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一颗长生不老药引发的连锁反应 by 硬盘党的救赎

时间:2019-08-17 17:25 标签:
一颗长生不老药引发的连锁反应 by 硬盘党的救赎


  一颗长生不老药引发的连锁反应
  曾经的曾经,有一个接骨术高超的大夫,他的名字叫小华佗。
  给猪接骨接的久了,小华佗觉得有些枯燥乏味。反正架空时代没有正规的执业医师考核,为了发扬家族医药业,小华佗决定改行行医,做一个江湖人闻风色变的神医。
  凭借给猪接骨的丰富经验,小华佗成功的捞到了第一桶金,顺利的建立了神医谷,并且兴造房屋,广招门生。
  当小华佗变成了老华佗,他真的成为了世人口口相传的神医。既然他已经被神化了,自然会有一些不大靠谱的东西越穿越邪乎。
  谣言一号:“据说神医谷的老华佗的医术高超能起死回生。”
  谣言二号:“我亲眼看见过,老华佗百岁高龄还宛如二八少年,长生不老的。”
  谣言三号:“你们都瞎说,老华佗明明已经成仙了,现在接任神医谷的是他的徒弟。”
  实际上谣言的本质就是:老华佗只是一个医术不错但是很会捞钱的普通活的比较长的医生,还是个赤脚大夫。
  这一点,老华佗的两个亲传弟子都心知肚明。至于老华佗被人赞不绝口的0死亡率的医术,那就更离不开两个亲传弟子的功劳了。
  凡是碰上单独前来求医又根本治不好的病人,两个亲传弟子一向是把他们拖出去活埋掉,反正人没死在神医谷,神医谷的治愈率依然是百分之百。
  要是碰上拖家带口无法全体人间蒸发的患者呢,老华佗表示他RP好,这样的患者还从来没有遇见过。
  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毁尸灭迹这样技术含量极高的行动都是小华佗一个人完成的。但是小华佗会老的,变成了走路都要第三条腿借力的老华佗,所以他需要一个没有三观没有下限的弟子来继承这独家秘技。
  他挑选了一对弟子做接班人,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没有三观没有下限的狗男男,理由就是他们都没有三观没有下限的难分胜负,而且还是一对夫夫同心其力断金。把神医谷交到这两个心狠手辣的狼崽子手里,老华佗觉得他可以含笑九泉了。
  师徒三人齐心合力的为神医谷的治愈率努力奋斗着,终于有一天透支掉了原本极高的RP值,江湖上的人喜欢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青梅师兄和竹马师弟一向很敬业,这一天他们又开始消除影响他们神医谷完美的治愈率的不良因素了。青梅师兄的第六感觉得他们师徒三人的RP值最近似乎有点降低,不然为什么接连来了十多个拖家带口前来治病的,而且那么巧都是疑难杂症,老华佗无能为力的那种。
  青梅师兄觉得很无奈,这么多需要清除的不良因素,他跟竹马师弟只有两个人,一起挖坑活埋8~15个人技术难度极高。不知道是不是竹马师弟更渣一点,对于这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难题他提议:“直接把他们毒死,活埋变成死埋岂不是很方便。”
  青梅师兄有些羞愧,他居然没有亲爱的师弟渣,这让他颜面何存。为了表示他渣的本质,青梅师兄决定亲自配制让人痛苦挣扎翻滚三天三夜却叫不出一声的毒药。
  当他兴冲冲的在竹马师弟面前演示这毒药的药性时,竹马师弟意外的表示鄙视:“我们是医生不是有虐待癖好的杀人狂。你看你这药,要拖足了三天才死人,都完全不考虑实用性的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去,弄点见血封喉的一步倒来。”
  青梅师兄哭了:“竹马果然你更渣一些。”
  竹马师弟表示反对:“我觉得这该叫敬业,干一行爱一行。”
  自从活埋变成了死埋,这种体力活自然不能让青梅师兄心里的渣中之神竹马师弟来做。竹马师弟只需要在挖坑埋土的过程中对偶尔抬头的青梅师兄迷人一笑就行了。
  “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挖个坑,埋点土,数个六七□□十……唉,今天的任务量很大啊,青梅师兄晚上还有和谐运动的体力吗?”竹马师弟有些忧郁。
  青梅师兄的肾上腺激素激生,一个激动就把手上的铁镐挖断了:“竹马你放心,师兄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竹马师弟^-^:“死鬼~”
  青梅师兄又激动了,新换的铁锹也断把了。
  就在两人做着战前**准备时,一阵叽叽叽叽的怪笑传到耳边。
  “一对狗男男很甜蜜啊有没有,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卿卿我我的放闪光弹!”
  神医谷的末日到了,因为那可怕的谣言十条有九条都说老华佗手里有长生不老的方子。魔教教主眼红了,于是就简单粗暴的派手下去抢了。
  神医谷里呆着的都是些手拿药杵的文弱大夫,青梅竹马两个渣人得功夫在这里面算出挑了,还是不够魔教护法的铁蹄的**。
  老华佗辛辛苦苦建立的神医谷就这样毁于一旦,他心痛啊。
  魔教没有赶尽杀绝,留下了人渣师徒三人组准备套出长生不老药的配方。
  他们在神医谷里宅久了,连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魔教的制服都认不出来了。人渣师徒三人组面面相觑:“我们是不是什么时候把哪个大人物的家属当成不知名的小虾米一并解决掉了?”
  看着这三个坏心眼的弱智已经把自己的身份猜到地府里去了,魔教卓护法有些掉面子亮出了他护法的令牌:“瞪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我是魔教的左护法,人称卓护法。”
  青梅竹马已经懵懂,倒是老华佗记忆力不错:“你是魔教的人?贵教马教主可安好?”
  卓护法:“我们马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为了达成他的目标,老华佗你还是把长生不老药交出来吧,免得皮肉受苦。”
  竹马师弟有点蒙,除了接骨大法,他师父什么时候还研制出了长生不老药了?
  老华佗很委屈:“你看我都老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有什么长生不老药啊,我年轻的时候跟你们马教主有过交情,他一定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留我一命的。”
  卓大护法连连摇头:“你真是不知死活啊,教主明着派我们来是抢夺长生不老药,暗里则是为了消除他曾经的黑历史。你还敢提这茬,真是硬往枪口上撞啊。”
  卓大护法想放老华佗一马都不成了,反正目标也不真是为了什么奇葩的长生不老药,走个程序而已。
  老华佗血溅三尺。
  老华佗遗言:“下辈子我绝对不只搞专业技术,精通人际关系网络才是王道啊!”
  两个人渣是被老华佗养大的,坏人不是对所有人都坏,人渣也不是对所有人都渣。看着养育他们教他们渣人之道的老华佗就这么身首异处,青梅竹马都很伤心。
  这是一次黑吃黑的行动,卓护法搜刮光了神医谷所有值钱的东西,正准备得意的离开时,发现人渣二人组还在对着老华佗的尸体流泪。
  也许是撞见过青梅竹马之间的甜蜜小情趣,刺激到了卓护法兄弟CP圆满不能脆弱的小心肝,卓护法邪魅了。
  “你们两个狗男男不是相爱无止境吗,好啊,本护法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鸳!”邪恶的卓护法给毫无反抗能力的青梅竹马每人都塞了一颗毒药。
  恶人自有恶人磨,青梅竹马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尤其这最终最要命的“恶人”就是他们自己。
  没错,邪恶的卓护法给他们喂的毒药就是青梅师兄在上文中研究出的让人痛苦挣扎翻滚三天三夜却叫不出一声的毒药,报应不爽啊!
  查看了现场效果,卓护法觉得这药不错,把剩下的都打包带走了,留下疼的满地打滚的青梅竹马潇洒的离开了。
  青梅师兄的药理常识真是不错,完全就像他说的那样疼的半死不活还一声都喊不出来,竹马师弟已经放弃了,黄泉路上有青梅师兄陪他一起走也不寂寞了。
  竹马师弟认命了,但是青梅师兄没有:“竹马放心,这毒药是我调的,我肯定也能把解药配出来,我们还有三天时间,足够了!”
  三天过去了,青梅师兄真的拿出了两个鸡蛋大的金色药丸。
  竹马师弟虽然已经临近死亡了还不忘吐槽一下青梅师兄:“这么大的一颗解药,你也不怕先把我噎死了。”
  青梅师兄:“噎死也比疼死好,来我们一起吃!”
  “要死一起死!”还好,竹马师弟时常有做深喉运动,吞下一颗鸡蛋大小的药丸虽然有点困难,但还是成功了。
  青梅师兄在一边傻傻的看着他:“感觉怎么样?”
  “嗯还不错,你的药理知识真好,师父肯定给你开小灶了他真偏心。他要是没死的话我肯定要去揪他胡子!”
  竹马师弟不停的喝水润滑被撑大的食管,一不小心瞥到了青梅师兄手上的解药。
  青梅师兄不是说要一起吃吗?
  竹马师弟好像有点明白但又不愿意真的明白:“你拿我……试药?”
  渣人老华佗曾经教过:“人渣也要有自己的底线,对自己人绝对不能渣,不然就连洗白白的机会也没有了。”
  竹马师弟一向认为他是青梅师兄的自己人,奈何现实的残酷的。青梅师兄为了提高活命的几率拿自己人试药,果然深得人渣的精髓。
  竹马师弟:“你终于比我渣了。”
  青梅师兄:“你真的没事么?”
  竹马师弟:“感觉非常好!”
  青梅师兄放心了,准备吃药。恢复了正常战斗力的竹马恶意的打掉了青梅师兄手里的解药。
  青梅师兄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算算时间,他大限将至。
  竹马师弟把地上的解药狠狠踩碎:“我很不甘心你变得比我还渣,我们说好了要一起死的,放心我是个守诺言的人,等你死了我也陪你一起死。”
  一会过去了,青梅师兄死了,竹马师弟还在等死。
  一个月过去了,青梅师兄烂了,竹马师弟还在等死。
  一年过去了,青梅师兄只剩一副骨头架了,竹马师弟还在等死。
  描述以上内容的时间段内,竹马师弟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喝过一口水。
  竹马师弟的新陈代谢已经停止了,但他依然还有生命:“师父果然是偏心的,有长生不老药这么好的东西都只传给了你。”
  青梅师兄死了,他把唯一的一颗据说能让人长生不老的药给了竹马师弟,赌一个让竹马师弟活命的机会。
  青梅师兄赢了,竹马师弟疯了。
  这是被渣受炮灰掉的第一个攻,在竹马师弟即将长生不老的漫漫人生路中,他究竟要炮灰掉几个倒贴团成员呢?
  有一只没事喜欢啾啾叫的啾啾鸟终于修炼成精可以化作人形,他躲在深山老林里练习走路,走着走着,就遇上了一个疯子……在放火烧山……
  啾啾受惊了,现在的人类都是如此凶残而奇葩的吗,喜欢没事放火烧山玩!而且这个人还特别的特立独行,人家纵火犯是点完火就跑,他倒是很实在一定要等在旁边看所有东西被烧个干净还不肯走,等苦主来抓个现行。
  啾啾想这人真奇葩,连自己都烧成个火人了……
  啾啾想这地点真熟悉,跟他家好像啊……尼玛这就是啾啾的家!
  啾啾泪奔了:“你个脑残没事喜欢自杀玩也滚得远一点,现在房价这么高,我啾啾有个自己的窝容易吗!把家还给我啊!!!!!!!!!!!”
  啾啾的家被竹马烧掉了,啾啾怒不可遏,反正家也救不回来了,他决定让这个火球继续燃烧,烧成灰为止。
  竹马最近一直在找死,他要完成跟青梅的约定共赴黄泉。可惜啊可惜,青梅的不死药实在是真的不能再真了,跳河上吊躺马路上等撞车……连最后一招自/焚都用上了,竹马还是死不了。
  “师父一直教育我们药材里面要掺假,以吃不死人为上限,青梅这不死药拿什么做的,这提纯工艺也太惊人了!”
  竹马被烧焦的皮肉一点点的恢复了,啾啾不愿意了:“你个纵火犯,老天不长眼不收了你。现在就让我啾啾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个孽障!看招!”
  啾啾发出的每一个大招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竹马的身上,竹马也应景的嚎叫了几声好疼啊,然后就原地满血满状态了……
  这货绝对不是人,原来是同行来砸场子了,啾啾很失望,他觉得他几百年的道行都白费了。
  啾啾在地上躺平了,视死如归:“啾啾技不如妖,来拿你想要的一切吧!啾啾绝不反抗。”
  竹马感觉自己又被噎住了,难道他演技不够好,这人看不出他是个正在殉情的疯子吗?就算以上都不是重点,竹马的脑门上都写了渣受两个大字啊,啾啾摆出一副受样是要闹哪样啊!
  竹马:“贱受,别妄想了,我这个渣受不会跟你蹭大腿的。”
  啾啾:“你不是来挑场子打败啾啾好吸取啾啾的妖力吗?”
  竹马:“原来你是妖啊,哥们,你想多了,我只是看这里人杰地灵来殉情的。”
  啾啾为自己刚才表现出一副贱受样而羞愧,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虽然避免了被更强大的妖怪压倒的宿命,但是他温暖的窝也没有了。
  看着地上还温热的飞灰,啾啾伤心的叹息:“秋天走了,冬天就要来了,啾啾的窝和口粮都没有了,啾啾会先被冻死还是饿死呢?”
  竹马正在进行新一任的割喉式自杀,啾啾在哭泣。
  竹马正在进行新新一任开肠破肚式自杀,啾啾还在哭泣。
  竹马…… 啾啾……
  “那边的那个啾啾鸟求你不要在啾啾啾啾啾了,万一我到地府找到了我家青梅,结果我只会啾啾啾啾啾的叫,我们的小别胜新婚有交流障碍了怎么办?”
  “等啾啾冻死或是饿死了就没人烦你了,还有这是啾啾家的门口,你嫌烦可以走远点去死,走好不送!啾啾啾啾啾!”
  啾啾的可怜不是装的,连竹马这个渣受都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了。现在想想,啾啾本来在山里过的好好的,是竹马间歇性发疯把他的家烧了。他没了住处也没了粮,好容易成了精却还要冻饿而死,竹马难逃罪责。
  思考了一下欠着人情去死,他就算投胎转世了也会良心不安的。(渣受也有良心了啊)
  “你叫啾啾是吧,以后跟我混,我给你暖被窝找饭吃,不会让你冻死饿死的。”
  啾啾:“你说真的?”他居然会有大神罩着了!
  “嗯,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
  “以后不准再啾啾叫了!”
  “这个好难的,啾啾会尽量。”
  “…………”
  竹马的自愈能力之强悍让小妖精啾啾叹为观止,在他见识极其浅薄的眼里,竹马就是大神啊大神!对强者愚昧的崇拜是未进化好的动物的本性,当然有些进化好的生物也会犯这个毛病,在这里我们不用太纠结啾啾是进化好还是没进化好的那种,只要大家明白他开始朝忠犬弱鸡攻进化就好了。
  深山老林里的生活其实并不美好,尤其是冬天来了,对于两个在不同方向上弱鸡的弱鸡捕获食物变得很困难,为了实现不让啾啾饿死的承诺,竹马决定把啾啾带下山,那里的生活竹马更熟悉一点。
  山炮进城,腰捆麻绳,钱不花光,绝不回村。啾啾这个深山里的小山炮第一次看见了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立刻显露出了山炮的本质
  “大神,啾啾从来没见过这个!”
  “大神,啾啾从来没见过那个!”
  “大神,这个东西真好吃啊!”
  竹马不得不开口了:“啾啾山炮,在弱肉强食人类的世界虽然跟动物们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还是要围起一块遮羞布来表示人类的高贵冷艳。”
  饿坏了的啾啾正在忙着吃东西:“大神你到底想说什么?”
  竹马:“你吃的这些东西只凭武力值来抢是不行的,我们需要给钱。”
  啾啾:“钱是什么?”
  竹马:“一种罪恶之源。”
  啾啾:“那你给啊!”
  竹马:“……我的家也被坏人放火烧了,现在我也身无分文……”
  竹马和啾啾联合起来还是有吃霸王餐的本钱的,只是这两个都是非正常人类。竹马的原地满血满状态会让人惊恐丧尸时代的来临,而啾啾的最喜欢的大鹏展翅更是太过招摇,容易引起正义人士组团前来刷副本。
  青梅师兄死后,竹马师弟的精神状态处于不稳定时期,会间歇性抽风,不过还好在这关键时候,竹马他没抽。
  钱债向来是要肉偿的,竹马没有完全发挥他的渣受本质,把品相不错的啾啾卖到勾栏院。他主动向店老板承认了错误,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并且表示愿意留下来打工以作补偿。
  当然真正施行体力劳动的只有啾啾。
  可惜啊可惜,竹马低估了啾啾的本事,小白攻是渣受的天敌,尤其这还是一个脑沟回都没有形状的小白。
  啾啾:“刷盘子?怎么刷,啾啾以前吃东西从来不用盘子的。”
  竹马扶额,只有手把手的教这个接受能力不是很强的小白攻。
  啾啾摆出阳光骚年的爽朗笑容:“原来是这样啊,大神真厉害,啾啾懂了!”
  是啊,啾啾是懂了,盘子已经被竹马刷完了。
  从来没干过粗活的竹马(以前挖坑埋尸什么的,竹马只需负责微笑,唉,竹马越发思念青梅师兄了。)
  总是让主角这样刷盘子也不是个事,这里是狗血琼瑶科幻剧的剧组,不是隔壁的打工奇遇,在刷完了一天的盘子,正常思维状态下的竹马决定干回他的老本行,做一个神医。
  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险,他没有把神医谷的招牌亮出来。
  其实我们都知道,竹马不是以医术取胜做了神医谷的准继承人的,现在真正有点小本事的青梅师兄也不在竹马的身边了,为了养活啾啾竹马只能硬着头皮自力更生了。
  在竹马重新当赤脚医生的这段时间,难免会出现偶尔把病人治死了的情况。还好竹马以前有经验,不动声色的跟啾啾一起毁尸灭迹。被他治死的人多了,竹马知道,他该换个地盘行医了。
  在毁尸灭迹这个问题上,啾啾大胆创新,拒绝用铁锹挖土这样乡土气息浓厚的方式。他伸开双臂展示了鲲尘千古大只鸟的强健双翅,(这个描述大家只可意会,意会)表示可以把传统土遁改为空运。
  竹马非常满意:“环保又卫生,泄密几率极低,好,以后这项工作就交给你了!”
  近朱者赤,近渣者贱,啾啾欢快的从小白攻进化为了……贱攻。
  竹马和啾啾都是外貌上永远不变的货,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对他们来说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搬家很让人讨厌,幸好有啾啾这个喜欢施展白鹤亮翅的妖精在,竹马的空中搬家之旅一直都还很顺利的。
  楼主记得好像有人吐槽过如果让他去当个厨师学徒20年他也能熬到厨师头子的位置上。这个定律也可以用在我们的竹马师弟身上,熟能生巧吗。就凭竹马完全不拿人命当人命,热情的进行着活体科研试验的伟大精神,他要是再在医药界干不出点名堂来,他真的就该去检查智商了。
  几十年了,连啾啾都发现了:“大神,很久都没有去荒野埋尸了,啾啾的翅膀都要萎缩了。”
  此时,竹马的专业技术已经青出于小华佗了,除了圆满了师傅在解剖业的遗憾,在毒药领域也赶超青梅师兄了。
  青梅师兄是个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竹马总认为青梅是被他渣死的。猛然想到了孤零零的去地狱报道的青梅,竹马正常了几十年之后,终于又抽疯了。
  竹马抽疯的方式非常单一完全没有啾啾思维活跃有创新意识,无非又是些杀人放火然后自残的行为,反正竹马又死不了,啾啾毫不在意。
  啾啾不是正常人,他觉得竹马抽疯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围观群众表示压力很大:“江湖上很久没有出妖孽了,一出就出了了爱演血腥恐怖片的,让我们这些胆小的被迫观影的群众情何以堪啊!”
  啾啾在人界混了几十年,脑沟回终于有一点形状了。他觉得大事不妙,竹马这次闹的有点大发,无论他们怎么搬家都会被人认出来。
  啾啾搬家搬得有点厌烦了,人类都不好玩,轻轻碰两下就挂掉了。他开始怀念以前在山里当山炮的红火小日子,啾啾想家了,凭借他的大鹏展翅,没有经过竹马的同意他就把竹马一起带走飞回了他曾经的老家。
  这里是深山老林任凭竹马怎么发疯都没人管了,竹马精神健康的时候曾经对啾啾抱怨:“回到这个只有你这只鸟会拉臭臭的地方,很无聊啊,连房子都没有,多么无趣的生活啊!”
  啾啾:“还不是你把我的房子烧了我们才会没有地方住。”
  竹马:“亲,你是说让我一个正常人类跟你一只大鸟住那种树窝吗?”
  啾啾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有难度,没关系,你不就是想要个房子吗,我飞到山下去抓几个工人来给你造。”
  啾啾一向不喜欢食言,山脚的镇子上开始出现了食人鸟的恐慌,人迹越发稀疏。
  路人群众表示:“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当一次主角,每天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连个上镜的机会都没有,不甘心啊。”
  就这样,由于食人鸟和自残狂的名声很差,啾啾和竹马在山里住的很开心。(吓死我了,回头扫一眼我还以为我梦游打字让马里山出镜了呢)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竹马的老底还是有一些武林人士知道的。现在竹马真的成了神医,就算他再恶名昭著还是有不愿意早死的人前来寻找关于食人鸟和自残狂神医的传说。
  啾啾认为偶尔接待一些奇葩的病人也好,我们采购粮食还是很需要钱的。
  竹马认为,他的医术得来不易,不能随便荒废,所以有时候,啾啾也会主动抓一些疑难杂症半死不活的人来给竹马解闷。
  世界总是很小的,你无法做到真正的隐身,兜兜转转总会被一些有心人士找上门,世间的尘缘不是你想断就断的掉的,特别是那种你还不想断掉的。竹马是个总觉得失去了的才是最好的,不懂得珍惜身边幸福的人。
  啾啾最近很开心,新来的瘫痪病人带来一个小厮,那货也是个妖精。两个小白在一起玩的很开心,啾啾希望瘫痪病人的病永远也不要好就好了,由此邪恶的念头我们可以看出,啾啾真的被竹马同化掉了。
  由于啾啾最近跟小白小厮玩的很好,就没有很关注竹马的一举一动。这边厢,竹马跟陪瘫痪病人来的另一个随从时常双目相对,发出一些奇妙的火花。
  这个没事喜欢跟竹马进行目光上的激情碰撞的随从,他是当初灭了神医谷的魔教的新左护法。
  竹马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呦,是魔教的啊,你们马教主最近有没有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啊!”
  新左护法:“马教主几十年前就挂了,你消息真是不灵通,我们现在的教主姓卓。”
  竹马:“多么□□的一个姓啊!”
  新左护法:“竹马不要随便迁怒,有姓卓的读者会投诉你的。”
  竹马:“没关系,反正我就是个人渣,不差这一个两个的投诉了。”
  新左护法:“不要再说没用的了,瘫痪病人的病你有把握吗?”
  竹马:“他跟那个□□的人有什么关系?”
  新左护法:“他是卓教主的弟弟的男人。”
  竹马:“好复杂的关系啊,为了让他永远无法圆满兄弟CP,我会治好瘫痪病人的。”
  新左护法:“看样子你真的很讨厌卓教主啊,要不要跟我做个交易,我可以让你亲手做掉教主。”
  竹马:“这个条件很有**力,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其实新左护法是正道在魔教的卧底,他当然不会邪魅一笑让正道的形象打折扣。新左护法哈哈一笑:“你知道我要什么的。”
  竹马:“……你还不如就用邪魅一笑做形容词了。”
  竹马现在的精神很正常,他还是有正常的逻辑的。他不仅仅是因为新教主同样姓了一个在他眼里下/贱无比的姓,还因为,有人曾经来他这只有啾啾会拉臭臭的地方暗杀过瘫痪病人。
  瘫痪病人抢走了卓教主今生都在憧憬的弟弟——遂抓准时机对瘫痪病人辣手摧花——不过瘫痪病人是作者的亲儿子受,所以就算是中了剧毒也被竹马救回来了。
  竹马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青梅师兄永远的无处不在:“卓教主看来真是到了老年痴呆的年纪了,明知道搞暗杀讲究的是效率还要用这种拖泥带水的毒药。”
  卓教主:“当初从那对狗男男那里打包的有点多,至今尚未用完。”
  看到中了暗器的瘫痪病人在地上翻滚的状态,(他是半瘫)竹马觉得很眼熟,拿着那枚从瘫痪病人身上拔出来的暗器扎了自己一下,竹马也开始翻滚了。
  没错,这就是青梅师兄当初配制的毒药。
  瘫痪病人还在地上翻滚,竹马必须想办法给他解毒才是。在思考了三天三夜之后,竹马还是没有想到解药的配方。
  “我曾经吃过长生不老药……”这个念头在竹马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也许可行的方法。
  竹马驾轻就熟的自残,割破了大动脉。这个意义不明的动作还吓到了瘫痪病人身边的二号攻:“神医你不要因为救不了瘫痪就学平X指自尽赔罪啊!”
  竹马忙着接血:“本渣受的定位比那平X指高多了,谁会向比自己段位低的人学习啊。”
  给瘫痪病人喂下了竹马的血,瘫痪病人顿时腰不酸了背不疼了,除了暂时上五楼还有点费劲,他也算是原地复活了。
  竹马终于哭了:“青梅师兄啊,我们当时要是多商量商量你也不用那么早就被炮灰了。”
  竹马心里明白,青梅师兄当时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脑容量完全没有考虑到别的可行办法。想通了这一切,竹马越发痛恨那个下/贱的人了。
  所谓人渣自有人渣磨,现在证据确凿了,卓教主就是破坏竹马一生幸福的人渣。
  竹马决定不能再这样混吃等死了,这种日子他过得太久了,在他无限循环的生命中,他需要做一些有志青年该做的事情。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