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九重帝心————天下一剑

时间:2019-07-30 17:01 标签:
1 春光旖旎,山林黛,水漾碧,草染青,处处散发出如酒般的醺醺醉意。 午后春困睡浓,整个皇宫静悄悄的,似沉浸梦中。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皇上,您在哪儿?出来吧,别躲了,小福子求您了……” 一大堆的太监、宫女跟着大内总管福全第一千零一次


1
春光旖旎,山林黛,水漾碧,草染青,处处散发出如酒般的醺醺醉意。
午后春困睡浓,整个皇宫静悄悄的,似沉浸梦中。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皇上,您在哪儿?出来吧,别躲了,小福子求您了……”
一大堆的太监、宫女跟着大内总管福全第一千零一次寻找偷溜出走的皇帝。
自那位百年难遇的英明帝王慕容龙轩驾崩之后,因膝下无子,慕容翼飞作为他唯一的亲弟弟继承了帝位,如今登基已有十年。由于朝廷中的权臣奸党都被慕容龙轩除去,慕容翼飞接手的是一个治理得井井有条的江山,无须费心费力,便可安享荣华富贵。
与文治武功出色、智能过人的慕容龙轩不同,慕容翼飞虽心性聪明,只因生得俊美绝伦,风流蕴藉,加上戏谑调笑,无一不会,棋琴书画,无一不精,更兼温存性儿,散漫手儿,引得无数人为之疯魔。风流韵事一大堆,宠幸的有男有女,皇朝上下无人不知他的花心大名。不过帝王之心凡人难测,多少人使尽心机手段,也难得帝王一点真心。
皇帝自觉才情出众,有颠倒众生之本领。皇宫中的人整天见面就呼万岁,呆板无趣得紧,怎及偷偷出门,只凭自己风流手段与魅力便俘获一大片芳心?甩开服侍的人单独溜走自然成了家常便饭。
十年溜下来,差不多的地方福全都找得到了,这回越溜越远,已经跑到皇宫之外的地方了。
前面就是废弃已久的景华苑,聪明过人的主子不会藏那儿去了吧?
不过景华苑一直是宫中的忌讳,福全哪敢进去?扒着院墙向内张望了一下,不见动静,只好向别处找去。
“刷”的一下,高大的苍松上落下一个俊逸的身影,潇洒地掸掸身上的尘土,悠闲自得地观赏起风景来。
这位便是偷溜无踪的风流天子慕容翼飞!
遥望景华苑花如云海,五彩缤纷,竟是异常繁盛。
慕容翼飞心中惊奇,宫中居然有这样好的景致,他居然不知?不妨将地形查个清楚,将来也好当作幽会之所,岂不风雅?
顺脚便走了进去。
只见苑中花林横空,暗香浮动,连绵成片,种类约有二三十种,无一不是冰胎玉骨。有的繁英细碎,玉蕊如雪;有的翠干瑶柯,琼莲万朵;有的花大如斗,粉腻脂溶。沿途老松翠柏的枝丫上又缠着细长如指的万千翠带,却是寄生兰叶,附生树上,条条下垂。每枝俱有三五花茎,兰花大如酒杯,素馨粉瓣,藤花一般,每茎各有十余朵,累如贯珠。
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清香,闻之飘然欲仙。
真是个幽雅的静地。
慕容翼飞兴致勃勃地边走边赏玩,这里楼阁精致,亭台玲珑,兰草幽幽,翠竹摇曳,直如仙山琼阁。心下便早已盘算着将沿路看到的轩楼阁榭如何改成幽会的密所,且众多美人各据一处,绝不能混淆,以免各人妒嫉,都说别人的地方好,惹来吵闹。
忽然,他的眼光一下子定在了前面的石坡上。
那石坡高垂直而下十余丈,有一道清泉流过,化成一片飞瀑落下,水花腾溅,飞雾蒙蒙。瀑布下是一个幽谭,涟漪微起,水光云光,映如仙境。
他看到了什么?
瀑布下面居然有一个人!
令慕容翼飞眼花缭乱的是,那人舒臂展肢,犹似舞蹈,而且……一丝不挂!
半天,慕容翼飞才反应过来,那人是在洗澡!
这荒废的冷宫中为何会有人?是仙?是鬼?是狐?是魅?
不管是什么,若是美貌,又是一场销魂的艳遇……
眼角的余光瞥到花枝上挂的衣裳,却是一套侍卫服,满脑的猗思登时打掉了一半。
原来是看守冷宫的侍卫!
他生性风流,只要是美貌的,无论男女,均得宠幸。假如这个侍卫年轻貌美……
一把扯下树上的衣服,踱到了水潭边。
水烟朦胧,看不清面目,那伸展的身子却隐约可见象牙白的颜色。大股的水落在他身上,散成道道清流,沿着背部的曲线流到小腿。阳光反射,如玉光珠晕,衬着繁花似锦,说不出的动人。
慕容翼飞忽觉口干舌燥,心中一阵荡漾,热气涌了上来。
恰在此时,那侍卫转过身来,猛然看见慕容翼飞,一呆之下,“啊”大叫出声,第一个动作便是去抢衣服。
本该在花树上的衣裳却在慕容翼飞的手上来回晃荡,他又羞又窘又气,慌忙蹲入水中。
慕容翼飞失望地叹了口气,这个侍卫的确年轻,仅有十六七岁,只是模样儿生得平常,勉强可称清秀,比起他身边的艳婢俊童,差得远了。
“你是谁?快……快还我衣服……”小侍卫慌乱地嚷着,声音倒是很清脆,如同淙淙的流泉。
“要是不还呢?”慕容翼飞爱轻薄调笑的脾气又上来了。

2

“你……你……我不认识你,又没得罪你,别开玩笑了,衣服还我。”全身浸在水中,冰冷刺骨。春寒犹盛,时间长了实在吃不消。
潭水清澈见底,慕容翼飞眼力极好,越发看得真切。那象牙白的身子蜷缩在水中,纤毫毕现,毫无瑕疵的玉色胸口上一对朱色茱萸在清波中格外艳红,直似两粒红宝石。
放肆的眼光只顾不停地打转,小侍卫窘迫已极,不知哪来这么个浮浪无赖之人,真想狠狠揍他一顿!
可是总不能光着身子打架吧?
只要弄到衣服就好……
慕容翼飞摇晃着衣服,“上来吧,当心在水中冻病了,你那娇嫩的身子可受不住,我也舍不得……”
言词这般轻薄,那小侍卫大怒,顺手摸起水中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兜头便砸去。
“哎哟……”慕容翼飞摔了个仰面朝天。
居然一击成功,小侍卫也大出意料,想必这家伙是没什么本事的花花公子,便放心地爬上了岸,弯腰跑过去,去拿他手上抓的衣服。
忽然腰上一紧,已被死死抱住,他料不到对方居然使诈,脚下一个踉跄,便跌在慕容翼飞怀里。
湿淋淋的身子分明是少年人的青涩纤细,温软如酥,肌肤滑腻,好似极品的丝缎……
慕容翼飞的手顺着腰便溜了下去,熟练地落在了窄小柔韧的臀部,来回揉搓,只觉手掌下面棉团一般颤巍巍地弹动了了几下,心也跟着抖动起来……
面貌虽然不够漂亮,这身子却有点惹火,感觉不错,索性就降低要求,临幸了便是……
小侍卫混乱的大脑终于明白过来,这个人正大肆调戏他!
愤怒之极!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