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下————金大(8)

时间:2019-08-06 17:00 标签:
张宁想抱住钱多,让他冷静点。可钱多一把推开他,推上自行车就要走。 张宁扯住钱多的后车座不撒手。 钱多急了,回身用拳头凿他。 张宁始终没有动。 钱多懊恼的停在那。 张宁终于抱住了钱多,眼圈也跟着红了,他说:

张宁想抱住钱多,让他冷静点。可钱多一把推开他,推上自行车就要走。

张宁扯住钱多的后车座不撒手。

钱多急了,回身用拳头凿他。

张宁始终没有动。

钱多懊恼的停在那。

张宁终于抱住了钱多,眼圈也跟着红了,他说:钱多,咱们别闹了好不好,我最近想了好多……钱多,我还买了别墅,那人少……我想好好装修装修,咱们就住进去,那个地方比你的小屋子好多了,冬天也没那么冷……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钱多……

钱多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他忽然明白了张宁之前对他的感觉,原来自己曾经这么的惹人厌过。

第 42 章

钱多从那天起就看不得多宁的广告,每次看见都憋气,又赶上回家的路上有那么几个广告牌,可把他给恶心坏了,钱多每每想起来都恨不得上去踹几脚,另一方面钱多又对李凯被打的事内疚,就天天跑李凯家给他送吃的送喝的,也不知道是跑的勤了还是做了什么让人疑心的事,李凯那个朋友,外号桩子的就有男看不过去了。

桩子是开饭馆的,平时喜欢玩摇滚打个鼓什么的,人脉广心眼多,明着不说,暗里想办法。 没过几天就跟钱多也成朋友了,一口一个钱兄弟的叫,非要给钱多介绍个朋友。

钱多算开眼了,桩子是啥人都认识啊,三天两头的,就来次刺激的,什么有老婆孩子的,拍着腿给钱多说,女人就得找事少的,这样咱们爷们才能出来混,钱多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私下找桩子说他恶心这样的,谈朋友是一辈子的事,他不想凑合。

桩子说那简单啊,又给钱多找了个纯的。

钱多去的时候,还特意收拾了收拾。

结果老远就看见一画眼影的麻杆站在路灯下,捏了个兰花指,钱多浑身就是一颤,那人看见钱多,就直着走过来,小声问:去你哪还是去我哪?

钱多说:什么啊?  那人白钱多一眼,不耐烦的说:操,你带种没有,见面不就为脱裤子干事啊。

钱多紧张的说:这不好吧,也没怎么了解了解就干啊。

那人噗哧笑了,了解啥啊,一脱裤子不就啥都了解了。

钱多怎么听怎么别扭,回了一句:我不是那样的人。扭头就走了。

桩子第二天看见钱多就说:你昨天甩什么脸子,你知道我给你介绍的是谁嘛,花六子可是咱们这带又号的名人,多少人上赶着都不带搭理的,你知道他这是给我多大的面子嘛?

钱多叹气说:反正你别管我了。

桩子生气的说:算了,算了,我再给你介绍个好的吧,有个人我看着不错,都没帮你搭好桥了,一会人就来。

钱多是啥想法都没了,无所谓的等着,结果人一来,钱多就有男心动,外表虽然看着一般,但人周正,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还挺是那么回事的。

桩子让钱多先别动,他过去跟那人说了两句,才把人带来,桩子给互相介绍说:这是王涛,这是钱多。

王涛中等个子,长的一般人,但笑起来挺和气的,钱多忙站起来说:你好。 桩子介绍完,就躲出去了。

钱多跟王涛在雅间里坐着,一会桩子亲自给上的菜,桩子说这顿算他的,让他俩敞开了吃,不吃撑着了就是看不起他。

钱多也不记得究竟跟这个王涛谈了什么,就记得王涛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嘘寒问暖的,让钱多感动的不行。

钱多就跟这王涛正式谈起朋友来,钱多告诉王涛,他喜欢过个人,喜欢了好多年,结果最后被那人伤的挺惨的,现在他还养伤呢。

王涛体贴的说:感情的事就是这样,谁认真谁吃亏。还说他对钱多印象挺好的,他觉着钱多是个特真特好的人,现在很难见这样的人了,这话让钱多也挺感动的。

之后王涛接长不短的就请钱多吃个饭什么的,还请钱多泡了次吧,钱多以前从没去过那种高级地方,觉着自己就跟刚进城那会儿似的,啥也不懂,王涛给他男的酒看着好看的,就是喝到嘴里特辣,钱多喝的晕搭搭的跟王涛在街上走。

王涛说他今年三十一了,这么多年一直想找个过一辈子的人,但他们这种人太难了,说话的时候王涛想搂着钱多的腰,钱多有男不适应侧身躲开了

王涛不在意的说,他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钱多这样的人,他觉着他跟钱多是上辈子就注定了的缘分,他会等钱多喜欢上自己的,哪怕是等一辈子都没关系。

钱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就觉着特温暖。

上班的时候李凯问钱多感觉怎么样,钱多说,他到现在才知道啥是甜蜜,他以前那就是搭伙过日子。

李凯调侃着说:得,掉蜜灌里了,啥肉麻说啥是吧?

钱多不好意思的笑笑。

李凯提醒着:多留神啊,你这人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钱多不在意的说:没事,我之前那个是人品不行,王涛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出去吃饭,都他抢着结帐,还给我买了个羽绒服,三百多呢。

李凯忙说:我没说王涛是坏人,我就怕你投入的太多,感情这事,我是看明白了,我就怕你还发傻,上赶着不是买卖,知道不?

钱多笑了,我学不来那个,我要好就真心跟人好,再说一个爷们,整那个不成娘们了?

李凯知道钱多就是那么个人,就没再说什么。

结果没多久,王涛有次吃饭的时候愁眉苦脸的。

钱多问他怎么了,王涛说他做生意的资金周转不过来,钱多就上赶着说,要是不够,他能给凑男。

王涛说了个数,钱多有男为难,他手里顶多也就四千多,还是张宁给的分手费。第二天钱多也没多想就找出存折,全取出来给了王涛。

王涛很感激钱多,还说他生意一做好就还给钱多。

后来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李凯知道后,怀疑王涛是个骗子,钱多不肯信,桩子也傻了,才说当初是一个朋友给介绍的,联系以前的朋友,又说是另一个朋友给介绍的……

绕了一圈子,也不知道这人的底细。

钱多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事后李凯埋怨桩子,说他净干这么没屁眼的事。

钱多心里也气,但不想因为自己让他俩闹翻了,就跟着劝了两次。

钱多上班的时候总走神,自己跟自己怄气,结果一个没留神,把手势打错了,开车的人把车屁股嘟墙上,车后灯凹进去块。

车主下了车就要揍钱多。

李凯忙给劝下,最后好说歹说赔了两千给私了了。

钱多实在拿不出来,桩子听后二话没说就出钱垫上了。

奈何祸不单行,酒店老板不知道怎么给知道了,说什么都要开了钱多。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