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30)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钱多接过去,刚到嘴里,又忍不住咳嗽了声,水洒了一半出来,床上很快湿了一块。 张宁虽然用手擦了擦,可一点用都没有。 钱多见床潮了,刚要起来,张宁就拦住他说:别起呢,再睡会吧,反正湿的是左边,你靠右边睡就

钱多接过去,刚到嘴里,又忍不住咳嗽了声,水洒了一半出来,床上很快湿了一块。

张宁虽然用手擦了擦,可一点用都没有。

钱多见床潮了,刚要起来,张宁就拦住他说:别起呢,再睡会吧,反正湿的是左边,你靠右边睡就行。

钱多嘴里嘀咕道:这么潮的床我可睡不了,我走啊。

张宁坐在床边,有点得意的看着钱多说:别装了,昨天这床可比现在潮多了,咱俩就跟洗了澡似的。边说边贴近钱多,暧昧的:我体力不错吧,发烧38度还有那个水准,你知道咱们昨晚干了几次嘛?

钱多不想听那个,他就知道自己屁股跟开了花似的疼。

张宁伸出左手来,手指都打开,炫耀着五根手指头。

钱多脸色很不好看,挣扎着要起来,可他扫了眼这个卧室,他的衣服都哪去了,他现在连内裤都没穿,那些衣服呢?

张宁看出了钱多的疑惑,告诉他说:你衣服我给你洗了,还没干呢。

钱多听了就是一皱眉。

张宁靠过来贴上他说:反正昨晚你也没睡好,在这待一天得了。把桌上的手机递给钱多无所谓的说:要是不放心,你就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假。

钱多看这个架势,也知道自己今天是上不成班了,只好给公司打了个电话。

张宁笑呵呵的看着钱多,眼珠都不带错开的。

钱多被他看的浑身发毛。

等钱多打完了电话,张宁想要喂钱多吃早点。

钱多受不了那个,忙接过那些东西,埋头吃了起来。

张宁就坐在一边,跟个话唠似的唠叨个没完没了,也没什么正经事,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话,钱多努力让自己啥也别听进去。

钱多静静的吃完,问张宁那些衣服干了没有,就算没全干,他也能凑合着穿。

张宁微笑着就是不给钱多衣服,钱多没办法了只好说,要不借他一件也行。

张宁还是那个样子,死活就是不给。

钱多有点带气的说,如果别的都不行,给个内裤凑合套上总行吧?

张宁依旧是那个样子,笑眯眯的说:你想干什么告诉我就得了,穿什么衣服啊?

钱多气的够呛,觉着他得说点什么,虽然现在光着屁股跟张宁谈有点怪怪的,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张宁,昨天的事,算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把握住……但干了也就干了,咱们就当个屁似的,给它放了,以后你过你的日子,我还过我的日子,咱们可别再往下掺合了。

张宁听了就是一怔。

钱多看着张宁的表情,心里也是跟着疼了下,可还是硬着口气说:我说真的,我都快三十的人了,我跟你折腾不起,你饶了我吧,行不行?

张宁过了许久才开口说:你是不是担心我结婚的事,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结婚了,这一次我就受够了,钱多,我昨晚都想好了的,以后你就跟我住,你要不喜欢这,咱们就去以前那个地方,那个地方虽然没这大,可比这舒服多了,东西都是我一件一件亲自选的,以后就咱们俩过日子……

钱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宁知道,钱多只能留这么一天,他不想就这么放钱多走,张宁忍不住的抱住钱多,把头靠在钱多的肩膀上,试探着:你是不是气我没让你做上边的?你要想现在就能干我。

钱多做梦都没想到,张宁说完话就开始脱裤子,还背对着他主动撅起了屁股,等着让他上。

钱多整个人都蒙住了。

张宁等了半天也没见钱多有什么行动,就回头看了钱多一眼。

钱多无力的说:张宁,我不是为了这个,你快把裤子穿上吧。

张宁脸刷的就白了。

钱多有点不忍心的从背后抱住张宁,安慰他说:你人挺好的,长的好事业又成功,做事还特有主心骨,比好多人强多了,你就是一直太压抑自己,等有时间了我帮你介绍几个……不错的朋友……

钱多忽然就有点说不下去,他用力的抱住张宁,希望这能让张宁好受点。

张宁就那么安静的让钱多抱着,一动不动的半趴着,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钱多抱了会儿张宁就起来了,见张宁没什么反应,就披着毯子到张宁衣柜那,自己动手翻出几件衣服出来,张宁跟他差不多身高,钱多把那些衣服穿在身上,也还过得去。

钱多本想穿上衣服就走,可最后还是犹豫了下想着给张宁再说句话。

再回去的时候,张宁还半趴在床上呢。

钱多知道现在说这个很不是时候,可还是没忍住,小声叮嘱着:你别忘了民政局离婚的事。

张宁恼怒的瞥了钱多一眼。

钱多赶忙提了刘丽的东西就要溜,还没来得及跑呢。

张宁在那就开口了,他说:好吧,钱多,我不跟你认真了,咱们只当炮友好不好?

第63章

钱多听了就是一楞,本能的回他:我不是那样的人。

张宁反而给了钱多一个不在意的笑:可我记得这个提议最早是你提的?

钱多被噎了住。

张宁慢慢的提上裤子,走到钱多身边,想着要亲吻钱多。

钱多鼻涕一下流出来,忙用手去擦,边擦边自动躲开张宁,快步往门外走。

钱多走出去后长长出了口气,心微微的疼起来,他努力克制着,启动面包车跟逃似的跑了。

再回到家,钱多无论如何睡不安稳,饭也吃不下,正在犯愁,就听见敲门声,钱多问了下谁啊。

门外的有个声音回到说:是我。

钱多一下就认出那个声音来,除了张宁还能是谁?

钱多半天也不敢去开门。

最后还是张宁说:我怕你身体还不舒服,给你买了点药跟吃的,交给你我就走。

钱多犹豫了下,总算勉强的打开了门。

张宁果然把东西递给钱多,转身就下楼。

钱多呆愣了几秒,想起拿人手短,可再追出去张宁人已经走远了。

桩子第二天打来电话,感谢钱多事办的好,说张宁婚离的爽快,说什么都要请钱多吃顿饭,钱多忙说自己的感冒了改天吧改天吧,其实钱多是心虚,他怕自己见了桩子会说走了嘴。

不过从那后,张宁倒真想个影子似的跟上了钱多。

钱多是想甩甩不了,张宁进钱多他们公司就跟进自己家似的,开始还摆了个客户的架子,后来直接跟钱多勾肩搭背的,见人就说钱多是他铁子。

以前钱多到张宁公司那取货结帐都是上赶着的,见了那些部门经理也是谁都不敢得罪紧巴结,自从张宁跟跟屁虫一样跟着钱多后,钱多再去张宁公司,可就舒服多了。

可钱多自己给自己立了规矩,张宁跟着是跟着,可千万不能再出啥故事,钱多打起精神来应付张宁,想着张宁总有厌烦的一天。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