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沐情 下————破狐狸

时间:2019-07-30 16:56 标签:
第三十章ldquo;袭沐,照顾,龙宇...rdquo;东方绪喘息着如此言,彻底惊醒了我,那一瞬间,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是一人,同样被血光剑刺入腹中,他言:ldquo;空,替我,爱他...rdquo;那人是谁?如此想着,脑中的疼痛

第三十章

“袭沐,照顾,龙宇...”

东方绪喘息着如此言,彻底惊醒了我,那一瞬间,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是一人,同样被血光剑刺入腹中,他言:“空,替我,爱他...”

那人是谁?如此想着,脑中的疼痛竟再一次降临。

我抱着头,跪倒在地,禁不住嘶吼:“卿,卿,放手,放手...”

血光剑随着我的嘶吼,渐渐从东方绪的腹部中一寸寸抽出。

直至血光剑掉于地,龙宇方才念动法术,我脑间的疼痛方才缓缓减轻。

抬眼,欲看往东方绪是否安好,然,立于眼前之人,一身白衣,眼与发,血红。

“卿。”

不自觉的低喃,似是用尽了我全部力量,向前倒去,趴在了地上。

卿蹲下身,伸手顺着我的发轻抚,言:“空,还是在介意自己害死了他?所以,才会替他爱了那么久的紫阳?”

我无法回答卿,我也不懂卿在说什么,何谓替人爱?即便答应,我也不可能真如此做到,爱便是爱,是自己所爱。

“空,你舍弃这些记忆,是过于痛苦,还是舍弃自己?”

舍弃自己?为何听闻这四字时觉得如此熟悉?似是许久前,我曾对谁言:我欲舍弃自己?

“空,你是我的,即便遗忘,即便你连自己也舍弃,你也无法挣脱与我的羁绊。”

这是怎样的一种执念?闭上眼,为何在黑暗中仍能感觉到那抹血红?

“沐儿。”

龙宇唤我的声音传入耳中,我下意识睁眼,卿已然不见。

深呼吸,起身,看着龙宇有些微讶异的表情,方才发现,身体已然归于我控制了,松了口气,终于能自主行动了。

“龙兄。”

“沐儿,你好了?”

颔首,缓步走至龙宇身前,他怀中抱着已然昏迷的东方绪。

东方绪终是被那所谓的仙术治好了吧?看着龙宇并不担忧的神色,即便东方绪此时脸色仍旧苍白,也是相信,仙,终是无所不能的。

“东方绪可好?”

龙宇对我一笑,脸颊仍旧有些微的肿,看上去,似是笑得非常勉强:“无碍。”

“龙兄此次欲前往何处?”

不能总在荒郊野外如此对视吧?龙宇与东方绪,是要带着我,去何处?看者四周全然陌生的环境,并不是害怕,只是担忧,那古荡镇外,三十里处,纯白之地,白炙与紫阳。

“沐儿是担忧那两只妖了么?”

未答,已听闻龙宇续言:“沐儿无需担忧,他们毕竟不是平凡之人。”

“龙兄此次欲往何处?”

复又如此言,不愿再谈及白炙与紫阳之事。

龙宇听闻,又一笑,清澈而深邃的眼目随着笑意似是闪着温和的光,这使我想到了白炙照顾我的那两日,温柔耐心的白炙。

“我欲带着沐儿前往京城。”

皱眉,看着龙宇,不言语。

“沐儿不喜?”

摇首,言:“不是不喜,只是京城,为何去哪?”

龙宇低垂首看向东方绪,伸手抚上东方绪的脸颊,许久,方才言:“绪的家人,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中人抓至京城了。”

“你们欲救他们?”

龙宇摇首,言:“前往京城,是见一人,救一人。”

“谁?”

“见司徒昶,救东方咏。”

司徒昶?回忆到那善变的翩翩公子模样之人,脑海间闪过一丝思绪,言:“是司徒昶抓了东方绪家人?”

龙宇并不惊讶我有如此猜测,只是颔首,言:“准确的说,是司徒昶为首,抓了绪的家人。”

“理由。”

“我。”

听闻如此答案,不由得一叹。人,为何总想着不劳而获?是因生命太过短暂方才如此,还是那永世繁华过于吸引人了?

“沐儿,你愿随行么?”

看着龙宇,很是疑惑:“怎会有此一问?”

“沐儿所行,当然要询过沐儿之意。”

一笑,言:“待东方绪伤好,便起身去往京城吧。”

龙宇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伸手一挥,空当的境外忽地出现一间小屋。

龙宇抱起怀中的东方绪,缓缓走至屋中。

见此,有些羡慕,何时我也去修行一些法术吧?这样在这乱世间,方才能自保。

“沐儿,进屋歇息吧。”

龙宇的声音传来,我起步,忽地,一声剑鸣传入耳中,回首,躺于地上的血光剑泛着血红光芒,一叹,我怎地会忘了卿?

走至血光剑边,伸手刚一触碰到剑身,血光剑便是自身浮在了空中了。

我一惊,向后退去,却在未反应之际,感觉到胸口处被什么东西刺入,有些微的刺痛。

疼痛消失时,血光剑已然不见。

抚上胸口,并无任何血迹,是血光剑入了我的身体么?卿与我,成为一体了么?

如此想,耳边似是听闻卿的声音:“空,你属于我,我亦属于你。”

微垂眼帘,无法回应卿,于我如此言又如何?让我如何对一个,全然没有记忆,全然不相识之人,觉得这份羁绊的重要?如今的我,只觉卿所执着的,不过是已然死去的人,而我与此人,拥有同一灵魂罢了。

“沐儿?”

龙宇再次唤我,我抬眼看去,龙宇站于门边,很是疑惑的看着我。

我对龙宇一笑,缓步走至他身前,牵了他的手,抚上脖颈间,那一处玉锁印记,纹缕间,仍是能摸出来的。

龙宇见此,一惊:“怎会如此?”

“怎么了?”

龙宇抽回手,言:“这是我的生命之锁,怎会与沐儿的身体相融合?除非,沐儿已死。”

皱眉,摇首:“不懂。”

龙宇一叹,回身,带着我走入了小屋中,屋虽小,却是五脏俱全的,右侧有三道门,是三间房么?

龙宇坐在屋中桌边,看着我,示意我坐。

见此,虽是疑惑龙宇为何如此严肃,仍是乖顺的坐于桌边,看着龙宇。

“沐儿,龙之一族,生来为仙,你是知晓的,对么?”

颔首,仍旧不明,这又和玉锁与我相连有何关系?

“我们龙族出生便会有一物与我们同时出生,相连相系,是生命之物,我的,便是那玉锁。”

言及此,龙宇抬手,似是要碰触我,然,停在半空,收回了手。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