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7)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张宁试图缓和两人的关系,把手里的东西抬起来给钱多看,嘴上说着:这是我给你买的毛衣。 钱多扫了眼袋子看着挺高级的,就把门稍微打开点接过袋子,一手打开看了看里边,好像是三件,钱多也没仔细看,就转头扔沙发上

张宁试图缓和两人的关系,把手里的东西抬起来给钱多看,嘴上说着:这是我给你买的毛衣。

钱多扫了眼袋子看着挺高级的,就把门稍微打开点接过袋子,一手打开看了看里边,好像是三件,钱多也没仔细看,就转头扔沙发上,回过头来继续堵着门口说:东西我收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张宁气的说不出来话

气的就用力关门,疼的张宁闷哼一声,赶紧把脚退出来

门一下就合上了

张宁看着闭上的门,不知道是失望还是生气,就那么愣愣的发呆。

第 41 章

钱多把毛衣一件一件拿出来看,果然是三件,摸着手感不错,又软又轻,估计不便宜呢。

钱多心说不穿白不穿,挨个都试了下,穿上还真不难看,都试好了,钱多就收好,拿出一件准备每天穿,躺在床上的时候,钱多尽量让自己什么都别想,可鼻间不知是敏感还是怎么的,就闻到一股子熟悉的味儿,钱多气的坐起来,把床单卷了卷,扔到洗衣机里。

第二天钱多顶着熊猫眼就去上班了,他们这看车的规矩,都是早上十点就到,一直等着吃饭的客人来,才出去。

钱多到了休息室,先把大衣脱了腾暖气片上,他们这一般是谁来的早谁占暖气片,就是屋里的味不怎么好闻,平时暖气上除了腾大衣还腾袜子鞋什么的,冬天又不常开窗户,屋里总有一股子混合着烟味的臭脚丫子味。

李凯没多久也来了,一进屋子就看见换了衣服的钱多在那低头看书呢。

李凯就开玩笑说:呦,今天换了身新皮啊?

钱多抬头笑了笑,李凯后面跟进俩爱闹的,上去就摸钱多的毛衣,摸在手里特软也不扎手,就调侃钱多是哪买的,不会是傍上款姐了吧?

钱多也跟着开玩笑说:操,你大爷我还用的着傍大款吗,都他妈上赶着给我送家去。

开了会玩笑,就得上工了,中午吃饭的人不少,站的人腿都疼,好不容易忙活完,凑合吃了午饭,就又得熬着,熬到五点接着开工干活,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没人的时候才能走。

李凯的车子跟钱多放一起了,俩人推着车往外走,李凯说:钱多,你这毛衣到底在哪买的?

钱多哪知道啊,就开玩笑说:怎么着,你也想买件啊,得了,你要喜欢兄弟我送你一件。

李凯说:我可没跟你逗,我是摸着挺舒服的,也想给我朋友买一件。

钱多听了就是一愣。  李凯偷偷看钱多一眼,说:我前端时间认识的,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

钱多心里就一动,他正纳闷,怎么李凯最近没动静了呢,原来是已经找别人了啊?钱多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反正别扭了一下,但也没显出来。

李凯挺不好意思的:我不说带你去多认识几个咱们这样的人吗,我其实一直去那个地方,然后就认识他了……我说等差不多了,再带你去。

钱多故意开玩笑说:行啊,你是怕让我给抢跑了,才一直不敢说的吧?

李凯回头闹着玩的给了钱多屁股一脚,他们平时上班也这么闹来闹去,大家都惯了,钱多也不示弱,俩人停下车子,互相推桑了几把。

钱多跟李凯不顺路,到了酒店门口就分开走了。

钱多就自己骑着往前走,刚骑了没两步,就听见后面有喇叭声,他赶紧快骑了两下,还往左靠了靠,可那喇叭还响,钱多气的回头看了眼。

这车非常眼熟,钱多一下就认出来了,他两腿忙支着地,把车子停下。

四个圈的车也开到钱多身边了,车门打开,张宁从里面走出来。

钱多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没想到张宁还没完没了的了。

张宁走到钱多面前,待了那么两秒才开口说:气消了吗?

钱多崩着脸说:我没生你气。说完就想蹬车子走,张宁一把拉住他。  钱多警告着:别他妈动手动脚的!

张宁没办法,只好缩回手去,不高兴的看了钱多一眼说:我就问你一句,他凭什么踢你?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动过你一指吗?你他妈让个劳改犯在大马路上推来搡去的!你图的什么?

钱多被问愣了,呆了下才明白过来:你眼长瘸了,我那是被推来搡去的吗,你没跟人闹着玩过啊?

张宁依旧不依不饶的,在大街上被人推桑好看啊?你跟他混什么混,他就是个臭流氓。

钱多有心跟他嚷两句,可又觉着没劲,就特蔑视的看了张宁一眼:我乐意,反正跟你没关系。

说完就飞快的骑上车子跑了。

结果第二天,李凯在上班的路上就被几个流氓给打了。

钱多去医院看的时候,李凯的鼻血已经止住了,他身边还有个人,看着象是李凯说过的那个朋友,就是长的挺让人出乎意料的,看着特爷们特壮实那种。

李凯人没啥大事,钱多问是怎么了,李凯气就不打一出来的说,也不知道是招惹谁了,他上班的路上,遇见个问路的,结果那人问完了路又问他是不是李凯,他也没多想,就说是,接着就从胡同口撺出俩人来,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钱多听完后很沉默,也没说什么,把带来的水果放下就走了。

钱多出了医院,一刻都没耽搁,就给张宁打了电话约见面。

地方选的比较偏,钱多骑了一个小时才到。

临近郊区的地方,都是光秃秃的地,张宁早到了,把车停在路边。

看见钱多到了,就迎过来。

钱多直接了当的问他,是不是他找人打的李凯。

起初张宁还不想承认,后来钱多让他发毒誓,说要干了就出门让车压死,张宁知道赖是赖不了这才承认,张宁解释说,他是看李凯那人太不是东西,敢那么推桑着钱多,才找了几个人教训他。

钱多气的脑子都要炸开了,他从没有鄙视过什么人,他没想到他第一个要鄙视的居然是自己曾经喜欢的,他气的肚子疼,无力的蹲在地上。

张宁紧张的看着脸色发青的钱多,也跟着蹲下,伸手摸着钱多的脸,问钱多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钱多没出息的哭了,哭的张宁心慌意乱的不知道怎么做。

钱多最后止住了哭声,这么多年了,他第一次觉着后悔,整个人都疼的说不出话来,最后钱多终于能说话了,他失望至极的说:我一直觉着你人挺好的,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没觉着后悔……可现在我算看明白了,你他妈就是个没种的混蛋,我算是瞎眼了,跟你好了这么多年……

钱多边说边用力擦眼泪,擦好了眼泪就站起来,腿蹲的有点麻,身子不由晃了下。

张宁想扶他,被钱多厌恶的躲开。

钱多看着张宁,警告着:张宁,我今天把话放这,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敢动李凯,要再敢找我麻烦,我他妈豁出去了,我找你公司去,老子大不了赔上一条命,咱们看看到底谁怕谁?!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