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综同人)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 作者:顾盼笙歌

时间:2019-10-05 15:41 标签: 综漫 天作之合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作者:顾盼笙歌 文案: 越轻离决定要接手暗堕的刀剑的时候其实是打算把大家当做孩子养的。 作为养成爱好者,在他的期望中他每天的台词应该是,好好好,买买买! 可是 乱酱:今天想和审审一起睡。 越轻离:不,女孩子要自己一个人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作者:顾盼笙歌

文案:

越轻离决定要接手暗堕的刀剑的时候其实是打算把大家当做孩子养的。

作为养成爱好者,在他的期望中他每天的台词应该是,“好好好,买买买!”

可是……

乱酱:“今天想和审审一起睡。”

越轻离:“不,女孩子要自己一个人睡。”

烛台切光忠:“主人要来看我换衣服吗?”

越轻离:“谢谢,但不用了。”

山姥切国广:“果然,仿品只配待在脏兮兮的角落里。”

越轻离:“就算你那么说,我也不会亲亲抱抱举高高哦。”

#孩子要怎么养,急!在线等。#,#谁有养成攻略,重金求购!”

“诶!你跟我讲我养过孩子?”越轻离转头问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养过跳跳一家和黑白童子!

哦,你说我失忆了?

主世界是刀剑和y-in阳师!!

因为暗堕设定,不保证不occ

审审攻,cp随剧情发展,因为是综,所以会各种出现别的世界的人物。例如坂本啦,齐神啦等等等等

1v1

内容标签: 综漫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轻离 ┃ 配角:众 ┃ 其它:刀剑众

第一章

  第一把刀剑

  越轻离进入时之政府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蹲坐在桌子上的狐之助。黄色的小狐狸坐的端正,蓬松的尾巴顺势垂了下来,白色的尾巴尖放松的一甩一甩的,偏偏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严肃。

  “你好,你就是狐之助吗,我是新来的审神者。”越轻离弯下腰摸了摸小狐狸的红耳朵,笑着这样说道。

  狐之助的耳朵轻轻抖了抖,没有说话。站起来高冷的看了越轻离一眼示意他赶紧跟上,随后灵活的跳下了桌子。

  越轻离神色温柔的看着那抹晃来晃去的白毛,跟着狐之助走到了最尽头的那间屋子。

  “就是这里了,进去吧。”狐之助抬起爪子拍了拍门后转头对越轻离说。

  推门而入,只见里面坐了一个灰白色头发的男人,听见声音那个男人抬起头,嘴角紧紧抿着,眼神锐利的看向越轻离,抬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坐吧。”

  越轻离丝毫没有被他的态度影响到,温和的点了点头,顺手抽出椅子坐到了男人的对面。

  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开口道,“之前的那封信我们已经看过了。既然是那位大人推荐的你,那么在能力方面我们当然不会怀疑。”

  越轻离垂首,素白的手撩过散落耳畔的长发,神色有些忧虑,“历史修正主义者小动作不断,暗堕的付丧神越来越多,我希望能把那些暗堕的付丧神聚集起来,最好能净化他们身上的浊气,防止他们被利用。”

  男人想起时之政府最近接二连三下达的各种通知,心想如果眼前这个美貌的青年真的能净化那些暗堕的付丧神的话,那么现在的局势估计又是另一番模样了。思及此,看向对方的目光不禁柔和了些,

  “时之政府非常重视这件事,但是暗堕的刀剑毕竟不好控制,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不日后时之政府将会送一个新的付丧神到你的本丸。”

  “那么请问…送的是?”越轻离微微皱眉,他是要建立一个由暗堕付丧神组成的本丸的,如果在这样一个本丸中出现一个唯一没有暗堕的付丧神,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 数珠丸恒次。”男人这么说道。

  越轻离点了点头,在他的印象中数珠丸恒次应该是一个非常温柔美丽的付丧神,而且非常的强大,看来这次时之政府很大方啊,如果这时候拒绝的话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就太不知好歹了,越轻离叹了口气问,

  “那我现在可以见一见那位暗堕的付丧神吗?”

  “跟我来吧。”

  男人站起来带着越轻离走到了里间的那个房间内,那个房间看起来空荡荡的,只有正中央放置着一个灰扑扑的床,床上牢牢的绑着一个戴着眼罩身着破旧西装,半个染血肩甲的男人。

  “那就是烛台切光忠。”男人指着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不断挣扎的付丧神说,“他原来的主人是个小姑娘,喜新厌旧而且爱慕虚荣,有了更好的刀剑后就抛弃了他。他一个人游荡了很久,其间又被另外一个人捡回去过一次,不会没多久就又被抛弃了。毕竟烛台切光忠不算多稀有的刀。”

  烛台切光忠听到两人的对话后挣扎的更厉害了,麦色的皮肤随着他的动作勒出了一条又一条的红痕,原本金色的瞳孔也染上了一丝艳丽的红,他吃力的嘶吼着,嗓音沙哑又刺耳,像是老旧的磁带一样,仿佛下一刻便会断片。

  越轻离眼神柔软的看着床上的烛台切光忠,细细的打量他,这实在是一个很帅气的付丧神,可此刻却狼狈的可怜。

  “不要怕。”

  越轻离把手放到烛台切光忠杂乱的蓝发上,像是之前抚摸狐之助一样不停的抚摸着烛台切的头发安慰他。

  “我会陪着你,所以不要怕。”

  越轻离声音温柔,动作却强硬的使烛台切看向自己的眼睛。他深深的注视着那双金色的瞳孔,注视着那个狼狈的付丧神。

  只见原本挣扎不已的烛台切光忠在他的动作下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眼中的红色如潮水般褪去,只两眼无神的看着越轻离的眼睛。后面的男人没有看到越轻离原本清澈的眼睛,在某一刻像是碧绿的漩涡一样能紧紧的抓住人的灵魂。

  “好了,睡一会儿吧。”越轻离说。

  烛台切光忠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不愧是那位大人推荐的人,也许您真的能净化那些暗堕的付丧神也说不定。”

  男人看到这一幕非常惊喜,在此之前烛台切光忠已经两天没合眼了,一直挣扎着嘶吼着,像是受伤了的孤狼一样,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眼前的青年安抚了。因此,再面对这个青年的时候,男人不自觉使用了敬称。

  越轻离好像没有注意到他态度的改变,神色依旧道,“我的本丸还没来的及打扫,如果没有其他事了那我就先带他回去了。”

  “好的,您慢走。”

  烛台切光忠这一觉睡的很沉,梦中他的耳边仿佛还回响着五虎退的哭声。

  “我…我舍不得大家。”

  “拜托,请帮忙照顾好一期哥。”

  为什么呢?那个曾经温柔的摸着五虎退的脑袋夸奖他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呢?只是因为是短刀,所以就要被残忍的抛弃吗?

  烛台切没办法就这样看着,可没想到却同样被抛弃。他看到了站在少女旁边的另一把烛台切光忠。是啊,烛台切光忠又不是什么稀有刀,所以抛弃也无所谓吗?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还换了一身衣服躺到了床上。不是之前那个冰冷肮脏的床,而是铺着天蓝色床单的整洁的床。

  “你醒了?”

  门被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美貌的青年。身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及腰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身后,看到烛台切光忠后温柔的笑了笑,眼角的泪痣艳的逼人。

  “你…是谁?”烛台切太久没有说话,刚一开口嗓子沙哑的厉害。想咳两声,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水杯。

  “喝口水吧。”越轻离道。

  烛台切光忠接过他手中的水杯,神色有些警惕的看着他,虽然眼前的青年看起来非常的柔弱,但是他忘不了之前看向对方眼睛时仿佛失去自我的无力感。

  “等你喝完水我们慢慢说好吗?”越轻离的声音很温柔,像是对着小孩子说话一样带着诱哄。

  烛台切一口喝完杯中的水看向越轻离,哑着嗓子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审神者,这里是我的本丸,你是我从时之政府带回来的,还有什么想问吗?”越轻离说完后笑眯眯的看向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被他噎了一下,随后皱眉问,“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不是已经知道,我是被人抛弃过的暗堕的刀吗?

  “明明不是你的错。”越轻离看着他紧皱的眉说,“你现在的表情就像在说,都是因为我的错,所以我才会被人抛弃。”

  难道不是吗?如果是稀有刀的话就不会被那么轻易的抛弃吧。退酱是那样,我也是一样。就因为太常见,所以才会被抛弃。更何况,现在的他还是暗堕的刀剑,一个在其他人眼中随时会对主人拔刀相向的刀剑,那么污秽,看起来一定非常丑吧。

  “我现在一定非常的丑吧。”这么想着,他忍不住问出了口。

  越轻离抱着手臂假装沉思,片刻后笑着说,“如果摘下眼罩的话一定会更帅。”

  烛台切光忠看了看蔓延在自己手臂上的黑色的纹路心想,真是会骗人。

  “还请你安心的在这里住下,也许我可以帮你清除手臂上的那些纹路,虽然在我看来他们一点也不丑。”

  这话绝对是真心的,原本帅气的长相因为那些黑纹看起来张扬肆意的许多,真的是很帅呢。

  烛台切光忠听到他的话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些纹路是他暗堕的标志,如果消掉这些纹路的话…是不是他就可以摆脱暗堕的状态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