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佟宝玉的爱情故事 作者:高匪

时间:2019-09-20 15:58 标签:
文案 佟耀这人打小就有个毛病,那就是见不得美人垂泪。 他从生下来就坐不住,活了小半辈子也没完整在书桌前读过几本名著,唯独把一本《红楼梦》看完了,没办法,就是因为对里头那个贾宝玉同志太有同感了。而且他家里堂表姊妹多,打小也是在女儿堆儿里长大的

文案

佟耀这人打小就有个毛病,那就是见不得美人垂泪。

他从生下来就坐不住,活了小半辈子也没完整在书桌前读过几本名著,唯独把一本《红楼梦》看完了,没办法,就是因为对里头那个贾宝玉同志太有同感了。而且他家里堂表姊妹多,打小也是在女儿堆儿里长大的,排行又正好是老二,所以佟耀还有两个被家人从小叫到大的小名——宝二爷。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了佟宝玉这副让人无语的脾x_ing,却也给了他一副好看的皮相,不至于让他在好色之余因为形貌过于猥琐,而被别人当街殴打致死。

只是佟耀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自个儿竟然会堕落到连男人落泪都会心疼的地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佟耀,秦宁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老瞎子

佟耀这人打小就有个毛病,那就是见不得美人垂泪。

他从生下来就坐不住,活了小半辈子也没完整在书桌前读过几本名著,唯独把一本《红楼梦》看完了,没办法,就是因为对里头那个贾宝玉同志太有同感了。而且他家里堂表姊妹多,打小也是在女儿堆儿里长大的,排行又正好是老二,所以佟耀还有两个被家人从小叫到大的小名——宝二爷。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了佟宝玉这副让人无语的脾x_ing,却也给了他一副好看的皮相,不至于让他在好色之余因为形貌过于猥琐,而被别人当街殴打致死。

只是佟耀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自个儿竟然会堕落到连男人落泪都会心疼的地步。

说来也巧,那会儿刚有点春天的影子,他加班眼花缭乱地做完了媒体报道汇总已经是深夜,饿得半死不活,于是去集团总部大厦对面的便利商店找饭吃。刚走出旋转门,房东钱子望却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从北泉港回去厬时坡去?因为当了太多年的乖孩子,向往能离家十万八千里远不受管束,又喜欢海岛风光的缘故,所以佟耀大学毕业之后响应政府的人才引进计划,不辞辛劳从西安跑到了野东岛来工作。而在异乡打拼,买不起房也就只能租了,不过他万幸和房东年纪相仿,x_ing情也挺投得来的,平时常常互相带个盒饭拿个快递什么的。佟耀于是算了时间,说十一点能回去,钱子望欢呼一声,就求让他捎带手买束红玫瑰回去送到自己老婆手里。

佟耀一听就乐了:“大哥,您是真不怕我撬你墙角啊?”

“我这不是没在野东,又才想起来今天是白色情人节,还是是我和我老婆在一起三年的纪念日,实在赶不回去嘛?您老人家大发慈悲就帮帮我吧!”

“不是,这个点儿哪儿有花店还开门啊?”

“有的,”钱子望咳了两声,“你们大厦后街有的。”

佟耀疑惑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了:“那老板娘没追我了!”

“大哥,我求求你啦!我下个月给你减房租!”

“……”佟耀沉默了一会儿,“减多少?”

钱子望咬牙说:“一百。”

“拜拜了您呐……”

“别别别,减两百,两百总成了吧?大哥,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呐!”

于是佟耀在金钱义气双重动力的驱使下,点开了大厦后街花店美女老板的微信。二十分钟后,他从睡眼惺忪的美女老板手里拿到了玫瑰花,在饿死之前走进了便利店。饭热好了坐下稀里哗啦吃了大半,佟耀冷不防一抬头,发现有个身材高瘦的男人穿着一身合身的深蓝西装坐在对面桌上,正在安安静静仰着脸,闭着眼睛流泪。

佟耀只看了一眼就惊了。

虽然是个男人,可那人长得太好看了点,五官标致,轮廓分明,灯光洒在他的脸上,那一副眼角鼻尖发红的模样丝毫不带女气,甚至带着几分上位者的气派,却不由自主地叫佟耀肝儿颤了一下。他连个美人皱个眉头都看不得,这样的场景怎么受得了?

佟耀直了二十几年,倒还真没什么龌龊想法,抓心挠肝地坐了两秒,眼风一转鬼使神差地抽了一支玫瑰就走了过去。一路走还一路忐忑,到了跟前他一咬牙一跺脚:“那个,给。”

秦宁远听到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泪眼惺忪地半睁右眼,就看见一包纸巾上放着一支玫瑰花从桌对面推过来。他顺着那只手转脸看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小年轻,而且——是男的。他眼睛难受得要死,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

佟耀不大好意思地把收回了手,低头很认真地看着他说:“别难受了,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Cao,我这不也是找不着安慰人的了,才抽了一支花,情人节也应景,您就别嫌弃了啊。TVB不是常常教导我们嘛,呐,做人嘛,最重要是开心啊。”

秦宁远看着那个反应年轻人两秒,又好气又好笑。一边眨着眼流泪一边说:“谢谢,不过我没失恋,好像是得了急x_ing结膜炎。”

佟耀登时尴尬得要死。好在他脸皮厚实,石化了一会儿,看对面实在是有点惨,忍不住说:“那,那就好。那怎么办?您……您要去医院吗?看不到路很危险的,要不我查查这附近有没有诊所,我带您去?”

秦宁远闭着眼接着流无法控制地生理x_ing泪水,他犹豫了一妙,眼前闪过自己手下刚刚分别的赶着去和丈夫过节的下属那张焦急的面孔,莫可奈何半睁着右眼道:“那麻烦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