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身外身 梦中梦————苍生笑

时间:2019-07-30 17:04 标签:
初识 雅明学园是某地的一所非常普通的学校,每天早上的开始,都是伴随著女生的尖叫声,而罪魁祸首正是红遍学校的金龟王子────蓝翔,身高1:78,除了数学,其他都是全能地人。仅是他那双细长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放出超强电波,足以让女生晕到半天,更何况

初识
雅明学园是某地的一所非常普通的学校,每天早上的开始,都是伴随著女生的尖叫声,而罪魁祸首正是红遍学校的金龟王子────蓝翔,身高1:78,除了数学,其他都是全能地人。仅是他那双细长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放出超强电波,足以让女生晕到半天,更何况,他兜里的钱,随便甩出一打,就更足以砸死一大片的人,所以全校的女人,包括扫地的妈妈桑,也是用千方百计来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惜的是,他总是以优雅的姿势微笑地对著那些女人,而眼睛只是看著他目前感兴趣的女生.
“呀~~~~~~~~~~~~~
小翔!!!”女生的尖叫一个比一个厉害。好多的男生也不满地趴在窗台上,看著那拽地要命,又奈何不了地人物,他们搞不懂女生地想法,那种高大地“小白脸”有什麽好地,不就是钱多点,高一点,笑起来“恶心”一点。“柳寄,你看那些女生,就象著魔一样,我怎麽看都不觉得他那点好啊~~~”身为柳寄同学兼朋友的无翟酸溜溜地看著操场上地人,柳寄轻笑地看看外面,他认为没什麽大不了,女生的幻想总比男生多一点,其实他觉得蓝翔这个人除了花心,就没什麽大的缺点了,还是不错的人,不知道为什麽,柳寄就是喜欢他的眼睛,给人一种很自信的光明,比太阳还要耀眼!“哇~,蓝翔!”班里的八卦人物小夭兴奋地看著外面操场说:“好帅哦!!,和英德学园的西门,有得比哦,听说西门每个女人地保存限期只有3周,但是蓝翔好象比他还厉害,曾经有过一周的记录~~”无翟忍不住翻白眼,说道:“天啊~~怎麽女生老是喜欢这麽花心的男人啊!守著忠诚的男人呢,不要!去自讨苦吃!”小夭回敬说:“这叫‘男不坏,女不爱’你懂什麽?”
“我觉得,他没那麽坏,但是我总觉得他好象在躲什麽,他笑得有一点虚无!”柳寄看著正搂著新得女朋友得蓝翔,眼睛看著那女生,却有一点得心不在焉,不知道为什麽,柳寄会注意到这些。在一旁的面带惊讶地无翟说:“柳寄,你也帮他说话啊,我怎麽不知道你什麽时候和他认识的?”柳寄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说道:“什麽啊,我只是就事论事,你少说风凉话了”“呵呵~~还是柳寄识礼”小夭满意地离去。
“柳寄,放学去那玩?”下课铃响地前一秒,无翟就问旁边的人。“当然是好玩的地方玩。”柳寄一副受不了的表情。“那~~嘿嘿~~那是不是要先添饱肚子?”无翟一脸
憨憨对柳寄笑笑。“是不是又叫我请客?”整理好书包後,柳寄就走出教室说:“好啦,走吧,饿死鬼!”无翟於是喜滋滋地跟过去了。刚走进餐厅里,无翟的手机就响了,他随手拿起:“喂?阿芋!你一个不好玩啊?”“怎麽?”柳寄问。无翟抱歉的笑笑说:“是阿芋!她现在没事作,要我无陪她~”有女朋友就是这样不干脆,朋友一生的幸福,他怎麽能不放行呢,柳寄便说:“没关系,你去陪她吧,反正我吃了饭就回去了。加油哦!”无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便走了。看著无翟离去,柳寄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了。一个人坐在餐桌的位子上,点好饭菜,无意中抬头,发现蓝翔和他的女朋友坐在落地窗的旁边,相倚相偎,不时地亲吻,旁若无人地样子。就在那一瞬间,蓝翔也对上了柳寄的视线,就那一眼柳寄因为感到他的狂放不羁地眼神,顿时尴尬得红了一脸,连忙低下头,看著自己的手发呆。连他自己都搞不懂,为什麽就因为他的目光,竟会使自己慌张成那样,无味地吃过饭,就打算坐公车回家,走到街边,一辆名车 就开过来,引得男人女人地注目,“嗨!等车吗
?要不要我送你一程?”蓝翔从名车里探出头来,柳寄低头看著他,他没想过蓝翔会主动和他答话,而且也不认为他和他会有任何地交集,到底为什麽这麽做?“你的女朋友呢?你不是和她在一起吗?”柳寄可不想当一个大瓦数的电灯泡。“今天我有事,不陪她了,怎麽样?上不上车!”虽然是询问地词语,柳寄再怎麽听都好象命令似的,当他望向蓝翔的眼睛时,竟不由自主地上了车,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他地旁边坐下了。蓝翔满意地对他笑笑,说:“我听说过你,柳寄,是吧!你的文章在学校也是很有名的。”柳寄只是耸耸肩:“我只是随便写写,不知道什麽名气不名气的,我无所谓!”“去我家坐坐吧!”不等柳寄有什麽反应,蓝翔就把车头一掉,“你不是还有事吗,为什麽现在有空?”柳寄不解地问,“不好吗?又不是什麽大不了地事。”他不做正面地回答。
“我可不可以不去!”柳寄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麽,反正他不能再蓝翔待了,他只想回家,“你让我走好吗?”柳寄有些无力:“我对你地家,你的事,一点不感兴趣,所以你没必要叫我去你家。”“来都来了,,进去坐坐,也无妨啊。”蓝翔温和地对他笑笑:“随便有些东西让你看看。”有钱人真是不同,看著装潢如此豪华地大门,柳寄不得不感叹。算了,即来者恻安之,只是坐坐而已,没什麽好怕的,可能是自己吓自己。踏进自己从来没想过的豪宅,坐在国际大师设计的沙发上,蓝翔端来两杯葡萄酒,柳寄接过,尝尝说:“1983年,意大利的POWER,很不错哦。”心情因为喜欢的葡萄酒而放松了许多,浅浅的笑,让蓝翔看得有些呆了,“你的东西呢?”“什麽?”“你说的东西!”不会这麽快就忘记了,柳寄不禁皱皱眉头。“对了,”蓝翔恢复常态:“跟我来吧。”便很自然的拉起柳寄的手,走向他的卧室。“这是~”看著蓝翔拿出的几本是他写的书,柳寄有一点惊讶:“你怎麽知道是我写的?”写书的时候,他用的都是笔名,除了无翟,他从没有向任何人说过。“是感觉,很少人有你那种感觉,遥远。”蓝翔摸著柳寄柔软的头发,心里很舒畅,“我可不可以摸到你呢?”蓝翔在柳寄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什~什麽?”柳寄见蓝翔突然靠得那麽近,有些不知所措,“和我在一起,你好象不自在,为什麽?”蓝翔邪魅地笑了。“怎麽会,我只是不习惯和不熟的人在一起~~”柳寄连忙解释说,慌乱的眼睛不断看向四处。看著柳寄涨红的脸,蓝翔蛮有趣的盯著他,“那个~~,我想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否则老妈又要说我。”好不容易找到借口,柳寄总算松了一口气,轻笑地看著蓝翔,“你不觉得这个借口很逊吗?”蓝翔无情地弄僵他的笑脸。这麽逊的借口,自己怎麽说得出口得,柳寄忍不住骂了自己一百遍。“可是~我真的要回家了,让我走吧!”就是要逃,不然以後就没机会,这是柳寄心里得声音说的。“好啊,我让你走,不过,给我一样礼物才行!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