看。

钱多赶紧说:我就随口一说,没别的意思。

张宁忍耐不住的叹了口气。

钱多忙收拾了碗跟逃命似的下了楼,胡乱的把碗刷干净放好。

再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张宁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看见钱多出来,就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过来吧,咱们谈谈。

钱多走过去坐下,故意坐的离张宁远一点。

张宁本想等着钱多先开口,可钱多还真闷住了,光低头也不说话。

张宁只好说:昨天的事,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啊?

钱多明显紧张了下,抬头看张宁一眼,反正我对不起你,要不你打我一顿吧。

张宁闷闷的说:算了,你先去把刘丽的东西收拾收拾吧,总放在那碍眼。

钱多特听话的去了,都是些女人的东西,收拾起来怪不好意思的,钱多就胡乱的往带来的包里塞,能拿多少算多少吧。

张宁也一直看着不说话。

钱多边收拾边问张宁:其他的东西呢,你怎么处理?

张宁站在门口不怎么在意的说:没用的就丢掉,我想腾出这个房间做健身房,放个跑步机什么的。

钱多皱眉说:跑步就跑步,你这环境这么好,出去跑不更好吗?

张宁觉着有点累了,就走进刘丽的房间,随意的躺在床上,看着钱多在那收拾。

这是他第二次进刘丽的房间,里面很多东西,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不过张宁现在没空想那些,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钱多撅着的屁股吸引住了。

钱多正想把衣柜里的一个旅行袋拉出来,看着东西不重,收拾起来也是够累的,钱多好不容易才给拽出来,累的气喘吁吁的,也没多想就坐到了床上,擦着脑门的汗水,抱怨说:我搬了那么多次家,还真没这么累过,你说女的哪来的那么多东西啊?

张宁靠在床头,看着钱多的侧脸,也不答话。

钱多就转过头去看了张宁一眼,张宁的眼神明显不对头,钱多还没反应过来呢,张宁手已经伸过来了,摸着钱多的屁股就开始揉。

昨天的那些事一下就涌进了钱多的脑袋里,钱多有点发慌了,赶紧跳下床说:都快九点了我得走了……

张宁从后面一把就抱住了钱多,摩擦着钱多的脖子,手摸着钱多的那个地方,嘴也不闲着,又舔又吸的。

钱多懊恼的想,这哪是个病人啊,本想给他甩开,可一想起张宁那病秧秧的样,多少有点不忍。

第62章

张宁摸起来还没完了,钱多多少有点架不住,也顾不上张宁的健康状况了,硬给他一把推开。

张宁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脸涨的通红。

钱多以为推开就没事了呢,哪知道张宁往下倒的时候,手脚并没松开。

钱多跟着倒下的时候,就觉着脑子蒙了下。

再想站起来,张宁已经跟八爪章鱼似的缠上了。

钱多着急的说:你别闹了!

张宁一点不示弱的嚷道:钱多,我没跟你闹,我是认真的!我都忍你一天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占了便宜就跑是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钱多脸上挂不住,讪讪的说:你上赶着我的,怎么能光赖我一个人身上啊?

钱多说话的时候,手脚多少有点迟疑,让张宁得了先机,上衣脱下去一半,下边就更厉害了,裤子都退到了屁股那。

张宁得理不饶人的:你倒拒绝啊,你没射是怎么地?我给你伺候舒服了,你就跳窗户跑了,还没给我关好窗户,昨天风刮的多大,我生这场病可都是你闹的!!

钱多被说的没词了,整个人被张宁纠缠着,跑是跑不了了。

张宁跟钱多也是多少年的关系了,钱多哪比较敏感,怎么让钱多更舒服,知道的门清。

三下五除二就给钱多剥了个干净,张宁的衣服本来就不多,两个人贴在一起的时候,钱多就倒吸了口气。

钱多脑子有点大,隐约觉着要坏。

其实已经坏了,张宁亲吻着钱多的脸,直到亲到嘴唇的时候,钱多还在想着别张嘴别张嘴,可张宁根本不在乎,张宁摸着钱多的下边。

钱多身上也跟着了火似的,他纳闷的想,张宁哪来的这个力气。

等张宁把钱多翻过去的时候,钱多才有点反应过来,急赤白列的说:张宁,你昨天说过的,要让我在上边。

张宁都蓄势待发了,哪还顾的了那个,一下就给顶进去了。

顶的钱多整个背都弓了又弓,慢慢的钱多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浑身都热,热的整个人都翻来覆去的,跟掉什么洞里一样,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怎么都出不来。

耳边还有个声跟要断气似的那么叫,一声一声的。

钱多要睡着的时候,就想那是自己叫的还是张宁叫的啊,结果还没想出来就给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钱多浑身软软的,整个人虚脱了一样,刚坐起来就连打了几个喷嚏。

张宁倒是病愈了,端着早点一脸阳光灿烂的进来,想要伺候钱多吃。

钱多哪里吃的下,鼻涕都流成河了。

张宁忙拿来手纸给钱多擦鼻子,钱多除了身体不舒服,心里也特难受,忍不住想桩子要知道了这个,还不定怎么骂他呢,桩子肯定得说:你脑子有病是吧,我弟媳妇刚从火坑里跳出来,你就等不及的掉进去了,傻不傻啊你?

钱多一时间气不顺,剧烈的咳嗽起来,张宁忙出去给他倒了杯水,递给钱多。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