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吴家商铺 by 夜澪

时间:2019-08-17 17:28 标签:
吴家商铺 by 夜澪


文案:
温柔少爷攻和好强侍童受
是一个狗血的暗恋明恋又闷骚的故事古文苦手,古代背景更是苦手,随便看看吧~

1.
  吴家是江南一带有名的经营布匹生意的人家。
  自从吴家太老爷在杭州开出第一家布匹铺子起,吴家之后几代都特别出息,生意越做越火,到了现在的瑜字辈这代,更是发展壮大了不少,吴家子孙的生意从两三家小铺子,扩大到了在杭州和苏州两地拥有两家总铺,总铺下面又有好几家分铺的局面。
  可说在江南一带,只要提起吴家的布匹,没有人不知道的。
  吴少温是吴家杭州本家的小少爷,在父亲的教导下,从小学习布匹相关的生意。
  这家人做了百年的布匹生意,从小接触的都是关于布匹生意相关的事,骨子里就已带上了浓浓的生意气息,又加上成长过程中的专门教导,吴少温从小就表现出了非凡的生意头脑。
  小小年纪,却时不时会给吴老爷提一些即使是老生意人也未必想得出的点子。
  吴老爷见他小小年纪便有自己的主意,很是高兴。
  便又悉心教导了几年,在吴少温十六岁出头那会儿,便把他送进了吴家一间新开的铺子里,由着这个出息的儿子摆弄,若是弄出些名堂来,吴老爷便能早早将家业交给小辈管理了。
  吴少温整理了几套换洗衣物,带上从小就跟着自己一起长大的侍童小淳,便去了。
  2.
  小淳小吴少温三岁,他并不是打一开始就跟着他家少爷的,而是有些缘由。
  他是个好强的孩子,吴家从来都没有为下人安排念书的传统,吴家的下人除了需掌管些重要工作的老管家以外,其他人大多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大家也都觉得在吴家吃好穿暖还有月钱可拿,识不识大字于生活来讲根本无碍,便没有读书识字的意识。
  可小淳偏就从小想念书,天天求着老管家在夜晚一天的事情都做完后教他一些,其他的下人们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既浪费时间又没有用处,他们又不能去私孰,凭这多认的几个字,难不成就能上京考状元了不成?
  然而小淳却不管别人的看法,每天自顾自坚持,后来被吴少温听说了这件事,他对当时只有八岁的小淳很是怜惜,便选了他做自己的贴身侍童,带在身边于自己一起读书,不懂的再领着读一读,几个月下来,果然进步颇为神速,自己读简单的诗词书籍都不成问题,让吴少温对这个侍童更是喜爱,同吃同睡同读,让其他下人羡慕不已。
  然而好强的小淳却有一个不好启齿的弱点。
  3.
  小淳怕狗,怕到只要附近只要有狗,即使那狗还不及他小腿的一半高,他都能浑身打颤、吓得走不动路的地步。
  他九岁那年,苏州的分家老爷,也就是吴少温的叔叔,带着一家子前来杭州探望,一起带来的还有他们家夫人特别喜爱的一条大狗。
  因为大狗很爱与各式各样的人亲近,夫人便命丫鬟整天带着它四处玩儿。
  本家的其他下人见了它,总喜欢逗弄一番,偏小淳见了它便躲。
  可越是这样,那大狗就越是喜欢他,当小淳是在同它玩耍,便一直寻着小淳的气味,追着他玩耍。
  可怜的小淳根本不想同他玩,被大狗吓得满府乱跑,最后还追出了府。
  谁知外面更加凶险,小淳前脚刚出府门,便见着了外面一条黑色的大野狗,那野狗是附近出了名的恶狗,见人就挠,它见有陌生狗出现,便对着前后奔出的一人一狗狂吠,扑上来就要抓咬。
  这一突然的变故把小淳吓得差点儿昏过去,好在他急中生智,见府门不远处就有一棵大树,立马手脚并用地就爬了上去。
  平时小淳只服侍少爷和读书,哪里爬得上树,这一急之下虽是上去了,却怎么也不敢下去了。
  又加上两条大狗在树下互相撕咬,虎视眈眈,更是吓得小淳不敢动弹,只能“呜呜”地哭,哭累了便趴在树枝上睡了过去。
  4.
  小淳依稀记得,把自己救下树的恩人,是分家的少爷。
  那分家的少爷年纪与吴少温相仿,只比吴少温小一岁不到,两人的长相却长得一模一样,小淳这几天常见这两人站在一起,有时认错了还会被自家的少爷刮鼻子。
  这时的小淳之所以认为救自己的那个人不是吴少温,是因为爬上树的人衣裳凌乱得很,胸前的衣襟都敞开了,露出的大片胸膛上,有两颗像是血一般血红的痣,而那样的特征是自己家的少爷身上没有的。
  小淳是被他抱在怀里一直护着下树的,入眼的全是那片胸膛,耳边是分家少爷温柔的安慰,虽然还是在不停打颤,可那段恐怖的记忆中,却有了那么一段令他感到温暖的、印象最深刻的回忆,那便是分家少爷温暖的怀抱与那柔声细语的安慰。
  之后小淳又晕了过去,一连病了好几天,等到醒过来时,分家老爷早带一家子连同大狗回苏州去了,没能对分家少爷当场表示自己的感谢,一直是小淳特别遗憾的地方。
  这次的惊吓对才九岁的小淳来说,几乎吓去他半条命,可也正因为这次的事情,分家少爷犹如天神一般的身影却留在了小淳的心里。
  5.
  吴少温一直很喜欢小淳这个孩子,他聪明、好强、做事认真,长得还白白软软的、特别讨喜,就连怕狗的那个弱点放在小淳身上,都显得特别可爱。
  自那天将小淳从树上救下来之后,吴少温也烧了好几天,他在树下赶狗时,被那条野狗的爪子狠狠挠了一下,幸而衣裳替他挡住了大部分的力道,但饶是这样,还是被生生抓出两个血口子来,渗出不少血,他当时急着救小淳,只是随手擦了擦,却不想后来闹了好几天高烧。
  身体好了之后,吴少温问了下人们小淳的情况,听说他仍是高烧不退,梦里吓得又哭又发抖的,便越发觉得这个孩子可怜得让人心疼。
  他去到给小淳安排的小屋子里,恰好瞧见小淳陷在梦魇里,眼泪流了不少,嘴里微弱地叫着“不要过来”,裹在被子里的身体轻轻打着颤。
  “小淳……”吴少温轻推他,想把他喊醒,也好从梦魇当中回过神来。
  一丁点儿大的孩子猛地颤了一颤,犹自未醒:“走开,不要过来……呜呜……”
  “小淳,醒醒。”吴少温把他抱在怀里,轻拍背部,小淳没多久便醒了过来。

6.
  小淳迷茫地睁开眼睛,像是认出了这个熟悉的温柔怀抱,这是分家少爷的怀抱:“少……爷……?”朦胧的大眼睛迷惑地看着吴少温,细细小小的手指羞涩地抓住他的衣裳,像是完全没有从梦里醒过来的样子。
  “嗯,小淳不哭。”吴少温只觉得心里突然一荡,就像一片薄薄的羽毛挠在心上,又突然撤开一样,只有一瞬间,还来不及体会便不见了,吴少温把怀抱紧了紧,只想安慰好怀里的小淳,让他别再害怕下去。
  小淳尚在高烧未退的半梦半醒间,只觉得安慰自己的人是那天神般救了自己的分家少爷,得了他的安慰,又有那么温暖的怀抱,小淳便安心睡了过去,梦里再没有出现那两条吓人的大狗。
  吴少温抱了他很久,直到小淳的呼吸逐渐趋于平缓,才把他安顿回床上。
  自打那之后,吴少温更是照顾小淳,做他的侍童本就不用干什么重活,吴少温干脆自己多做些,便就又给了小淳更多的读书时间。
  而小淳也自这次病完了之后,与吴少温的相处变得有些微妙。
  7.
  他偶尔会在读书的时候对着吴少温的侧脸发呆,一看就是很久,仿佛能从吴少温的脸上看出花儿来一般,问他在想什么时,小淳都会摇摇头,小声说没什么。
  吴少温自然美滋滋地觉得小淳一定是在念着自己的好,他教小淳读书,又从恶犬爪下救他,自己这个少爷当得别提有多好了,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吴少爷心思很简单——他很喜欢小淳,小淳也喜欢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一直是这么想的,直到十六岁的那年为止。
  在吴少温十六岁时,小淳十三岁,这个年纪的男孩儿变化很快,五官变得有棱有角不说,声音也变得沙哑、粗糙,是越长越不可爱的年纪。
  小淳这孩子却不知是怎么长的,越大越是讨人喜欢了。
  吴少温少时对小淳搂搂抱抱惯了,随着小淳越长越大,倒有些别扭得下不去手了。
  倒并非小淳长得有多像女孩儿,而是吴少温自己心情的问题,他每天面对小淳时,总会产生一些别样的念头。
  8.
  面对面读书时,吴少温想搂住小淳,把对方搂在怀里时,他又想亲小淳的额头和嘴唇,而在小淳伺候他洗浴时,吴少温更是满脑子肖想着小淳洗浴时会是怎样一副美景,身体还为那不该有的想像而起了反应。
  即便连晚上睡梦中也都是小淳,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吴少温苦恼不已,小时候认定的喜欢好像已经变味,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对小淳究竟是怎样的心情了。
  少爷和侍童,本就是形影不离的关系,吴少温原本一直觉得把小淳带在身边很好,可他连续好几天满脑子臆想,两人的形影不离却变得难捱起来。
  直到有一天,吴少爷在洗浴时,实在受不了小淳在背后搓、前面揉的双手,认命地叹了口气,把小淳支开,自己在水中试着弄了一次,才算暂时停了那些说不出口的念头。
  “该怎么办?”吴少温全身放松地倚在微凉的浴桶里,无数次问自己。
  9.
  吴少温一直觉得小淳也是喜欢他的,他对小淳的好,小淳一定也都看得到,如果他要求,吴少温觉得不会被拒绝。
  可他们之间如果发生些什么,爹娘一定也能瞧得出来,他们行商的人家虽没有那些书香门第那么多规矩,可也从没有出过断袖分桃的先例,到时候如果爹娘将小淳赶出府去……
  想到这里吴少温便不敢往下想下去了。
  恰在吴少温苦恼着的当口,吴老爷竟提出让他去底下的铺子用实践学习生意的想法,今后吃住都在那里,有了起色再回家报告、看看爹娘,不然就别回家。
  吴少温从未想到吴老爷居然会有这样的提议,从小到大都在大院子里长大,乍一听说要被搬出去自己生活,吴少温难免心里有些失落,对父亲的严厉有些委屈
  可父亲的意思他却也很明白,儿子长大除了学家里的生意之外,更要学会独立,前者吴少温自认学得不错,可后者却尚未开始,确实当学,但父亲的那句“没起色就别回家”的话又委实让人沮丧。
  但转念一想,虽然舍不得爹娘,他却能和小淳有所进展,不免心中沮丧情绪稍缓,渐渐生出些许期待来。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在吴夫人的送行之下,吴少温带了小淳开始了新生活。
  10.
  虽说吴老爷初时是说铺子就交给吴少温自己摆弄,是赚是赔全凭他一人摸索,可吴少温去时才发现他爹终究是放心不下他的。
  铺子里吴少温虽是名义上的掌柜,却还有个“先生”般的人物,指导吴少爷一切生意上和为人上的事,权利大不过他这个掌柜,但说话做事却桩桩在事,教会了吴少温许多。
  有先生管着,吴少温自然不敢对小淳做什么,而该学的事情有太多,在先生的手下,他也不觉得日子有多难熬,只是偶尔有些难受罢了。
  一眨眼,两年便过去了,小淳还是尽职尽责地照顾好吴少温的同时,吴少温也让他跟着先生学些生意上的东西,颇有些“今后吴家的管家就是小淳你了”的意思。
  只是让小少爷心里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自己都对小淳那么好了,他却总是挂念着那个分家的堂弟?时不时问起对方的近况不说,竟还说堂弟于他有什么“救命之恩”,他们究竟何时有了这样的瓜葛?

 11.
  分家的叔父根本不常去他们杭州本家,吴少温凭他自己从小到大的印象,十个指头都数得过来,别说比他年纪更小的小淳。
  难道是小淳顽皮,将自己深陷什么生命危险之中,恰被堂弟救起?可当吴少温将自己的各种猜测提出问小淳时,小淳只是摇头,羞于启齿。
  吴少温有时会试探般地问问小淳:“小淳,我对你好么?”
  小淳理所当然地点头说好。
  吴少温便又问:“那你喜欢少爷么?”
  小淳仿佛不明白吴少温为何突然有此一问,眨眨眼睛,但也是点头,道:“少爷对小淳厚爱有加,教我读书认字学生意,有知遇之恩。”
  吴少温迫不及待地想继续追问小淳究竟喜欢自己多一些,还是堂弟多一些,分别都是哪样的喜欢。
  虽说他自己与小淳一起长大,他们之间的感情与默契比起堂弟来自是比不用多说,可知遇之恩与救命之恩孰轻孰重,吴少温即使不用问也分得清清楚楚,真正要将问题问出口,却令他胆怯,生怕得到一个伤心的答案。
  暗自挣扎了许久,吴少温终究没有问出来,只摸了摸小淳的嫩脸,一言不发地苦着脸走开。
  小淳歪过头去,似乎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12.
  小淳并非不懂吴少温对他的情意,这么多年跟在吴少温的身边,一开始年纪还小,对那些事只是懵懂着、没有意识到还说得过去,可他现在也已十五岁了,少爷的心思还不能明白的话,怎么能有资格称自己为吴少温的侍童。
  可他不敢回应,少爷很好,好得让小淳每次想到吴少温对他的好,都愿意尽自己的一切去报答。
  然而在小淳的心里却有一段回忆,虽然记忆中胸膛的温暖触感早已经历时间的冲刷而回忆不起来,但那一刻的温馨与安心却一直完好地保存在小淳的记忆深处,那里是对吴少温即使有再多的感恩回忆,也不能触及的场所。
  小淳觉得自己对少爷的喜欢确实不假,但是对记忆中的分家少爷却是另一种依恋。
  若是回应了少爷,小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将少爷当作是另外一个人的替身喜欢,这样于少爷来讲是不公平的事。
  可若是一直不应,少爷也不知会等多少时间才会心灰放开,那样满心欢喜等待着的少爷,小淳看了便觉心酸,不知如何是好。
  想着这些对于他来说根本无从解决的烦恼,小淳只觉得难受,不知不觉在椅子上坐了好一阵,累了便在那里睡了过去。
  13.
  也不知是不是睡前想得太多还是什么缘故,小淳竟久违地在梦里梦到了当年的情形。
  梦境里没有可怕的恶犬,只有令人安心的怀抱。
  胸膛还是像印象那样暖暖的,一条手臂托着他的臀部,另一手则温柔地覆上他的背,轻轻拍打,那样小心翼翼、那样体贴,连走路时一颠一颠的步伐节奏都显得那样轻柔,引得人更想睡,这与当年把他从树上抱下、又抱回家的情形何其相似。
  既知是梦,小淳也依恋那样的温暖,那里想要更亲近一些,他于是便往那怀里钻了钻,脸颊贴紧肩膀处蹭了蹭,含糊地呓语道:“嗯……少爷……”
  怀抱忽然收紧了些,紧接着一个火热的东西便贴到了小淳的耳廓上。
  火热的东西贴一贴便离去了,可紧接着怀抱也在渐渐放开。
  小淳不自觉地便想用双手去挽留……
  他这样的动作纯粹出于睡梦中的自然反应,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动作和呓语,让把他抱进屋的吴少温经历了一场思想挣扎。
  14.
  用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将小淳抱进怀里,吴少温专注地看着他的睡颜,与喜欢、爱恋了几年的少年互相搂着躺在床上,他难免开始想入非非。
  小淳既然叫了“少爷”,那便是知道谁在抱着他了,又主动搂着不让走,是不是代表小淳的心里有他?吴少温总认为睡梦中的表现才是最真实的表现,而小淳现下的样子更是让他心动不忆,打从心底想要相信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里,吴少温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淳的脸,一声一声轻唤道:“小淳……小淳……”声声动情。
  梦里的人也仿佛听到了这些,竟然回应了一声:“唔嗯……少爷……”
  此情此景,叫苦恋多年的吴少温怎么忍得住,他低吟一声“小淳,少爷定不会负你”,便托起小淳的脸,一口亲在那想了多年的唇上。
  小淳的双唇比吴少温想象中的还要美好,只嘴唇相贴的一瞬间,他便觉得一阵晕眩,仿佛那三魂丢了两魂一般,之前再多的苦涩和忍耐,都在这一刻的美好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小淳的唇很柔软,柔软得让吴少温觉得是不是稍加用力就会肿起来,他慢慢撵揉,生怕把心爱的少年弄疼。
  吮吸了一会儿,吴少温的舌尖也跟着动起来,手指更是轻轻挑开小淳的衣襟,一件一件从肩头脱下,指尖触到裸`露的肌肤,渐渐向下抚摸过去。
  15.
  这样大的动静,小淳怎能不惊醒。
  他一睁眼便见一张放大的脸近在眼前,火热的舌尖正在他嘴里搅动,肩头到锁骨处则被手掌温柔地抚摸,最让小淳意外的是,他发觉自己竟然手脚并用攀在那个人身上
  “唔唔……少……少爷……?”虽然是熟悉的气息,但小淳下意识便想退开远些,弄清楚现下的状况,谁知舌尖却与吴少温的轻触了一下,引来对方更热情的深吻。
  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小淳轻易便能得知吴少温的状况,在羞于面对的同时,小淳也觉退无可退,心中顿时生出一种“这样也好,至少少爷只会开心不会难过,所以这样就好”的认命般地伤感。
  于是他在躲了一次之后也不再闪躲下去,学着吴少温对他做的那样,羞涩地动起舌尖,与吴少温纠缠到了一起。
  得到回应,吴少温惊喜异常,他搂紧怀里这个从小便开始喜欢的少年,急于求证道:“小淳,你这是接受我、也喜欢我的意思么?”
  小淳点了点头,换来的是吴少温更深情、火热的亲吻。
  小淳本以为他的衣服很快便会被少爷脱光,然后……然后便会做一些他从来不敢想象的事……
  可是吴少温却只是吻他。
  从嘴唇到脸颊、从耳朵到颈侧、从肩头到锁骨,吻了很久,仿佛只需要这些身体的接触就能满足似的。
  小淳被他吻得细细喘息,只觉得自己腹下三寸那个羞于启齿的地方竟然也在少爷的动作下开始发生起变化。。

  16.
  他意识到这样的变化,顿时便红透了脸。
  就在小淳不知如何是好时,吴少温一手抽走了小淳的衣带,身体就这样裸`露了出来,吴少温的另一只手掌便直接抚上了那处。
  尽管小淳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忽然私`处就掌握在少爷手中的情形仍是吓了他一跳,想到接下去不知要怎样,对未知的恐惧让他有些颤抖,下意识便叫吴少温:“少爷……我……”
  吴少温亲亲他的眼睛,柔声安慰:“别怕,别怕小淳,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着便又一寸一寸耐心地舔吻他的身体,直到怀中的少年又难耐地喘息起来,才又缓缓套`弄起那个青涩的器官。
  吴少温的手法略显生涩,可小淳本就没有被别人又吻又抚慰的经验,被吴少温一弄两弄便哭着弄了出来。
  吴少温手心里捏着那些粘稠的体`液,怜惜地吻去小淳眼角的泪水:“现下你还不习惯这些事,我们慢慢来,我等你习惯。”说完便翻身下了床。
  约摸过了两柱香时间,他才从外面回来,一上床便一把将小淳紧紧搂进怀里,叹道:“小淳,我今天好高兴。
  小淳埋首进他温暖的胸膛,将自己原本像是被挖去了什么一般空落的心情隐藏起来,故作愉悦道:“我也好高兴。”
  17.
  自从在那晚与小淳互通心意后,吴少温接下去的好几天都显得特别兴奋,只是他们却一直都没有做到最后。
  之后的进展只是像第一晚一样,由吴少温亲吻抚摸小淳的身体,帮他射出来之后便自己出去解决,有时吴少温会牵着小淳的手,让他帮自己弄,只是过程中小淳一直会特别害羞,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里。
  并不是吴少温不想与爱人合为一体,只是他不想勉强小淳,每次吴少温在手指上沾些软膏,小心翼翼地试着插`进小淳体内时,小淳便会显得很紧张,有时吴少温动作急了,小淳更会绷紧全身,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完全进去。
  一来二去,吴少温便只能暂时不去想这些事了。
  而以往吴少温为了体贴小淳,也为了不让自己有太多臆想,从来没有让小淳晚上在自己的房里侍候过夜,所以为不让父亲安排在身边教导他生意的先生起疑,吴少温也不敢太多地在夜间与小淳有太多亲密,夜一深便让小淳回房去休息。
  18.
  夜间这样,白天里先生时常在两人身边走动,吴少温更是不敢越矩。
  久而久之,吴少温总觉得有些不愉快,加之小淳从来不主动与他亲热,有时对上吴少温深情的眼神,小淳甚至会闪躲,虽然一开始以为这是少年害羞的表现,可时间长了,便让吴少温渐渐变得有些不自信起来。
  吴少温担心小淳心里并不见得有多喜欢他,只是因为身为吴家的仆人,自己从小又对他不错,所以迫于这是“少爷的要求”才勉强答应下来。
  但是吴少温却不敢表现在脸上,若这只是小淳对喜欢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因为他的患得患失而使得小淳有不被恋人信任的感觉,反而会令小淳伤心。
  于是吴少温用自己的方式加倍地体贴小淳,平时更多的嘘寒问暖之外,还常带着小淳去逛些集市,顺便买些小淳喜欢吃的、或者喜欢的书回来,以讨好心上人。
  然而直到某一天,一个人来到他们的铺子做客为止,吴少温才突然惊觉,之前与小淳的一切,原来都是自己自做多情。
  19.
  那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淳长年以来一直就记挂着的吴家分家的少爷,据他说,他是被分家送过来向吴少温讨教生意的,分家人都觉得他该和年少有为的吴少温多学学。
  尽管这些年铺子里的生意一直在稳步成长,但吴少温却鲜少回家,这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还不足以一人担当起来,这便不算成绩,却不想父亲倒是已经将他的事夸到分家去了,还引了人过来学他,足以说明父亲对吴少温这些年来的肯定。
  但这个堂弟过来,吴少温却一点儿都不为此高兴,他明显感到小淳最近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总像是有心事似的,包括读书也是,而这样的变化,都是在那个分家的堂弟过来之后才发生的。
  这样的变化吴少温都看在眼里,难免产生些胡思乱想。
  吴少温记得之前小淳提到过的“堂弟对他的救命之恩”,又联想到自己与弟弟至今仍是特别相像的长相,脑中的一些不该有的胡思乱想更是停不下来。
  20.
  分家的堂弟来了约有小半个月了,小淳始终都是处于这种状态,吴少温几乎已经在心里坐实了自己的猜测,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在夜里将小淳叫到了房里。
  小淳以为吴少温事隔好久又要做那事,一进屋便用手指绞着衣角,低头也不敢看自家少爷。
  吴少温心里一痛,这样的动作若是放在以前,他定以为是羞涩,可是在开始猜测小淳的心里不是他之后,也自然而然地也把小淳的动作理解做了不情愿,可即使是这样,他仍然伸手将小淳揽进怀里,亲他的嘴唇。
  小淳温顺又羞涩的回应叫吴少温心里好受了些,他轻抚着心爱之人的背部,长叹一声,打算问问小淳对自己那个堂弟究竟是怎么个看法。
  谁知刚说了“小淳”两字,便听到门外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有拍门声急切地响起。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少爷!分家小少爷的书童掉进池塘里,小少爷跳进去救,结果两人都被人抬着回来了!”先生着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吴少温明显感到怀里的人身体一僵,他却故意不做反应,怀里的人仿佛是等不及了,便抬头犹豫地问他:“表少爷可能伤着哪儿了,少爷你不去看望吗?”
  小淳直视吴少温的眼中满是关切,但吴少温以前可能会误会,现下却完全弄清楚了,小淳这样的深情从来不是为他。。

  21.
  “我……”吴少温用力抱紧小淳,在说破与不说之间再三权衡。
  若不说,以小淳的性子,既以默认下的关系,他断然不会再有变卦,小淳自小开始便是吴家的人,他应下自己时必然是考虑到了自己对他的好,不然当初不会应下。
  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即使小淳还有个疙瘩,却也应该能被时间和吴少温的柔情慢慢抚平,可在吴少温心里,这件事却会一直卡在那里。
  若是说破,吴少温却怕面对,小淳若是当着他的面承认喜欢堂弟多过自己,自己不过是对方的一个替身而已,说不定连替身也算不上,吴少温怕自己承受不住,会做出难看的事来,甚至会为了表明自己的感情,而失去理智,做出一些强迫、伤害小淳的事。
  心里烦乱不已,外面却突然下起了大雨。
  一颗一颗豆大的雨点打在窗上,使得吴少温的思绪更是心烦意乱,他真想冲出去大大发泄一通,大吼几声是不是能让现下烦闷的心情散开?
  被大雨淋透也好、发一场高烧也好!若是能得到小淳哪怕多一分发自真心的关怀,让他也能用那般关切的眼神看着自己,身体上吃些苦又算得上什么,总好过心里的无奈与苦涩。
  22.
  “少爷?睡了吗?”先生的声音又传过来。
  “少……”小淳小声再叫吴少温一声,却被吴少温狠狠地封住了双唇
  “小淳……小淳……”吴少温不愿放开怀里的人,仿佛一旦松开手,小淳便会离他而去般惶恐。
  可是吴少温也明白,自己的堂弟落水,现在安危未卜,他确实应该去看看,而小淳身为这里唯一剩下的下人,也该在这时候出去照顾客人,可若是什么都没有说开,任小淳去照顾堂弟,吴少温害怕小淳与被照顾的人之间,就此生出什么情愫来……
  吴少温忍了许久,最后仍是忍不住悲伤地开口,“若是……若是现在我让你去照顾他,你今后会不会心里从此就想着他,再也容不下我?”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