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Anykey 作者:冰糖炒山楂

时间:2019-09-10 16:51 标签: 业界精英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文案 秦谂是音乐界出了名的国家队选手,号称Anykey先生和音乐梦想粉碎机,不过因为为人低调而不为人所知。 最近的一次综艺节目上可算是一炮而红,节目组哭着求着他对学员点评一下,他淡定地推了推眼镜,各位唱得实在不错,我也没什么好指导的,那我也就借一

文案

秦谂是音乐界出了名的国家队选手,号称“Anykey先生”和“音乐梦想粉碎机”,不过因为为人低调而不为人所知。

最近的一次综艺节目上可算是一炮而红,节目组哭着求着他对学员点评一下,他淡定地推了推眼镜,“各位唱得实在不错,我也没什么好指导的,那我也就借一趟东风。”

一趟东风送差点把所有的学员打包送走。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节目#

#我不仅跪着还试图去舔屏幕#

#舔屏幕的同时还觉得耳朵子孙满堂#

……

于是众人纷纷感叹,秦谂——一个神奇的男人,同时更加好奇的是,谁能攻克下这样的高岭之花。

Anykey先生单身多年,没想到被一头小骆驼蛮力撞开心门,从此门就“吱呀吱呀”再没合上,对着小骆驼——颜骆一敞到底。

后来有好事者举着话筒去问颜骆:“你是拿什么攻克下Anykey先生的堡垒?分享给我们观众听一听吧,大家都很好奇呢。”

颜骆耳朵上还c-h-a着耳机,一脸的迷茫,“这个……不是大力出奇迹吗?”

emmmm

大力出奇迹撞开秦先生心门的小骆驼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谂,颜骆 ┃ 配角:杨翠花 ┃ 其它:

第1章 Chapter 1

不下二十个工作人员在场地上忙忙碌碌,彼此间还能勉勉强强地找到个交头接耳的缝隙。

“听说了吗?又来一个导师。”

“呦嚯,已经四个大咖了,这还能从哪里挖出再重一点的咖?”

“不知道,说不定是来凑个数的。”

“我也这么觉得,做个噱头吧。”

……

“Lee,你还没来,小道消息就已经fly一样飞满天了。”

Lily刚跟着秦谂从国外回来,一时之间满嘴跑着的英文中文顿时撞了车,听得她身边男人一个皱眉。

女助手的身高十分傲人,足足有一米七,蹬上高跟鞋锐气逼人直逼一米八,看得周身的几个男人纷纷转头挽救自尊。

可她身边的男人却轻轻松松地比她还要高了一个头,Lily这时候拨弄着艳红的指甲,笑盈盈地抬头看他。

秦谂不动声色地给身边的工人让了个地方,“救个场而已,不会有多大风波。”

Lily伸出根纤长的手指摇了摇,“你永远不会注意到自己的魅力,Lee,charm你懂吗?”

秦谂提前来看了一下场地,转身带着助理往外走,“我如果注意到了那还要情人干什么?”

Lily摇头叹气,同时一提裙摆款步跟上秦谂,“难得能从你嘴里听到情人这个词——我还以为你忘记它是怎么拼写的了。”

秦谂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高冷,低头纠正Lily,“我如果没有记错,杨翠花女士,土生土长的中国本地人……”

Lily——也就是刚刚秦谂嘴里的杨翠花女士猛地窜起来,两手紧紧捂住秦谂的嘴,“我的大少爷,我给你当牛做马,给你卖身为奴,求求你放过这个名字吧。”

秦谂两手悬空举起放在肩旁,“下来,我只数到三——一、”

“下下下,我这就下。”杨翠花动作麻利,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干练地一甩,恢复了她精明的女助理形象,“秦先生,请不要再提那个名字。”

秦谂微笑,“好的——只要你记住不要试图使用你那蹩脚的英文。”

杨翠花悻悻地跺了跺脚,“行吧行吧,#%@%”

秦谂问:“其实我还是听得懂韩文的。”

杨翠花崩溃投降了,她做小幅低地向通道处伸出手,“请,您请,小的给您拎包。”

秦谂稳步向场地外面走,通过整洁明亮的通道,他饶有兴致地伸出一只手挡在眼前,温暖的阳光照在手上,像是和另一个人交握住似的。

他嗤笑一声,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恋爱脑了。

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不久以后像太阳一样的情人将会裹挟着难以抗拒的风暴,撞开他的心门,在里面死皮赖脸地呆上一辈子。

秦谂,中央音乐学院和科蒂斯音乐学院联合培养博士,与大学同学一起成立“Anykey”组合,第一首主打歌当即成为风靡一时的Hit。

他的老师,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学院大拿为他给自己的老朋友写推荐信的时候,就这样评价过,“有时候我们总想用‘勤奋’来欺骗自己,但是只有亲眼见到天才的时候,才会无可奈何、迫不得已并且最终只能选择心悦诚服地仰望他,难以想象有一天我竟然会写下这样的句子,因为我已经在这位年轻人的身上见到了无限的潜力。“

不过因为秦谂为人低调,而且发展的事业大多在国外,国内知名度实在不高,这次回国参加综艺还是他的师兄通过了老教授给他递的信。

杨翠花跟在秦谂身后喋喋不休,秦谂加快脚步,在转弯处一个不留神。

“啊!“

“没事吧?“

颜骆赶得急,一头撞在对方硬实的胸膛上,眼眶顿时就红了一圈,泪花摇摇欲坠地挂在边缘,他埋怨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胸肌硬得石块一样的男人。

好高。颜骆的第一反应。

好小。秦谂的第一反应。“……抱歉,是我走得太急了,你没事吧?“

颜骆对这个好听的男声很有好感——假如不是鼻子这么疼的话,他很可能会去交个朋友的,不过他现在揉揉鼻子,委屈地从低腰牛仔裤里抽了张餐巾纸擦擦眼睛,这才抬头去看秦谂。

秦谂也低着头看他,青年看上去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白皮肤,桃花眼,红了眼眶之后,眼角晕开一朵花似的,看上去小动物一样惹人怜爱。

“没事。“颜骆翁着声音低下头,盯着对方锃亮的皮鞋,不安地左右挪动了一下,想让身材高大的秦谂给他空个地方过去,晚上就是比赛了,每个人只有三次彩排的机会,他想接着看场地的名头先试一下话筒。

秦谂从这个角度居高临下,看下去能看到青年头顶可爱的一个发旋,他心里一动,向身后伸出手,“秦谂,今天的事情抱歉了。“

伸出的手空了半天,他冷着眼回头看杨翠花女士,Lily女士却正盯着颜骆发呆,眼神里都在流口水,“我的名片。“

杨翠花被秦谂的声音冻得一个激灵回过神,“呃?有什么……哦哦,名片……呲溜。“她还不忘矜持地……吸一吸口水。

秦谂闭上眼,额角的青筋欢乐地跳了两下,好在递到手里的名片速度还算快,稍稍缓解了心里沸腾的暴躁。

“有事可以找我。”秦谂微微欠了欠身,果断地让开了小小的后台通道。

颜骆迟疑地接过名片,“呃……谢谢你,不过撞一下应该不会塌的吧……”他睁大了眼睛望他,明澈的眼神在秦谂脸上打了个转,“再见。”

秦谂点头。

秦。谂。

颜骆把秦谂的名片在手里转了个圈,他的手指纤长,掌心小巧,但是手指却长,指甲修建得略有些短,看上去有点小巧可爱的意思。

名片在颜骆手里灵巧地转了两圈,颜骆侧着头想了想,还是把名片揣进了裤兜里,顺手拿出手机——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念,太失败了。

走廊也就十几米,颜骆一字一音地跟着念,“秦(qin),谂(shen第三声),这个名字有意思。”

如果是第二声总有种见谁爱谁的错觉,“”情深……感觉不太好“颜骆轻轻地跟着念了一遍,”谂,又有念的意思。“他挑了挑眉,露出个会意的笑容来,”看起来父母很幸福呢。“

秦谂的耳力非常好,在乐团里工作的时候常常能找到几十个小提琴里的错音,他还没走出去几步就听见身后小傻子念自己的名字,秦谂脚步顿了顿。

杨翠花还跟在后头,在脑子里舔刚刚的小哥哥,此时还意犹未尽,“刚刚的那个不会是学员吧,看着也不想是工作人员啊。”

秦谂在递名片的时候就注意到对方的手指,右手上茧子形状明显,“是学员。”

杨翠花连连点头,“挺好挺好,很合适,我是经纪人,他是歌手……以后的孩子肯定也很有艺术细胞……”

秦谂:“……你想得也太远了吧,看了一眼,连孩子什么方向都想好了?”

杨翠花十分接地气地冲着天翻了个白眼,“您以为谁都和您一样不食人间烟火?我们小市民都是要吃饭睡觉生孩子的!”

秦谂:“……”但是我不知道生孩子的地位排得这么前。

“走吧,我先去宾馆倒个时差,晚上就直接上台,主办方那里你去帮我要一张参赛卡。”秦谂没有在国内参加过综艺节目,不过师兄嘱咐他事无巨细,什么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