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5)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钱多这才抬头看向她。 小刘没吃完饭就走了。 钱多只好把吃不完的菜打包。 第二天上午小刘请假没来,下午来的时候,钱多刚好送货回来,钱多看见她,就走过去主动打招呼,小刘的脸色怪怪的也不说话。 直到下班,小刘

钱多这才抬头看向她。

小刘没吃完饭就走了。

钱多只好把吃不完的菜打包。

第二天上午小刘请假没来,下午来的时候,钱多刚好送货回来,钱多看见她,就走过去主动打招呼,小刘的脸色怪怪的也不说话。

直到下班,小刘才找到钱多。

小刘说:你是不是故意说那个,让我死心?

钱多望着小刘说:不是。

小刘想哭又不想哭的表情让钱多内疚。

钱多依旧每天忙碌个不停。

某天终于接到张宁的电话,张宁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钱多就叮嘱他,让他多保重。

张宁最后告诉钱多,他不相信钱多会喜欢别人。

钱多也不知道那个算不算喜欢,但他跟李凯很合的来,李凯后来问过他,是不是还和那个朋友联系着

钱多觉着上次李凯来他家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

钱多摇头说:都过去了。之后是长长的一声叹气。

李凯什么都没说,钱多也不想说,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

李凯和钱多偶尔会一起出去喝个酒,夏天的大排档不少,啤酒凉菜,吹着夜风,可以聊一整个晚上。

钱多的话却越来越少。

张宁也来找过他,有次钱多跟李凯吃过晚饭,回家的时候,看见张宁坐在自己房里。

钱多忽然就很想哭。

可钱多最后还是平静的走过去,对张宁笑了下,像招待一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张宁那天给钱多带了好多特产,各地的都有,每到一个地方,张宁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到处逛,逛到一个地方就会想,也许有什么可以给钱多买,张宁想到那些的时候就会忽然很期待。

张宁掏出一个茶壶,样子很古朴,张宁给钱多介绍说:这是宜兴紫砂壶,好东西……还有这是我给你买的表,进口货,来戴戴看。

张宁说完就要拉钱多的胳膊。

钱多本能的挣脱开。

张宁不再说话了,整个房间忽然安静下来,连空气都是凝固的。

钱多低着头,呆愣了半天,才终于开口说:张宁,谢谢你给我买的东西,但我连茶叶都没有,你给我,我也使不出好来,纯糟蹋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张宁很快接口说:我可以教你,茶叶我下次买给你。

钱多摇摇头说:不是那个问题,咱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你现在那么有钱,用什么都没人说,可这些东西要是我用,指不定被人怎么说呢,我就不是该用这些东西的人。
  张宁说不出话来,很多对他来说很简单的事,对钱多却已经越来越遥远,张宁不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缝隙。

钱多还是跟张宁聊了起来,聊最近自己在干的活,做的事,学的东西,钱多说他在学高中的东西,以前光混了,现在要拾起来才知道很难。

张宁忍不住想起高中时的事,钱多总喜欢跟着他,张宁受不住的别过头去。

钱多自言自语的说:我最近才知道我们这种人挺多的,李凯说他知道聚会的地方,那个地方早就不在那个小树林了,他说有空带我去开开眼,没准能多认识几个朋友。

钱多又说:李凯说了,我们这样的人,好多最后都会结婚,也就那样了……可我没想过结婚,我们那有个小姑娘人挺好的,对我好像还有那个意思,我就总觉着不能耽误人家姑娘,可现在话说开了,每天见面又总是尴尬……

钱多叹了口气,看向张宁。

张宁没有看他,钱多站起来,要到厨房去烧水,水刚做上,张宁也跟到厨房来,他想抱住钱多。

钱多回头看着张宁,那眼神让张宁刺痛了下。

钱多努力给了他一个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张宁,咱们这么多年了,算我自作多情吧,可我就一直觉着你喜欢我,张宁,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张宁怕了。张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钱多算是跟张宁成为了朋友,钱多那天晚上虽然也没睡好,但第二天起来还是挺高兴的,他基本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自己想跟张宁和好的念头。

但上班的事却越来越麻烦起来,以前那么要好的两个人忽然连话都不说了,同事们有关系不错的,就偷偷给钱多说:你们俩怎么了?

闹的钱多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在走廊遇到,小刘都会迅速的扭过脸去,钱多最后把这个给李凯说了。

李凯说何苦呢,如果尴尬就别干了。

钱多觉着也是,就找了蓝老板谈辞职的事,蓝老板很不想让他辞职,奈何钱多觉着再这么下去已经没意思了。

倒是小刘知道钱多要走的时候,眼圈给红了,小刘主动开口说:你干的好好的干嘛走啊?要是这样,还不如我走呢……

钱多忙解释说:是我一个朋友,他们那缺人,那工资可比这挣的多多了,我不是想多赚点吗?

钱多说完,就自认为很爷们的大跨步走了。

结果李凯看见钱多,扑哧给笑出来,调侃他说:你从哪学的,卓别林啊,还一拐一拐的。

把钱多说了个大红脸。  李凯他们那个酒店规模很大,看车的就有四五个,前段时间走了一个,李凯让钱多过来,钱多人看着也挺机灵,一面试就通过了。

钱多就跟李凯一起彪着干活。

日子过的不紧不慢的,休息的时间,别人都打牌,唯独钱多低头看书,有的同事就开他玩笑,钱多也就跟着笑下,什么也不说。

李凯就总帮衬着,赶上活儿不多的时候,还让钱多找没人地方偷着学。 李凯说钱多比自己有出息,心里有个奔头,他是纯粹混黑等死的人。

钱多说,他是怕的,他光让人看不起了,现在就想学点东西让人高看点,别的他也没指望。

但哪那么简单,学了好几个月也没考上成教,钱多还得再忙活一年。

天也冷起来了,钱多穿着军大衣站在酒店门口,有车过来,就打手势,让那些车停好,看着别碰了别磕了的。

中间张宁又找过他两次,就说想看看他过的好不好,钱多是越来越适应了,他发现只要不想感情的事,他见着张宁就挺好的,就跟他跟李凯似的,喜欢了开点玩笑,不喜欢了就随便聊点。

反正张宁来的时候还会顺道带点好吃的,东西钱多是不敢要,张宁现在一天比一天厉害,都成他们这神话了,钱多生怕拿出事来。

钱多在酒店也混了段时间了,看着暴发户们那个横里巴几的劲头,钱多也能隐约猜到张宁对外是个什么德行。

有那么一天,天特冷。  钱多冻的直跺脚,李凯感冒也没来,钱多就一个人看着两个人的位置,大冷天车一点没少,钱多强打着精神,老远就看见一四个圈的开过来,钱多忙给打手势,让往左停,然后就小跑着跟过去,开车门,等着拿小费。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