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秦楼月 上————色如空

时间:2019-08-06 17:06 标签:
秦楼月 BY 色如空[上] 01 黑暗的屋子、腐臭的气味、外面嘈杂的人声......这里是哪里?我又做了什么?浑身好痛......强硬着撑起身,魑影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而下身也染着微点腥红,是昨夜哪位客人留下的?自己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忽然"咯吱"

秦楼月 BY 色如空[上]


01

黑暗的屋子、腐臭的气味、外面嘈杂的人声......这里是哪里?我又做了什么?浑身好痛......强硬着撑起身,魑影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而下身也染着微点腥红,是昨夜哪位客人留下的?自己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忽然"咯吱"一声,门被打开了,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用手微微挡去阳光,却发现是鸨母带着一群壮汉,他们手上都拿着软藤条,怒气冲冲而来!虽然没有记忆,可这形势看来自己昨夜又闯祸了呢......魑影认命地垂下眼帘,一切听凭上天安排。

果然不久就听那老鸨双手一叉腰,用尖酸刻薄的声音辱骂道:"魑影,你这死东西又在搞什么鬼?居然敢把王员外踢下床,胆子不小啊!"

王员外?啊,想起来了......是那个有虐待癖的王员外,他昨晚好象是要把什么东西硬塞进来,然后......然后......自己本能地踢他下了床?奇怪啊,事到如今......自己居然还有那"本能"?还以为已经适应这样的生活了呢......

"怎么?无话好说了是不是?你让我损失了那么大个客户,现在你打算怎么补偿?"那鸨母也骂累了,干脆说明来意。

什么补偿,不过是想打我泄恨而已,既然如此,那么......

"魑影甘听嬷嬷处置。"完全不带感情的回答。

"很好,小子,你是聪明人,怎么在床上的时候就不懂得隐忍呢?"嬷嬷一手抬起他的脸,"给我记住,你是‘妓\'!连妓女都不如的男妓!从你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你就没有自尊,没有自我,你要做的就是天天张大双腿给我接客,这才是你唯一的生路,明白了没有?"

"......多谢嬷嬷指点。"原来是嫌我不够下贱。

"很好!"用力地甩开手,鸨母背过身走了出去,临行前还对着那群壮汉命令道,"赏他几十鞭子,不准打脸,也不准给我打死咯!"

软藤条打起来会令人痛不欲生,可在肌肤上不会流血至疤,只会留下一道道清晰的红印,带着红印去接客,不会糟嫌弃反而更能挑起客人蹂躏的欲望,故而也是妓院娼馆最受欢迎的惩罚方式之一。

门又被合上了,壮汉们拿起鞭子靠近,眼见就要抽下来......

就在此时,一直毫不反抗的魑影忽然媚眼一拋,薄唇轻启,双眼顿时蕴涵氤氲,一手微微掩半面,用动人的声音说道:"各位大哥,我真的知错了......不要打好不好?我受不住这些......"

正如同嬷嬷所说,只有这样才是唯一的活路,他不想被打,可他拥有的唯一资本就是──那具污浊不堪的身躯!

那为首的男人见他薄衣半倾,香肩裸露,那胸口两点隐隐若现......婉约的话语,楚楚动人的风姿,无不使他下腹一紧,一个龌龊的想法立刻在他脑中闪现。

"嘻嘻,要不挨打也行!"那群男人猥亵的目光不停游走在魑影身上,"只要你满足咱们兄弟几个,咱们就放过你!"说着还很不要脸地拍了拍自己的下身。

魑影看着他们知道自己成功了,于是他一手伸进自己的衣物下摆轻抚,期间不时透出甜腻呻吟来挑逗面前的男人们,"恩......啊......快点......来......"

男人们怎么可能放过面前的如此尤物,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如恶狼般扑了上去,各占据一个有利位置,享受这顿天上掉下来的"美食"!

"啧啧,不愧是训练过的,喂,快看,这里已经红肿挺立了!"一个男人重重地捏了一下胸膛上的两颗果实。

"唔啊,痛......不要捏......恩......好......"嘴上这么叫着,可魑影正暗自嘲讽,真是淫荡的身体啊!

另一个占据后庭的男人更加兴奋,毫不怜惜就这么硬生生地将手指插了进去,"好紧,真是比处女还行......难怪那么多人等着享受他的身子!"

"痛......啊啊......"昨夜的伤口还未痊愈,魑影隐约间感到那里又出血了,可是他却不能表现出痛苦,"好难过......恩......还要......不够......要更多......啊......啊哈......"自己摆动起腰肢吸附那人的。

"贱货!"有一个人已经忍不住拉下自己的裤子,掏出那丑陋的阳具一把塞进魑影的嘴里,"给我好好吸,让大爷舒服舒服!"

"唔......恩......"巨大的阴茎害得魑影差点就不能呼吸了,可是现在他也只能继续......继续让他们满意。

"哇啊......好爽......"男人闭起眼睛享受起来,"对对,舔,用力舔......你功夫真不错!"

一听伙伴这么说,其它几个也受不了了,一个个拉下裤头,两个强行塞进魑影的后庭,剩下的在他的后背和下身不住地摩擦。

"唔......呜......"

──好痛,真的好痛,谁能救他?

──谁都不能,他早就知道的!

......................................................

"......你也是这里的倌儿?"男子很不可思议地看着魑影。

"我是!"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可是他好象是个好人......"怎么?不行吗?"

"没有啦,只是奇怪,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合适这里!"那男子没有不悦,反而笑得更欢了。

魑影别过头去,"爷看高我了!魑影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倌儿而已。"

不能再看他了,他很可怕,他有种魅力,让人自甘沦陷的魅力!

"不要那么无情嘛!"男子笑眯眯地转过魑影的脸,"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神经!"可为什么自己脸红了呢?

"哈哈,你会答应的,我敢肯定!到时我来赎你回家做老婆啊......"男子自信满满道。

......................................................

时间转眼而逝,春去夏至秋来冬归,又是一年到头,可是今年冬天对于魑影来说却是格外寒冷。

"对不起,我不能......"同样的男子却是带着不同往日的哀伤表情。

你为什么要哭?被卖掉的是我,你又来假慈悲些什么?该哭的是我才对吧,可为何我却哭不出来呢?

男子抬起满布泪痕的俊脸,"魑影,我失约了......我不能用全家族做赌注,请你原谅我吧!"

"原谅你?"魑影弱声响应,"不敢......您是大公子,魑影怎么敢怪您?"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