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情戏木头汉————小妖扎

时间:2019-07-30 17:00 标签:
这个小乞丐居然是伊人轩主人的朋友?成麦憨憨的帮助着一个小小的乞丐,没想到帮着帮着竟然把一颗心也给帮出去了,他还以为是兄弟情呐!紫水儿可以说对木头般的成麦又爱又恨,他都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傻傻忽忽的去相

这个小乞丐居然是伊人轩主人的朋友?

成麦憨憨的帮助着一个小小的乞丐,没想到帮着帮着竟然把一颗心也给帮出去了,他还以为是兄弟情呐!

紫水儿可以说对木头般的成麦又爱又恨,他都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傻傻忽忽的去相亲,

看来不给他一点刺激,这个木头是不会明白他紫水儿也是一个宝贝的!

且看机灵古怪的小少爷怎么将木头汉手到擒来的——

主角关键字 —— 紫水儿,成麦

第一章

“烧饼! 烧饼!成家的烧饼!

洪亮的叫卖声,诱人的香味,吸引了不少的过路人前来光顾,不一会儿,一大箩筐热乎乎的烧饼就卖完了。

小心的将几块碎银放进里衣口袋里,成麦憨憨地笑着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挡住了视线,原来是位公子,白衣胜雪、身材娇小,一张堪称人间绝色的娇颜。两弯黛眉似初春柳叶,一双明眸掩雨恨云愁。琼鼻朱唇,天工巧裁;杏脸桃腮,看的成麦眼睛都有些楞了,这么漂亮的公子怎么好像见过啊?可又仔细想想,这么娇俏的人儿肯定是哪家的少爷,又怎么会吃普通老百姓爱吃的东西呢,肯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对不起啦,小兄弟,烧饼刚卖完了,改天再来买吧!”成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地笑着说道。双手还掂了掂箩筐,以示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谁买你的臭烧饼啊!”眼前的小孩不屑地努努嘴,满脸的不高兴,他居然没有认出自己来!自己有长得那么难看吗?

“那小兄弟,不知有何事啊?”好脾气的成麦也不生气,仍然温和的笑道。

“银子!”不大的手伸到了成麦的眼前,声音嚷得十分大,好似成麦欠他许多钱似的。

“原来是紫兄弟啊!”一听银子,成麦一拍脑门终于想起了,原来是最近几天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乞丐啊,名字好像叫紫水儿,只是今天穿了件非常漂亮的衣服,就没有认出来,没想到把洗干净居然这么的漂亮,跟他的名字很配呢!成麦小心的在心里想着,他虽然脑袋不太灵光,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眼前的小孩,非常的不高兴。

“你才是纸兄弟呢!”紫水儿决定向这个木头找茬到底,谁让他惹爷不高兴,

“是,我说错了,还请紫水儿兄弟别生气,”一边把刚放进去的碎银小心地掏出来递到紫水儿的手里,一边傻傻地向紫水儿陪不是。

可这又惹恼了紫水儿,这要钱就给,这人怎么一点脾气也没有,是不是只要有人钱他都给啊!总觉得成麦没有把自己看的很重要的紫水儿可是脾气呼呼的往上升。

“今天只卖了这么一点?”紫水儿像一个管家婆一样大声地审起了成麦,惹得周遭的人都不断的侧目,揣测两人的关系,弄得成麦的脸烫热,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幸亏平日里晒的比较黑,没有看出那不自然的红色。

成麦将紫水儿拉到了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紫水儿一下甩开了拉他的手,

“干什么!干什么!”紫水儿满脸的不高兴,丹凤眼狠狠地等着成麦,自己专门换了件新衣服来见他,他不夸奖他漂亮就算了,还把他拉到这么隐蔽的地方,好似他很丢他的人似的,这个该死的臭人,也不想想,伊人楼里有多少人想跟他见面,他都拒绝了,谁知这家伙居然不领情!越想越气的紫水儿,一把拿起成麦的手,重重地咬了下去。

“水儿,疼!”情急之下,成麦居然喊起了紫水儿的小名,他没注意,只是吹着被咬红的地方,委屈的看着眼前好像心情又变好的紫水儿,不明白一个人的情绪怎么能变换这么快,刚刚还很生气的样子,现在居然柔声地问起他疼不疼,疼!当然疼,只是他没有那个胆说出来。

“成大哥,今天你的钱怎么这么少那!”心情变好的紫水儿整个身子都贴到了成麦的身上,那声音温柔地几乎能挤出水来,和他的名字到很像,

成麦立马忘了问刚才他为什么咬他,只是小心的扶住那小小的身子,生怕摔倒了,

“我娘说是明天有些重要的事要干,今天就没有做很多的烧饼。”成麦听话的像个丈夫一样,对紫水儿报告起自己的行踪。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不太熟悉的人交代那么多,但是他就觉得什么事都跟他说了才放心。

“那这点银子,你拿着吧!回去好好的买一些肉吃,后天要是再卖那么少,我就把你的筐给扔了,知道吗?”紫水儿像老婆碎碎念一样把那一点碎银掖进了成麦的袖子里,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十几两银子,也一起放进了成麦的袖子里。

“咦?紫水儿兄弟,你哪来的那么多银子啊?而且我也不需要那么多银子。”成麦双手摇着就拒绝了,他一天也卖不到没那么多银子,很是知道赚钱的难处,他连想都没想的就要把银子塞回到紫水儿的手里,却被紫水儿又推了过来,

“我要你拿着你就拿着,怎么有银子还不要,是嫌少吗?”紫水儿杏眼一蹬,大有成麦不接受,就有他好看的意思,成麦只好接过小心的放在了内衣袋里。

成麦刚放好,就见紫水儿的脸上沾满了得意的笑容,那笑容中的满足感让他不禁也想随着他开怀一笑,不经意间看到紫水儿白色的衣衫口袋有些鼓鼓的,刚刚紫水儿就是从那个口袋里拿的银子,他不是一个小乞丐吗?当初跟紫水儿不小心撞到的时候,他的衣服都有好几个洞,而且都是泥巴,即使昨天他碰上他的时候也都是穿的不太干净,怎么一天不见就换了个人似的。莫非他?想到这,成麦突然十分地生气,

“紫水儿兄弟,我不是每天都给你些银子吗?怎么你还要去偷钱啊!你要知道别人赚的每一文钱都不容易的,你把这赶快还给人家!”

“你这个榆木疙瘩,”紫水儿使劲地扭了下成麦的胳膊,俏脸气的煞白,“你哪只眼看到去偷人家的钱啊!居然敢误会我!”

成麦疼的脸都白了,但是仍然十分严肃的叙述着事实:

“那几天你不是穿得很破吗?再看看现在,你穿的比我还好很多呢!跟那伊人楼的姑娘穿的料子差不多。”

“什么!你去过伊人楼!”紫水儿不只是手在乱打了,就连那双脚也上了,简直就像一个泼妇的样子,成麦也有些生了气,为紫水儿冤枉了他。

“我没去过啊!”

“那你怎么知道伊人楼的女人穿得什么衣服?是不是跟人家已经好上了!说!”紫水儿咄咄逼人地气势,让成麦都觉得有点心虚了,似乎只要他一回答“是”,紫水儿就会和他同归于尽似的。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