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浮生初醒 作者:盐盐yany

时间:2019-09-20 16:01 标签: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种田文 虐恋情深
文案 白鹭山下,玉兰花开。 寥寥二十载,倾心为一人。 二十年前的寒食,宁琅抱了一婴儿回来,以白鹭山为姓,玉兰花为名,取名作白束。二十年后的寒食,以白鹭山为棺,玉兰花为椁,又将人葬在了这束了他二十年的地方。 白束回念此生,他这一世过的当真简单,

文案

白鹭山下,玉兰花开。

寥寥二十载,倾心为一人。

二十年前的寒食,宁琅抱了一婴儿回来,以白鹭山为姓,玉兰花为名,取名作白束。二十年后的寒食,以白鹭山为棺,玉兰花为椁,又将人葬在了这束了他二十年的地方。

白束回念此生,他这一世过的当真简单,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师父将他孑孑抱来,最后也由师父亲手送走,念及一生,不过师父二字。

他不贪生不惧死,唯一觉得苦的,是爱别离。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琅,白束 ┃ 配角:三娘,小狗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生辰

白鹭山下,玉兰花开。

时值四月清明时节。换做旁处,玉兰早已过了花期,但白鹭山顶终年积雪,雪水消融,一路径自而下,汇入溪泉,灌入根茎,故而白鹭山的玉兰要比旁处的花期晚些,花开时长较之别处也会长些。

但白鹭山的玉兰最为瞩目的却是,白鹭山的玉兰皆为白玉兰,花开时节娇若初雪,盈泽似玉,一目望过去,宛自直上青天的白鹭,白鹭山由此得名。

宁琅便是在玉兰花开的时节,一路抱着一婴儿回来,在山脚下搭了间茅屋,圈了个院子。收拾妥当从房里出来,正值玉兰花盛斜阳向晚,以白鹭山为姓,取玉兰束束晚风微之意,将那婴儿起名作白束。

这一住便是五年。

又值寒食,宁琅执一素面环伞,迎着沾衣欲s-hi的春雨,踩着碎石小路下去。路边春Cao初萌,近看尚不得见,远远望去却已窥见浅淡的绿意。

一条路似那些文人笔下的浅绛山水,不几时路尽头便蹿出一个白衣垂髫的小童,小胳膊小腿,跑的却欢快,手里执一枝粉桃,半开半闭,想是含着晨露待开之时被人整枝折下。

见人过来宁琅也便停了步子,待那孩童跑至近处,宁琅半蹲下一臂将那孩童捞起,抱至胸前。

“师父。”小白束嘴角含着笑,n_ai声n_ai气唤道。

“跑的这么快作甚?春日里也能跑出一身汗来。”宁琅一手执伞,一手抱着小白束,话里埋怨,面上却不动声色。

“我是刚刚瞧见了师父才跑的,”白束嘟起小嘴,转而将手里桃花往宁琅眼前一递:“喏师父,今年的第一枝桃,我给你采回来了。”

“你先帮我收着吧,”宁琅自是无手再去接,只是窥了一眼,那张泛着红粉肉嘟嘟的笑脸,竟让宁琅一时看失了桃花在何处。定了定神,眼角带出一丝柔意:“又去桃花镇了?可叫桃园子里张二麻子逮着你。”

“差一点就逮着了,三娘帮我拦下了,”小白束声音脆生生的,伴着雨敲伞面煞是好听。

郝三娘在入桃花镇的必经之路上有个茶棚,赚个过路人的茶水钱,虽已是半老徐娘,但当年风韵犹可见一斑,平日里对他们师徒二人很是关照,尤其小白束,每次见了都要拉着逗弄半天。

“三娘这次没留下你?”宁琅问。

“要留的,是我没依,我想师父的酒酿团子了,”小白束肉嘟嘟一双手环在宁琅脖子上,今日是他的生辰,他生于寒食,每年生辰不得开火,宁琅便提前给他做好酒酿团子。

宁琅厨艺不精,唯独这一道菜白束着实喜欢。

“但是三娘叫我午后再过去,要给我喝糖水。”白束接着道。

“她便惯着你罢。”宁琅步子稳健,一路向着白鹭山下的茅屋走去。

初春雨寒,宁琅那一柄油纸伞上自己绘了水墨青花,雨敲在伞面上,似指尖拨弄的一支破阵曲。白束看着师父执伞的那手,纤长白细,遥想师父在窗前古琴上弹奏时的绰绰风姿,在素环伞面上的泼墨点彩,看似状若无骨,实则有万钧之力。再瞅着自己肉嘟嘟的小手,心底好生羡慕。

到了屋内,宁琅把伞抖了抖收于门后,找来一只素胚白瓷瓶,灌了点清泉水,将白束手里那一枝桃花接过去,立于窗台古琴旁。

原本淡雅的房内因一枝桃点缀,点点红意漫着窗纱爬进来,恍若也晕染了焦木古琴,黛色青砖,一直爬上麻纱床幔,给尚还y-in冷的房内带来了缕缕暖意。

白束跪坐在古琴旁,这枝桃刚开了三成,待全部开完还能有好些时日,这样师父每日抚琴之时就都能看见窗外春光了。

其实窗外就是大片玉兰,但白束总觉得这些玉兰太过素雅,不适合开在春天花红柳绿的时节里,尚且不如冬天里枝头新雪有看头。如若可以,其实白束更愿师父把茅屋搭在桃花镇前头的桃园子里,春日里赏花,夏日还能吃桃。奈何师父喜静不喜动,要不是寒疾在身,白束一点也不怀疑师父能把茅屋建在白鹭山山顶上。

宁琅适时端着一碗酒酿团子从里间出来放在饭桌上,拿筷子在碗边敲了敲:“小束,过来吃。”

白束立即展开一张笑脸奔了过去。

宁琅削的竹筷白束两只小肉手握不过来,宁琅只得又给他做了一个汤匙,一匙一个团子刚刚好。

“师父还是不吃?”白束先舀了一个团子递到宁琅嘴边。

“你吃罢。”宁琅摇了摇头。

白束转瞬将团子递回到自己嘴里,味浓甜润,有酒香却不醉人,白束肉嘟嘟的小脸上笑出两个梨涡来。

一碗团子很快吃了大半,白束举着勺子有些犹豫不决,团子就一碗,去年他还吃不下,今年却已经不够吃了。是逞一时之快一口气吃完,还是留一些晚上再吃?

“都吃了吧,”宁琅看着那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心中不由愉悦了几分,“你午后不是还要去三娘那喝糖水吗?三娘定还给你留着吃食。”

白束一想也是,当即解了心头大惑似的笑起来,一口气把团子吃了个干净,碗底都舔的锃光瓦亮。

吃完了摸着滚圆的小肚子仰躺在Cao席上,看师父拿碗去外面就着山上引下来的溪水刷了,再回到里间把碗放好,方才坐到窗前古琴旁,指尖一扫,便一阵琅琅之音。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