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喜欢上弟弟————WINDY

时间:2019-08-06 17:04 标签:
(一) ldquo;做爱是件幸福的事,尤其是和同性。rdquo; ldquo;你说什么???!!!rdquo;当听到这句惊世骇俗的话从年仅14岁的弟弟嘴里说出来时,我差点将正在吃的早饭从鼻孔里喷出来。 ldquo;所以。rdquo;弟弟

(一)

“做爱是件幸福的事,尤其是和同性。”

“你说什么???!!!”当听到这句惊世骇俗的话从年仅14岁的弟弟嘴里说出来时,我差点将正在吃的早饭从鼻孔里喷出来。

“所以。”弟弟并没理会我的惊异继续着他的缪论:“我看同性恋电影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只不过是性教育提前而已,这和你看A片的道理是一样的。”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些话,他拿了一片吐司吃了起来。

“一样你个头!!”我气的直接把手里的早报朝他扔过去。

昨天半夜起来尿尿,却听到弟弟房里传出男人的呻吟声,果断的扭开门一看,房间里电视的屏幕上两个男人正在嘿咻嘿咻,这小子就坐在床上打飞机。被我当场抓住不但没有悔改之意,还抱怨我进他房间前没有敲门。靠,这死小子,父母出差两个月,他就嚣张起来了。怎么说我也是他大哥,当机立断的强行没收了他所有的录象带。一搜下来竟然有17卷,臭小子居然比我的A片还多。

“我看A片是为了缓解压力,这完全符合青少年正常的生理需要。你呢?你看看你看的是什么东西,两个男人在一起搂搂抱抱的,不觉得恶心吗?你头壳坏啦!”这时,我完全没想到我也将如此堕落。

“有什么关系,只要舒服不就好了吗。”弟弟一副鄙视你的表情:“所以我最讨厌处男了。”

这个混帐竟然提到我的伤心事。“你你你说什么!!!你自己不也是个童子鸡!!!”

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那种东西,我早就没有了。”言语中竟然带着一丝落寞,害我怀疑他是不是被霸王硬上弓了。

弟弟巫瞬苗,长相俊美,追他的女孩蛮多,如果真的有男孩喜欢他,我倒不觉得奇怪。

“……你和谁?”

“恩……一个同年级的。”

“自愿的,还是强迫?”

他又托着下巴想了想:“这个嘛,应该算是强迫的吧。”

“什么!!!???”我“噌”的站起身来。“敢动我巫瞬秧的弟弟,不要命了!!瞬苗,他是谁,哥哥带人帮你主持公道!!”

“可是……”瞬苗面有难色的说道:“哥,是我强暴的他诶,这样也怪他吗?”

……请表鸟已经石化的我……

“这些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快把录象带还我,租金很贵的!”

这句话让我清醒了:“哼,想的到美,那些要带子等爸妈回来作罪证的!”为了弟弟光明的前途,我只好做一次反角。

“……”瞬苗没说话,直直看着我,眼里尽是“你够狠”。靠,不狠怎么当你哥。

“随你便。”瞬苗终于停止无意义的瞪视,起身准备上学。在我以为他放弃了的时候,走到门口的弟弟转过身来说:“不过如果爸妈或者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我就告诉全世界你巫瞬秧17岁了洗澡还玩橡皮鸭!!”[作者按:橡皮鸭就是电视里经常看到的浮在浴缸里的黄色鸭型浴室玩具,适宜年龄:2——6岁……]

撂下这句狠话,瞬苗拎着书包摔门而出。

MD,被自己的弟弟拿这种把柄威胁,可悲的是我竟然无法反驳,人生之耻。

(二)

收拾好心情,我也出门去了学校。弟弟的学校是私立的城南户用大学附中,积聚了一拉天才的明星学校。而我读的则是城西军区高中,一所市内臭名昭著的不良高中。一般的学生连回家路过军区校门都要绕道,因为那里常有小混混拦路勒索。不过我倒从没害怕过,因为我是军区的老大。

大概是从我英雄救美地三拳撂翻军区前任校霸(目的是那个美人,不过美人最后自己跑了TAT),又一个人打败了前来寻仇的学校“四大天王”(你说这名字怎么这么土?)开始,我已不知不觉被当成了军区老大,手下还冒出一群小弟。校园里时不时流传“巫瞬秧虎背熊腰,身高2米50”(- -b天知道我才1米67)“巫老大杀了7头熊”(靠,真杀了那么多早就被拖去吃牢饭了)以及“巫瞬秧单挑七中108人毫发未伤”(真那么多人就算我手上有把AK也会立刻投降的……)等等诸如此类的天方夜谭。靠,当我人间凶器啊!想当初跟着老师学合气道是为了除暴安良框扶正义(作者按:其实是出风头……),没想到如今却被当成了反面教材,害的女生见到我就躲的远远的,高二了还没一个女朋友。真TM天妒英才啊~~~

在教室睡了一个上午,终于使心情有所好转。军区老大的特权就是老师也不敢跟你大声说话,所以我睡了一上午也没人打扰。午休时间,带着小弟孝敬我的午饭上了屋顶,那里有一个永远比我早到的人在等我。

麦籽远——是个连我一个晚上梦遗几次都知道的人(也是少数知道“橡皮鸭”的人),因为我也知道他的一切。我们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每天中午在屋顶见面。奇怪的是,不管我怎么提前,他都比我先到。

果然,那家伙又比我早来,还带着千年不变的微笑望着气喘的我:“瞬秧,迟了啊。”

没好气地扔了个饭团给他,一边问:“我一下课就跑上来了,怎么又是你先?”

他眯着眼睛笑,把一盒牛奶递给我,却不说话,好象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似的。

我也没多问,已经习惯了。我知道他不会说的,可还是忍不住要问,因为他眯笑的样子好看的我想揍他一拳。

记忆中籽远的笑容从没改变过,永远羞涩又干净。我们初一就认识了。当时父母工作调动,我插进了他们班,身为班长的他第一个接近我,从此,我们就像焊在一起似的,拉不开了。这位全市中考状元,又是大公司的少爷,本应该去风华高中或户用附高才符合他的身份,他却硬是和我一道念了军区这种不入流的学校,他妈知道气的直接撅过去。我再不把他当哥们就不是人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