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一通“诈骗”电话 by 夜澪

时间:2019-08-17 17:27 标签:
一通“诈骗”电话 by 夜澪

文案:
一起疑似诈骗电话引起的误会
警察×大学生警察是里打酱油的菜鸟警察黄超
不过即使没看过被暗恋,对本短篇的阅读也完全产生不了影响本文

  1.
  
  “嗨,知道我是谁吗?”黄超接起手机,电话那头的不明身份的男人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不知道。”黄超干脆利落地回答。
  
  对方大约没料到电话对面的人会这么干脆,愣了愣,紧接着又说:“嘿,是我啊哥们儿,真的不记得?”
  
  “不记得。”
  
  “你怎么就能不记得呢,再想想。”
  
  黄超尤其擅长记住声音,对听过的声音他从来都不会忘记,所以他肯定这不是他认识的人。
  
  身为刑警,黄超的职业素养又让他立刻警觉起来,一种常用的诈骗套路迅速在黄超的脑子里出现。
  
  这种诈骗手段通常都会利用接电话的人一般好面子的心理,即使心里完全不清楚对方是谁,但有时怕直言不认识得罪朋友,往往就中了对方与他周旋的圈套,在被害人说出一个可能的候选名字之后,对方立刻附和,装作被害人的那位朋友,然后诈骗者会从对话中渐渐带出自己最近的情况不好,从而开口向被害人借钱,最终达成诈骗钱财的目的。
  
  虽然黄超一直认为这样被害人简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活该被骗钱,但不得不说,这样的犯罪手段却具有一定的隐蔽性,确实抓住了某些好面子群体的心思。
  
  身为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小刑警,黄超拥有相当的职业热情,想到对方竟然胆敢诈骗到自己这个警察头上,黄超感到既好气又好笑,不过既然对方有这样的嫌疑,小警察觉得自己就不能坐视不管,既然对方喜欢和他周旋,于是他决定将计就计!
  
  “喔喔喔,我想起来了。”黄超突然说,“你是短腿是吧!”
  
  说完,他听到坐在他对面桌的纪队长“噗”地一声笑出声来。
  
  2.
  
  对方一愣,随即有些不自在地说:“你……你再想想……?”
  
  “啊?不对吗?”黄超装傻,他随即换了一个绰号,“那么是……秃顶……?”
  
  警局办公室里已经笑成了一片,有人拍了一把黄超的背,说他就没正常点的绰号么。
  
  黄超才不管,对手仍然在叫他玩猜人游戏,死活不自报家门,于是黄超更是肯定这是一通诈骗电话,他也更是来劲,各种搞怪的绰号齐上,把对手说得哑口无言之后,黄超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鸟人吧!”
  
  “啊……对……好像是……”对方已经彻底被黄超绕懵了。
  
  “我可把你猜出来了。”黄超的口气顿时神勇了,像是话痨附体一样,叽哩呱啦开始说起来,“话说小鸟,你家儿子几岁了?”
  
  “呃……十岁……吧……”
  
  “哈哈,开什么玩笑!你才二十六吧!”
  
  “……哈哈哈,不好意思……那个……我是开玩笑呢……”
  
  “我还一直不知道你儿子叫什么呢,是叫小小鸟么?”
  
  “……”
  
  “对了小鸟……你还欠我四万块钱呢,准备什么时候……”
  
  “嘟嘟嘟……”电话的那头传来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黄超笑趴在桌子上,耍人的感觉真不错,他连忙再回拨回去,对方按掉,黄超再拨,还是被按,他一连拨了三次,对方干脆直接关了机。
  
  黄超听着手机里的“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决心不论对方是不是想诈骗,都去查一查这个号码的主人。
  
  3.
  
  汪洋,TJ大学土木工程系大二学生,家住XX路上,但现在住宿学校,寝室在XX校区的5栋321室。
  
  利用警察的人脉和职务之便,黄超只花了半天时间,就把给他打那个“诈骗电话”的号码主人的身份查得一清二楚,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竟然是一个S市知名大学的大学生。
  
  这个结果让黄超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能仅凭借一条小小的线索而独自破获一起诈骗大案的,但仅仅因为对方只是个学生,也不能因此就判断没有成为“诈骗犯”的可能性,无论是本着为人民群众解决烦恼的职业道德与义务,还是站在人民警察一切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高度,黄超认为自己都应该去找那个叫汪洋的大学生当面谈一谈。
  
  于是他挑了一个相对比较清闲的下午,驱车来到了XX校区的大门口,守株待兔。
  
  鉴于他只看过汪洋的证件照,而证件照通常又与本人的差异相当巨大,再加上大学生的课程并不像中学那样齐刷刷都在一个点下课,黄超在校门口白白候了两小时,眼见天色一点点黑下来,他总算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
  
  “啊呀,早知道就直接去寝室了。”黄超一拍脑袋就往里找过去。
  
  一走到寝室楼下,就听见楼上有男生大声笑闹的声音传来,而其中一人的声音,恰好和黄超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相吻合,抬头看去,3楼某阳台上坐着一圈打牌的男生。
  
  一边想着“不会这么巧吧”,黄超一边试着对楼上声音传来的那个阳台叫道:“汪洋——”
  
  上面立刻应声:“诶——”
  
  随后,一个男生从上面探出脑袋来。
  
  4.
  
  那是一个长得非常滑头的男生,眼睛又圆又大,眉毛不浓密也不稀疏,但是角度稍平,只要眉头稍微往上抬起一点,就能形成一个滑稽的向下角度,再配合上他那骨感的下巴,黄超觉得这张脸上直接就写着四个大字——“打电话者”。
  
  尽管黄超只是个刚进警局不久的小警察,但以他这几个月来的经验来看,犯罪嫌疑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所谓的相由心生,虽然这孩子不至于长得像强`奸犯杀人犯那么十恶不赦,但是这样滑头的长相做诈骗犯绰绰有余了,于是黄超更加坚定要和汪洋深入谈一谈的决心。
  
  “下来,我有话跟你谈。”黄超说。
  
  大概是这孩子近视得厉害,或者根本是逃课次数太多,根本不认识老师的样子,听到黄超这个本应是陌生人的这样一句要求,他居然回答:“我再也不敢逃课了!老师!”
  
  黄超哭笑不得,也不说破,被认错做老师就老师:“下来。”
  
  汪洋嘴巴动了动,可能是在嘀咕什么,随后垂头丧气地跑下楼。
  
  见汪洋拖着脚步走到跟前,黄超开门见山地说:“我姓黄,是警察,咱们去我的车上谈谈。”
  
  汪洋一听狠狠地吓了一跳,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黄Sir,我绝对没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咱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是新时代的好学生!”
  
  “黄色你个头啊黄色!港片看多了你!”黄超骂道,“废话少说跟我来!”
  
  5.
  
  车上,黄超翻出手机,报了一个手机号,然后道:“这个号是你的吧?”
  
  汪洋有些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黄警官,你是从哪里得到我的手机号的啊……?”
  
  黄超观察了汪洋的表情,觉得在他的表情中并没有读取心虚、或者是一个犯罪嫌疑人可能会表现出来的惊慌,黄超想了想,直接说明了来意。
  
  “这绝对是个误会!”汪洋听到黄超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在了犯罪嫌疑人的位置上,急忙为自己辩解,“我们只是在玩皇帝游戏!我只是输了,然后被罚给陌生号码打骚扰电话!”
  
  “你别急嘛。”黄超大囧,知道自己是大大地误会汪洋了,这跟诈骗的性质相差十万八千里,白跑一次浪费一下午不说,还把人大学生吓了个半死。
  
  不过黄超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囧人,即使在知道自己弄错的时候,也不能在死大学生面前丢了大人的面子,他非但没觉得愧疚,反而清清嗓子,将错就错,开始对汪洋这种闲得没事玩这种无聊游戏的大学生展开了深入浅出、语重心长的说教。
  
  一个小时之后,汪洋脚步虚浮地晃出了黄超的车,车里的黄超心里暗爽,从来都是队里的前辈教训他,他还是第一次教训别人教训得这么爽,难怪别人都爱说教,原来教训人是那么爽的一件事情。
  
  黄超很快驱车离开了,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后没多久,那个被他教训了一个小时的死大学生,回过头对他比了根中指。
  
  


2

2、6~10 ...


  6.
  
  说教事件发生后第三天的傍晚,黄超又接到了来自汪洋的电话。
  
  “黄Sir,我是上次受到你深刻教育的汪洋,我们大学这儿女生寝室发生了连环盗窃案,能找你报案不?”汪洋倒是开门见山,不等黄超反应过来这个陌生来电到底是谁,他就说明了电话的意图。
  
  黄超问道:“涉案金额大约……”
  
  问题还没问完就被汪洋打断:“十几个寝室、二十来个女生都丢了重要的东西!具体价值多少金额我不清楚,但是每人两三百总该有吧!”
  
  “那合起来差不多有五六千了!?什么时候丢的?”黄超惊道,那涉案金额完全达到立案标准了。
  
  “就昨天晚上,一个晚上女生十几间寝室损失巨大,她们都说不要报警了,但是我考虑到丢的东西比较多,还是报一下比较好。”
  
  “怎么能不报警呢!而且报警一定要及时才行,你们应该第二天一早发现的时候就报警啊!否则现在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线索说不定也没了!” 不知为什么,汪洋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特别为女生们着急,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但黄超没留心,他急道,“我马上过去!你把人叫齐,我半个小时之后就到!”
  
  半个小时之后,黄超赶到TJ大学,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聚在一起的女生们并没有以感谢的眼神看着他,大家的眼神里反而透着一些古怪,一些女生的眼神怯怯的,有一部分则带着些“你真多管闲事”的意味。
  
  黄超搞不太明白,自己特意赶来,怎么会受到这样冷落,难道现在的小孩儿都把警察当洪水猛兽了?
  
  不过一个稍大胆的女生马上为黄超解开了疑惑。
  
  “我们是遇到内衣内裤贼了,黄警官你要帮我们抓人吗?”女生说。
  
  黄超马上转头用杀人的眼神回过去看向汪洋,后者的眼中满是得意,那本来就滑头的脸在这会儿显得特别欠扁。
  
  死大学生!居然算计我!他狠狠地想。
  
  7.
  
  既然来都来了TJ大学,黄超如果这时候回去,反而会很丢面子,他也就硬着头皮展开了调查。
  
  黄超今天穿的是便服,向寝室楼下的看门阿姨解释自己的警察身份、要进女宿舍区的目的首先就是一件令他不爽的事情,在女生寝室楼道里来回走动,引得不明真相的女生们纷纷侧目,更是让黄超这个新晋小警察头疼不已。
  
  由于宿舍区的保安表示,宿舍区夜间都会锁门,禁止任何学生以及外人进出,因此黄超首先就把嫌疑放在了宿舍区的男生身上。
  
  里里外外走了几圈,黄超在一间寝室的阳台上发现了几个大约44~46码大小的鞋印,并在底下的花坛里发现了多处被人踩踏过的痕迹。
  
  凭着这些鞋印线索,黄超叫来了每天的清晨都会清扫宿舍楼的阿姨,向她打听她在清晨扫楼时,哪栋寝室楼的大厅处有更多泥脚印,甚至哪间寝室门口有这些可疑痕迹的重要信息。
  
  让黄超惊喜的是,由于男生寝室平时很难得出现这样脏的情况,清扫阿姨记得特别清楚,借助她的回忆,黄超一下子就把目标锁定在了某栋男生宿舍楼的二楼。
  
  通过一间一间寝室的查找、比对鞋印,黄超很快就找到了踩踏花坛的鞋子。
  
  鞋主人恰好不在,寝室里也没有任何可疑物品,但据室友们反映,鞋子的主人是个平时话不多的胖男生,他并不住在寝室里,而是在外面租房子住的,但昨天却一反常态住回了寝室,这点让看惯了他不回寝室的室友们还特别惊讶,但也并没有问他这样做的缘由。
  
  然后第二天一大早,胖男生就背着个书包出去了,室友原本以为他是去上课,可是课堂上也不见他的人影,直到黄超来了,室友才隐约觉得胖室友竟然与一早上就闹得沸沸扬扬的“内衣贼”事件有关。
  
  黄超让室友们领着他去了胖男生的租处,成功追回了一堆赃物,并把胖男生扭送教务处处理。
  
  把赃物拎回宿舍区后,黄超面临了又一次尴尬,把色彩各异、款式缤纷的内衣裤一一发还到各个失主手上,真是一次让大男人异常窘迫的经历。
  
  在发完了赃物之后,黄超就只剩下两个想法:现在的女大学生不单外面穿得花枝招展,里面看不见的也不赖;汪洋死小鬼,老子跟你没完!
  
  8.
  
  被汪洋狠狠玩了一把的当天,黄超没发作,他一来没有什么好的整回去的点子,二来收到纪队长的紧急任务电话,把他招回了队里。
  
  忙了几天,黄超倒也忘了那次让他窘迫又不愉快的经历,一心扑在案件上,只是不想隔了没几天,汪洋那个臭小子又打来电话。
  
  这次黄超吃一堑长一智,他虽然没把汪洋的电话存在通讯录里,但早把那电话的尾数记在脑子里了,一见是汪洋的号,黄超接起来就说:“喂,死小子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救命……咳咳……”电话对面传来了微弱的呼救声和咳嗽声,虽然声音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但黄超知道那个人是汪洋。
  
  黄超的心脏一紧,下意识就想赶去救人,可刚站起又坐回了位置上。
  
  联想到上一次的事情,黄超不确定这次是不是又像那次一样,是汪洋耍他、对自己教训了他的一次小小报复,想到这里,黄超更加在心里认定这是汪洋新一轮的“狼来了”的呼喊,声音倒还装得很像那么回事儿。
  
  这次绝对不上当了,黄超对自己说。
  
  “狼来了的故事谁都听过,一次我还会上当,第二次你以为我还会被骗么?”他不太高兴地说。
  
  “黄Sir,上次是我不好,但我今天绝对不是……咳咳咳咳咳!”汪洋咳得更厉害了,这次竟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救命……”
  
  嘟——嘟——嘟——
  
  “喂你在学校!?”电话到这里就断了,黄超再也无从判断这通电话对面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把手机扔在桌上,不想理会汪洋这个喜欢恶作剧的小鬼,黄超想反正这次也只是恶作剧而已,可是越是这样想,汪洋最后痛苦的咳嗽声和越来越微弱的呼救却越是在黄超脑子里反复出现。
  
  黄超怎样都不能选择性无视,想到那个死大学生虽然喜欢恶作剧,可是也算得上是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身为警察也好,还是身为一个具有一定正义感的人也好,黄超都不能容忍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流逝。
  
  算了,就算被耍也认了!总比事后发现没有救到人后悔的好!黄超认命地抓起手机和车钥匙,飚车赶往汪洋所在的校区。
  
  9.
  
  三十分钟的车程,硬生生被黄超挤压在了十五分钟以内飚到。
  
  远远地望一眼宿舍区就见其中的一栋楼上冒出黑灰色的浓烟,消防车警车和围观的人群把宿舍区的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知道事情大了,这次汪洋没有骗人!
  
  黄超拨开人群直冲到冒黑烟的宿舍楼附近,果然是汪洋所在的那一栋楼,而烧得最旺的地方虽然不在汪洋的寝室,但那间寝室显然受到了火焰波及!汪洋很有可能被大火困住了!
  
  尽管消防员不停地努力向寝室楼里喷射水柱,可是火势却迟迟没有能够得到控制,几间火势最大的寝室仍然窜出无数致命的火舌。
  
  黄超一边急着拨打汪洋的手机,一边环顾四周,周围一片混乱,根本找不到他想找的人影,他随便抓了一个大学生,问:“上面还有人么!?有没有学生没有逃出来!?”
  
  “我……我不清楚啊……”学生摇头,“之前救下来几个人之后就没有看到有人求救,大概是没人了?”
  
  “你知道救下来的人里有没有一个叫汪洋的么?是个长得有点……”黄超试图去描述汪洋的长相,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形容不出,只能急得抓耳挠腮。
  
  “没有汪洋,我是他同学,我肯定救下来的人里没有他。”
  
  “那么他还在上面!?”黄超抬头向上望,仿佛想隔着墙壁看到里面是不是有人一般。
  
  “我……我不清楚……”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是令人心焦的关机提示,黄超觉得事情非常不寻常,汪洋有很大的可能性就在上面,不然他不会咳得那么厉害,也不会中途就挂断电话,救下的学生里也没有他,出事的可能性太高了!
  
  距离那个求救电话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也不知道汪洋的情况怎么样,黄超心急如焚。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发现手在不停地发抖,想到上面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丧命,黄超就不可能保持冷静,他要上去救人!
  
  接近火场后,他在楼下快速跑了一圈,找了一个离汪洋寝室最近的窗口,打湿自己后迅速趁消防员不注意偷偷攀爬上去。
  
  10.
  
  黄超是从宿舍后面的一个窗子爬进去的,那里的火不大,但是攀上窗台的一瞬间黄超还是感到了一阵绝望。
  
  目之所及,哪里都是烟,走廊被一层一层的烟雾完全笼罩,丝毫看不见寝室那边的情形,别提找人,也许黄超贸然冲进去,连自己也小命难保。
  
  这样的情形,他试着连叫了几声“汪洋”,一开始没有回应,但四五声过后,也不知是不是黄超在情急之下产生了幻觉,他竟然听见了**声!
  
  黄超闻声立刻急了,他双手一用力,跃过窗台进到里面,在着地的时候立刻下蹲,掏出湿手帕捂住口鼻匍匐前进。
  
  前面什么也看不清,黄超只能凭着脑子里的印象往汪洋的寝室爬,而爬着爬着,他突然泪流满面地想起一件事,第一次见汪洋的时候他确实是在某个阳台上,但谁能保证那个阳台就是他所住的321室呢!而黄超更不能保证汪洋出事的时候,就待在那间寝室啊!
  
  现在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爬一步算一步了,如果找不到就退回去!黄超悲壮地想。
  
  也许是爬过了两三间寝室的距离,离汪洋可能出现的那间应该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胜利就在眼前!
  
  黄超给自己加油鼓了劲,更加卖力往前爬去,而刚爬出去没多少步,他的手指不经意之间摸到一个什么东西!
  
  什么玩意儿!?黄超先是被这软软的质感吓了一跳,下意识收回了手,但他随即转念一想,不得了,肯定是个人!而被碰到的人也在此时配合地“哼哼”了两声!
  
  黄超顺着刚才摸到的方向爬过去,果然隐约看到了人的形状,再凑近去看那个人的脸,可不就是要找的汪洋么!
  
  一摸鼻子好像还有气,只是出多进少,刚才听到的“哼哼”确实是汪洋发出来的,但似乎是难受的,并不是在求救,黄超不敢耽搁,把自己打湿的外套脱下来把晕死过去的人包起来,用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拉起人搁在肩膀上,憋足一口气就往窗口的方向冲。
  


3

3、11~15 ...


  11.
  
  这家伙他妈的死沉死沉的……黄超跑出没几步就有感而发,他生拉活拽地好不容易把汪洋扯到了窗口,被烟雾呛得差点去掉半条命不说,眼睛还火辣辣地疼!
  
  “这里有人——!!!快来救命——!!!”黄超对底下的人呼喊。
  
  他自己一个是不要紧,腿脚利索、身手灵活,沿着原路从三楼爬回去也没问题,可昏迷的汪洋就不行了,黄超可不能把他从三楼扔出去,只好等人过来一起救。
  
  幸好他的嗓门够大,嚷了没几嗓子底下的救援队伍就听到了,他们很快弄了一部云梯过来,把两人载了下去。
  
  剩下的事也就不用黄超多操心了,救护人员简单地检查了汪洋的身体,没有外伤,但一氧化碳中毒的情况比较严重,医护人员又利索地给他罩上氧气运上救护车,在一旁看着的黄超长出了口气,接下来就看那小子的命够不够大了。
  
  他站了一会儿,见消防队渐渐控制了火势,就放心离开了。
  
  身为这次火灾最后一个获救的人、也是唯一一名伤者,汪洋的命挺大,上帝没有召唤走他,在高压氧舱待了几个小时,总算是缓过了气。
  
  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是谁把他救下来的事。
  
  12.
  
  火烧起来的时候,汪洋正在洗澡,水声远远大过外面嘈杂的人声,使得他一直就没注意到失火的情况,直到浓烟开始往浴室里钻,他才急急忙忙穿了条裤子冲出去。
  
  可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四周围都是烟汪洋的脑子一片空白,屏气也都忘了,紧张之下,心跳加快、呼吸加速,让吸进去的毒气更多,令中毒情况雪上加霜,汪洋没走出几步路就觉得心慌气短、头晕目眩,在这种状态下,平时走了无数次的楼梯的方向都找不到,他只能扶着墙慢慢挪。
  
  汪洋仅仅记得自己在脑子不太清楚的时候,拿出塞在裤袋里的手机随手拨打了个电话,对方竟然是那个黄警官,被说成是“狼来了”之后,他只觉得连警察也救不了自己了,万念俱灰,眼一黑腿一软就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医院,汪洋心里不知该有多庆幸,就是不知道是哪位英雄救了他。
  
  “是一个大概这么高,穿蓝色衣服的没见过的男人,一来就心急火燎抓着我问你的事情。”汪洋的同学对他描述道,“然后他不知道怎么躲开外面拦着的警察就进去了,我们全都不知道你还在里面。”
  
  那应该是黄警官了,汪洋想。
  
  一想到上次的女生寝室进贼的事件,黄警察不计前嫌还及时赶到救了他,汪洋的整个内心都在一瞬间被感激和愧疚之情填满了,而听同学们的描述,黄警官救他时的情况也是十分危急的,绝对冒了生命危险,再晚一步也许两个人都会没命。
  
  总之不管怎么样,我要报恩!汪洋捏紧了拳头想。
  
  另一边,正在办案现场的黄超突然打了个喷嚏,他随即就被纪队长扇了一掌:“感冒就戴上口罩,不许破坏现场!”
  
  “感冒了吗?”黄超揉了揉鼻子,不解地喃喃自语。
  
  13.
  
  在某天下班之后,黄超踩着梦游一般的脚步,以一脸“我想睡觉”的表情徒步回家,今天一整天的工作让他很累,恨不得一脚踏出去警局,下一步就能踏进自己家门那样累。
  
  身为警局的新人,黄超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所以有时候案子多起来,前辈们忙不过来,打杂的事情就都交给他这个新人了。
  
  一整天下来,虽然只是杂事,但也累得他够呛。
  
  黄超以神游天外的状态刚走出警局大门,边上墙角处竟然突然闪出来一个人,那人大声对他吼了句:“黄Sir好!”
  
  “哇——!!!”黄超整个人都被吓精神了,惊吓得一连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紧接着看到吓他的人是汪洋那个小子,他差一点就挥起拳头抡上去了。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啊,小鬼?”黄超打了个哈欠,再次放松下来。
  
  虽然黄超老是把汪洋当成是小鬼,但其实从警校刚毕业的他也没比大二的汪洋大几岁,充其量也不过两三岁罢了。
  
  汪洋在警察局门口蹲久了,一下子站起来,双腿有些发麻,他揉了揉酸胀的腿部,说:“我请你吃饭吧,黄Sir。”
  
  “说了不要叫我黄色!”黄超不怎么高兴地指正这个三番两次把他的名号叫得那么难听的家伙,“没赚钱的小鬼请人吃什么饭,替你的父母省省钱吧,赚钱不容易。”他挥挥手,“回学校去,我要回家了。”
  
  “不回!我好不容易来一次!来回我坐车也要坐三个小时呢!”出乎黄超意料之外的是,汪洋竟然特别执着, “我都在这儿等了两个小时了,这样回去不是等于白等了!”
  
  黄超瞪着他,心想哪儿有这样给他省钱还不乐意,硬要贴上来的主儿,瞪了一会儿发觉站着瞪人也是要力气的,于是说:“反正我要回家了,你爱跟就跟吧。”说完就先迈开步子走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