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6)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车门开了,里面的人却没有马上出来,钱多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 一看见那人,钱多就有点不是滋味,张宁西装革履的坐在里面。 钱多此时右手开车门,左手护在车顶那,想往回收已经晚了。 张宁慢慢的才下了车。 车里除

车门开了,里面的人却没有马上出来,钱多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

一看见那人,钱多就有点不是滋味,张宁西装革履的坐在里面。

钱多此时右手开车门,左手护在车顶那,想往回收已经晚了。

张宁慢慢的才下了车。 车里除了张宁还有个女的,钱多没敢看。

张宁就进去了,也没给小费。 钱多觉着自己白现殷勤了。

第 40 章

张宁那顿饭吃的时间不短,出来后钱多还在看车呢。

张宁转方向盘时,就看见钱多在车屁后用力的打着手势,莫名的就是心里一酸,但他身边有人,也不能表现出来。

张宁只好安静的开车离开。

钱多也就尴尬了那么一下就想开了,等张宁再出来的时候,他除了没敢抬头,别的做的都挺好的,也没显出什么不自在来。

他们工作的地方有规定,上班的时候不能戴手套,钱多看张宁的车已经倒出来了,就把手缩在袖子里,站在地上跺脚,直到张宁的车远去,也没看抬头再看一眼。

一直忙到客人都走了,钱多才下班。

回到家钱多一开门就看见了张宁,俩人话是说开了,可钱多一直没好意思管张宁要钥匙,所以张宁还总跟回自己家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此时见着张宁,钱多心情很不好。

张宁吃饭的时候特意多要了两个菜打包,只是等的时间长了,菜早凉了,张宁看钱多回来后,就忙起来要去厨房热。

钱多赶紧说:别忙了,我不饿。

张宁边说:怎么会不饿呢?边走到钱多面前,伸手摸了下钱多的脸,很凉,张宁心疼的说:怎么不告诉我?

钱多知道张宁的意思,无所谓的说:我就想换个工作,而且还能和李凯在一起就伴,挺好的。

张宁听到李凯名字的时候,眼睛眯了起来,一脸鄙意的说:你要想换工作,我会给你想办法,你跟个劳改犯混什么混?张宁甚至想,哪怕钱多不出去工作,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也照旧养的起。

钱多很反感张宁这个口气,忍耐着说:你别那么说他。

张宁不以为然的:你别干了,天这么冷,还要给人低三下四的,我看着就不舒服。

说完张宁就要抱钱多。

钱多退开一步躲开,随后把军大衣脱下放在沙发上,露出里面穿着的毛衣,灰色格子的毛衣,脖子那脱了几针线,张宁看见了,心里想着下次一定要给钱多带几件毛衣过来。

钱多低头去厕所,张宁也跟进去,钱多是要解手的,腰带都解开了,看张宁跟进来,不自在的说:你出去吧,我要撒尿。

张宁靠门框站着,笑着说:我什么没看过啊,你上厕所不关门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钱多闭气不说话,走到门口,就要关门。

张宁靠在厕所那面墙上,身体微微的发热,他特别想要钱多,前段时间靠忙碌打压下的欲望,现在看见钱多,怎么也压不住了。张宁今晚不想再忍。

钱多撒完尿,又洗了把脸,才从厕所出来,他现在特烦张宁那股劲,难道张宁不知道那些话的意思?

结果钱多一出来,就看见张宁脱了鞋躺在卧室的床上。

钱多心里那股子不舒服的劲头就又加了个更字!

他快步走过去,皱眉说:起来,别在我这睡。

张宁不是很在意的说:怎么了?抬眼暧昧的看着钱多:这么久了,我就不信你不想拉灯绳。

张宁起身就要压钱多,钱多一个没站稳被他压在身下,张宁摸着钱多的屁股,用力的捏了捏,撒娇样的说:还生气呢?

钱多面无表情的被压着,一动不动。

张宁亲着钱多的嘴唇,厚厚的他很喜欢,他舔着钱多的眉眼,钱多没有丝毫的反应,张宁停了下来,他看着钱多,心里隐约觉着不对,可他明明专程跑来的,张宁试图缓和气氛的说着:是因为那女的吗,她是我新请的秘书,教我交际舞来着,太晚了顺道请她吃饭而已,这也值得你生气……

张宁不擅长讲这样的话,他试图让钱多给他一点回应,结果说完了,钱多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张宁不耐烦了,他动手就要扒钱多的裤子。

钱多终于动了,几乎是一瞬间的,钱多就给了张宁一拳,正打在张宁的胸口上,随后又扇了张宁几个大耳光,扇的是又快又狠。

张宁都被打傻了。  钱多深吸口气就要起来,张宁手里没松劲,依旧按着钱多,嘴角火辣辣的疼,他的脸明天肯定是不能见人了。

张宁一下就怒了,他掐住钱多的手臂,大声嚷道:有完没完,你都闹好几个月了!?你他妈到底在折腾什么?!

钱多急促的呼吸着,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宁。

张宁被钱多无情的眼神打败了,忍不住就软了下来,带着些微的哀求口气说着:钱多,别闹了好不好?

钱多闭上眼睛,努力克制着自己冲天的怒气,一字一句道:放开我。

张宁不想跟钱多再起冲突,他从钱多身上起来。

钱多迅速坐起,跑到客厅。

张宁也跟过去。 钱多冷着脸打开大门,一指门外,滚吧。

张宁站在房里没动。 钱多冷冷的看着他,忽然就笑了,行,你要赖在这,可别怪我不仗义,我现在可喊了,你要不嫌弃丢人,你就站在这别动。

张宁知道钱多那丢人显眼的毛病又犯了,他踌躇下,终于挪动脚步,经过钱多身边的时候,看了钱多一眼,正色道:钱多,你可别让自己后悔。

钱多冷哼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抽上班的时间,钱多到街上买了个锁,鼓捣了一上午算换上了,钱多试了试,新锁还挺好用的。

李凯感冒好点了,上班的时候边擦鼻涕边问钱多:谁惹着你了,怎么整天都耷拉个脸啊?

钱多摇头说:没事,就天太冷的过。

李凯也没多想。钱多总算是清净了几天,结果还不到一个礼拜,钱多回家的时候就又遇见张宁了,张宁进不去门,就在楼道拐弯的地方站着等钱多。

钱多一回来,张宁就走过去,哆哆嗦嗦的冻的嘴唇都有点发紫。

钱多心说这人傻啊,不知道在车里等啊,闷声开门也不搭理他。

张宁要跟进去,钱多就飞快的关门,差点把门拍张宁脸上。

张宁用脚赶紧别住门说:钱多,咱们就不能好好谈谈?

钱多手扶着门把手,觉着好笑,随口吓唬着张宁:谈什么啊,你快走吧,一会儿李凯可过来了,小心他认出你来。

张宁听后很不高兴的看钱多一眼。

钱多依旧在门那头吓唬张宁:那可是劳改犯,你要是让他认出来,可得小心了。

张宁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钱多,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他一听就知道这是钱多在诓他玩呢,他怎么也不能相信钱多会真的说分就分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