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终极保镳,你好————林佩

时间:2019-07-30 17:03 标签:
同样的梦又来了,熟悉到我只要闭起眼就可以描绘出那个男人的样子。 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完美的倒三角形衬在白色的针织背心里,确实的勾勒出男人矫健有力的体型,到瘦削的腰、结实的臀部,再往下,裹在牛仔裤

  同样的梦又来了,熟悉到我只要闭起眼就可以描绘出那个男人的样子。

  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完美的倒三角形衬在白色的针织背心里,确实的勾勒出男人矫健有力的体型,到瘦削的腰、结实的臀部,再往下,裹在牛仔裤里大腿的肌肉绷的如此好看......

  唉,他们说我有病果然是真的,一般像我这样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作春梦时,对象不应该都是些大咪咪的性感美女吗?怎么我却会梦见猛男?

  不过,那男人真的好帅,又酷又man的,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

  梦里我对那个男人作了什么?别乱想啦,什么也没有,反而是他总千篇一律的走过来,笑着无可奈何的说:".........真是的,别赖床了......"

  每当听他说了这一句,我就真的醒了......从梦里真正的醒来,回到石家大少爷石亭云的身分。

  "少爷,你醒了啊,正好,我们也刚抵达王家的宴会会场。"一起坐在后座、我的私人医生笑着说。

  "单医生,每次吃了你开给我的药都好想睡......"我揉揉眼睛,有些抱怨。

  "正常的,药里有镇静的成分,你看,睡了一下精神是不是好多了?"

  单医师一面说,一面拿出个小小的梳子梳整我刚刚靠着他肩头睡时弄乱的头发、替我戴上无框眼镜、又整整我喉头的领带。

  "是谁发明西装这玩意的?穿在身上别扭死了!"我再度抱怨。

  "忍耐些,今晚参加王夫人宴会的可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夫人想趁这个机会将少爷你介绍入上流社会的社交圈里,你当然得打扮的体面些。"

  "可是......好无聊......"我叹口气:"之前那什么常鸣金融的千金生日啊,李氏企业太夫人的八十大寿啊,还有什么秦天集团的少爷文定......一点意思都没有......"

  "可是少爷比预期中受欢迎呢,公开在社交圈内露面才三个月,许多名流淑女都等不急跟少爷认识了......"单医师取笑着说。

  我往车窗外看,黑蒙蒙的,看不见什么,只反射出自己与单医师身影。

  "他们想认识我?为什么?"我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只是无聊,问。

  "......你因为生病的缘故一直没在公开场合露面,这半年身体养的比较好了,终于可以见光......我想他们的好奇心一定很大,想知道石门集团的大少爷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看着车子缓缓在装饰亮煌煌的花园大庭门前停下,司机拿出邀请卡给门口的警卫看,跟着放行。

  "......我觉得......我不是我自己......"下车前,我这样对单医师说。

  豪华到根本就像是五星级以上饭店酒楼的大厅、充斥着衣香鬓影的华靡颓废;面对一堆之前的宴会认识的叔叔阿姨太太先生小姐公子、我就机械般的点头招呼,记不清谁是谁,只是跟着笑。

  从来不知道,珠光宝气会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场面,更别提各式各样香水古龙水混搭一起的诡异气味了。

  我好不习惯,我比较喜欢淡淡的体汗、牵动某种情绪的麝香味......

  单医师一路领着我冲锋陷阵,来到宴会的中心位置,那里有几个显然是今天宴会主角的人物,围着说话,又像是交换某些情报似的,时不时咯咯笑着。

  他指着其中穿着黄色贵妇服的胖胖欧巴桑对我说:"那位是今天主办宴会的王夫人......别笑,她可是商界上有名的女强人,跟石门往来密切......"

  我收住笑意......可是,王夫人真的很胖,偏偏衣服又紧,让小腹凸的更明显。

  "你小时候还跟夫人一起来过这里呢!当时调皮的你跟着王小姐一起游玩,打破了王夫人特地从国外带回来的水晶杯......"

  单医师指指另一个年轻的小姐......还好,比她妈瘦多了,人也长的漂亮。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这回事?"我偏头思量,真的没印象。

  "有的,夫人跟我说过......你仔细想想......当时你才这么高,王小姐矮一些,你们两个趁夫人们坐在那张椅子上聊天的时候......"他指着靠近阳台的一张长椅:"......记不记得那张椅子?"

  好俗的一张椅子,谁会想记住它?不过单医师看来很想让我回忆某些事的样子,我只好点点头,装作想起来。

  "......是那张椅子......夫人们坐着......然后你跟王小姐跑过来,撞到夫人,害得夫人手里的杯子掉到地下......"

  又开始了,每当单医师用这种空蒙的声音对我讲述某些事时,忘的干干净净的过往记忆就会重新回到脑海,再度演绎一遍当时的画面。

  我因为生病而忘记的事很多都是这样记起来的。

  "......对了,那时候杯里的酒洒出来,湿了你的哪里?"单医师问。

  画面开始在眼前如电影般的映转,一个小男孩撞过去,酒洒出来.........

  "我上衣都弄湿了,要妈妈带我回家换衣服。"我回答。

  单医师满意的笑了,每次听到我讲出记忆中的某些细节,他都会这样笑,好像我完成了某项了不起的工作。

  听妈妈说,我从小体质不好,精神状况更差,一直待在中部的别墅养病,一年前因为某场意外昏迷,成了植物人,在医院躺了半年后奇迹似的醒来,脑部却因长期耗损的缘故,将过去的事都忘了。

  单医师是石家特地重金请回来帮助我做心理及记忆调适的人,听说他本来是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系的主任,研究专攻的主题是"记忆"──老实说,他的外表年轻平凡,跟什么主任的老成形象扯不上边。

  这半年他一直跟在我身边,大小事都管,俨然就是个管家,对于我这个把过去忘的一干二净的人,有他在身边其实是满安心的,我觉得,跟妈妈比起来,他跟我要亲的多,简直像是自己的哥哥一样。

  "......对了,妈妈怎么还不来?不是说她也会出席这宴会?"我环顾四望,没看到她。

  "夫人会晚点到......那、少爷,我们先去跟王夫人王小姐打个招呼吧,这场宴会可是王夫人为了把留学归国的女儿介绍给大家而举办的......"

  我点点头,并不在意妈妈会不会来,反正我跟她不亲......十几岁时就跟她分开生活了,看见她没有孺慕的感觉。

  跟单医师过去向王夫人问安,又礼貌性的跟王小姐聊了几句;王小姐似乎很喜欢我的样子,一直不放我走,想跟我多说些话。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