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王爷戏春梅————湘已

时间:2019-07-30 16:57 标签:
王爷戏春梅-楔子探花坊一间名副其实的妓院,里头的姑娘全以花的名字来当作花名。杜鹃、牡丹、兰花、百合、桂花、荷花,这些全是最普遍的花名,也是一说就能让人熟记的名字。话说这间探花坊,和一般的妓院不太一样。

王爷戏春梅-楔子

探花坊

一间名副其实的妓院,里头的姑娘全以花的名字来当作花名。

杜鹃、牡丹、兰花、百合、桂花、荷花,这些全是最普遍的花名,也是一说就能让人熟记的名字。

话说这间探花坊,和一般的妓院不太一样。

大部分的妓院都开在烟花巷里,只要一去到那巷口,就能看见不少姑娘们站在自己的店门前拉客。而这间探花坊,却开在卖着书字画像的巷子里,虽然说同样有人在门前拉客,可站着的,尽是些体型魁武的彪形大汉。

别说在这开店能拉到多少客人,就算真有人要来,光看到那些大汉露出狰狞的笑脸,整个嫖妓的兴致也会在瞬间消失不见。

虽是如此,但至少还有美艳的姑娘能吸引人前来,也就是这几朵花,而最美的,莫过於当家花旦杜鹃是也。

这位杜鹃姑娘本只卖艺不卖身,但就在某一天,她不小心误上了某个男人的当,委身於他後才发现那男人早已娶了妻,甚至不打算替她赎身。

恼怒之下,她派人将他给狠狠教训一顿,并放话要他这辈子别再让她看见,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负心汉子好解决,可若不小心留下了那负心汉的种,之後的事将会变成是个麻烦。

在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後,杜鹃也曾挣扎是否该把这孩子给留下,最初的打算是不要这孩子,可一想到孩子是无辜的,就怎麽也提不起勇气扼杀肚内孩子的生命。

若要留下,那她就得努力扶养孩子,日後再怎麽辛苦,也都得努力咬牙撑过。

幸运的是,在她决定後,妓院的老嬷嬷也决定把这间店交给她,让她能靠这间店来养肚子里的孩子。

在孩子生下後没多久,杜鹃竟无故地生了一场大病,隔没几天,便撒手人寰离开人世。

退休的老嬷嬷待杜鹃如亲生女儿,花坊里的那些花也和她情同姊妹,不忍她生下的孩子成了孤儿,於是决定大家一起扶养这孩子。

可这几朵花这时才十几二十岁,根本不懂该如何带孩子,外加晚上还得出来接客,最後这责任,只好落到老嬷嬷身上了。

所幸那时她已退休不管事,能专心的照顾孩子,让这孩子能平安快乐的长大。

只是……

孩子越来越大,这些花和老嬷嬷每看见他一次,总忍不住要叹息一次。

他承袭了娘亲的美貌,一双明亮又大的似水翦眸,只要盯上那麽一会儿就会轻易的被勾去魂魄,而姣好动人的容颜,则容易让人心跳加快。

这般美好的五官,正巧又姓梅,若能成为花坊里的花之一,那当家花旦将非他莫属。

只可惜……他是个男的……

这也是那些花和嬷嬷会唉声叹气的原因,内心还不时地感叹着。

「若是生为女孩儿该有多好,现在,可真是白白浪费了那张绝世美颜。」

虽是男孩身,但这间花坊最终是他的,为了让他能更早接手这间妓院,老嬷嬷在他二十岁时,便开始训练他该如何招呼上门的恩客,好早日成为真正的老鸨。

男老鸨

虽然他无法成为真正的花旦,但那张脸却能骗不少客人上门。纤细的身躯,外加只简单束在身後的长发,只要不开口,几乎没人会认出他是个男人。

当然,也会有客人在知道他是男人後,说出愿意和他共度春宵的话,甚至还会出手吃他豆腐。

这时……

十岁时被送去上山学武的他,多少也练就了些防身功夫,虽说和那些真正的武林高手比起来仍差上一大截,但对付这种毛手毛脚的客人,那可就绰绰有馀了。

「混帐!敢吃老子豆腐!活腻了是吗?」迅速扭过客人的手,没一会儿就将他给压制在地上。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把老子当男宠看!这次若不好好教训你,那老子就跟你姓!」

拉起他,丢给迅速进门的那几名彪形大汉,并放声怒喝:「将他给拖出去好好的揍一顿!」

发狠的手段,让上门的客人不敢再打的他主意,但若真极度的肖想他那天仙美颜,只好怀中抱着玲珑有致的身躯,远远地看着他流口水。

只是那发怒的模样,让几朵花瞧见时又是忍不住哀叹了声。

怎麽有人生起气来仍这麽的美?若不是他拳脚相向,并口出恶言地不断怒骂着,只怕没人会因此而害怕。

唉……

梅春雪,真是可惜了那张脸啊……

王爷戏春梅【一】

一条卖着书法字和人、物图画像的街上,只有文人书生会想到来此游逛。偶尔会跑来几名上京赶考的考生,趁着路过时或用着闲暇之馀的时间来此物色好作品。也因如此,这些人在上榜後,总会将买来的文字画像给挂在日後办公的地方,进而十传百,百传千,越来越多人知道这条书画街。

日後的人,也替这条街取了个好记的名字,文人街,一个聚集全国各地文人的街,让来此的人都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一名身材修长,五官俊逸的男子慢步走在文人街上,那一身华丽衣裳,不难看出是个富家子弟,但从他的举手投足间,都能看出那不同於凡人的气势,高贵且不容许轻易接近。

男子脸上虽噙着淡笑,但微微拢起的眉间,却隐藏着些许的苦恼。

清亮的俊眸环顾了下四周书画摊位,蹙起的浓眉变得更明显了些。抿紧嘴,思绪渐渐飘远,回想着今早发生的事。

他一向爱图爱画,还以为来这逛逛能消去心头的烦闷,没想到一来这後,烦恼却变得更多了些。

「唉……」不自觉轻摇头叹着气,万万想不到早已既定的事会突然起变化。

他卫仲光是明王爷,当今圣上的皇子,处於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极高地位,可他却非常的不开心,该说是头一次觉得这身分是个麻烦。

今早他醒来没多久,就听见太子传出病危的消息,心蓦地一震,迅速穿上衣服就立即飞奔至太子寝宫。他所住的地方离太子寝宫是最近的,还以为自己会最先到达,没想到一入太子卧房,就见其他兄弟已早他一步先到,且各个面色难看地望着躺在床上的太子。

同样的,他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当然嘛,自家兄弟病危了,自是会心急难过啊!可在难过之馀,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大哥……」来到床前,担忧地看着床上的兄卫狆德。「你撑着点,太医马上就赶过来。」若可以,他希望自己身上有仙丹,能让床上的人吃下後迅速好起。

只是……根本不可能。

「是啊,大哥,你一定得撑着,知道吗?」身旁的几位兄弟也跟着附和,同样担心这大哥会这麽直接闭眼辞世离开。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