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要吹吹/吹毛线啊吹 by 静水边

时间:2019-08-17 17:24 标签:
我要吹吹/吹毛线啊吹 by 静水边


文案:

糗百上一个**交警的段子,可能有妹纸看过,酝酿了一晚上决定写成小短篇,随意看。
淡定受VS爱妻□二货攻(……这个属性好长!)

讲述一对老夫老夫吵架后又和好的二逼欢脱的故事……

无意一次逛事件记录吧看到讨个吉祥姑娘的帖子.姑娘把所有喜欢的文都会配个自己画的画.然后我看到了我要吹吹.于是我便要来了.如此真心有爱的姑娘.要不是我逛到你的帖子里真的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惊喜.实在是受宠若惊.非常谢谢你姑娘!MUA!


  谭鼎和艾祈已经冷战快两个星期了,其实说冷战也算不上,这种现象基本可归属为艾祈单独各种闹别扭的范围内,比如说非常二的当谭鼎是空气,然后对着“空气”说:“恩,我那条丁字内裤放哪了?”
  谭鼎:“……”
  艾祈:“内裤你在哪?我要穿你了,快出来!”
  ……谭鼎默默的将内裤递了过去。
  艾祈:“哎呀,原来你在这儿啊,太不乖了,到处跑!”
  谭鼎:“……”
  
  虽说两人老夫老妻快八年了,大体上都是恩恩爱爱和谐性福,偶尔来个小吵的确可以调节气氛重拾激情,但像艾祈这么二的表达愤怒的方式,谭鼎各种意义上的HOLD不住。
  两人闹矛盾的契机其实很简单,谭鼎是个交警,当然两年前他是扫黄组的,再两年前他是缉毒组的,再在两年前,恩,他是搞刑侦的。
  在他还是刑侦的时候有一天遇到了我们的艾祈同志,于是那个天雷勾动地火,两人各种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绵到天涯的上演了一遍,顺理成章的勾搭成……咳,喜结连理了。
  然后我们的艾祈同志充分发扬了自己的爱妻本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道:“鼎鼎,不要搞刑侦了,枪子儿无眼,哪天你要是有个什么万一,老公我就要守寡了,你不心疼我么?”
  谭鼎:“……”于是他第二天写了调职报告,打包去了缉毒……
  
结果又没做多久,一次谭鼎跟着队里出任务,在云南边境跟踪一伙毒贩,刚进入热带雨林折腾的浑身泥泞狼狈不堪的时候,通讯机里面队长的声音突然很是飘渺的传了过来:“谭鼎,有个背包客……恩,你来看下?”
  谭鼎抹了把汗水,将贝雷帽反扣在头上,袖管一撸不在意道:“背包客?嫌疑犯么?我马上来。”
  开着越野吉普赶到临时搭建的帐篷外头,所谓的嫌疑犯大老远就发现了他,几乎是追着车子跑了小半圈,谭鼎刚下来就被对方扑了个满怀:“鼎鼎!”
  谭鼎愣愣的僵直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无语道:“……你怎么来了?”
  艾祈激动的抱着他转了好几圈,紧接着就是一个热吻,亲够了气都不喘的开始诽谤:“你干嘛手机要关机啊!我都找不到你了啊!多危险啊,你看你脏的,累不累啊?”
  谭鼎:“……我在出任务。”
  艾祈:“出什么任务啊!快跟我回去,这热带雨林太危险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你看看你看看!我都瘦了!”
  通讯机里的全程观摩的队长很尴尬的咳了咳:“恩,谭鼎同志,请注意纪律,家属要安抚好的。”
  谭鼎看了一眼满脸闺怨的家属,终于挫败的抚了抚额:“……队长,我还是去扫黄组吧,今天填调职报告还来得及么?”
  队长:“……”
  
  本以为到了扫黄打非组艾祈应该消停了,结果让谭鼎没想到的是这组经常夜间行动……往往当时两人在床上各种进入状态的啪啪啪,一个被插的正爽,一个插得正欢,被插的那个手机响了,于是毫不犹豫的一脚将插入的那个踹了出去……
  谭鼎同志很迅速的起来穿制服准备出任务,回头就看见艾祈默默的蹲在床边……
  终于有了点罪恶感的谭鼎同志叹了口气,抚了抚艾祈的头发:“对不起……回头补偿你好不好?”
  艾祈忧桑的扭脸,表情明媚的哀伤:“我小弟弟他说不好……”
  谭鼎:“……”
  艾祈:“他说他生气了。”
  谭鼎:“……”
  艾祈:“他还说你不爱他。”
  谭鼎想了想,很认真的低下头,对着艾祈还□的□真挚道:“对不起,不要生气了,我爱你的。”
  艾祈:“……”
  
  经过这一次后谭鼎决定还是做交警来的靠谱点,好么,正常全日制,一个星期值一天班,要干的就是指挥交通贴贴罚单,最多汽车尾气吸入多点,其他都是再完满不过了,结果就这样了也能出意外。
  中午闹市的四叉路口,一辆货运卡车违规右转,当时谭鼎正在给之前一脸小轿车开罚单,车主是个小美女,正撒娇卖乖着央他不要扣分,下一秒便惊恐的张大了眼睛尖叫出来。
  货车的前车头擦着谭鼎横了过去,勾住了他的安全服带,直接拖飞了出去。
  小美女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跑了过来:“阿Ser阿Ser你还活着么?!”
  谭鼎半边脸被蹭破了,一脑袋的血,他动了动胳膊叹了口气,转头很淡定的看着已经吓傻的货车司机平静道:“违章右转,罚款100扣两分,我右臂大概骨折了,妹子麻烦你把我对讲机拿来,谢谢。”
  货车司机:“……”
  美女:“……”

  艾祈到医院来接他的时候就开始摆着丑脸闹别扭,谭鼎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扰了对方工作才不高兴,但艾祈除了不说话不理他,各方面又表现的正常的很,将谭鼎照顾的无微不至,连出院的时候上车的时候都要抱着他。
  谭鼎很无奈:“我只是手臂骨折了……脚还是好的。”
  艾祈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是不理他。
  谭鼎摸了摸鼻子,讪讪的不说话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