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生又何欢+番外 作者:良艺

时间:2019-09-10 17:01 标签:
简介 深情总裁攻X清冷学霸受 何欢就像是一个国王,坐在高高的阶上俯瞰悲喜,总觉得有一层厚厚的隔膜,所有情绪都不可触及。 过往是一座城堡,扣留着有故事的行人。 何欢就在这座悲伤的城里行走,半生奔波劳碌求见一面自己早夭的记忆。 直到姚期手握重戟,一

  简介

  深情总裁攻X清冷学霸受

  何欢就像是一个国王,坐在高高的阶上俯瞰悲喜,总觉得有一层厚厚的隔膜,所有情绪都不可触及。

  过往是一座城堡,扣留着有故事的行人。

  何欢就在这座悲伤的城里行走,半生奔波劳碌求见一面自己早夭的记忆。

  直到姚期手握重戟,一个人站在城外攻城,口中大喊,你听见了吗?我说我爱你。

  1V1,he

原文第6、7章内容相同━━牛;

第一章

  母亲第五次说要嫁的时候,何欢正放学回家,随手把书包放到沙发上,问,是那天送我们回家的先生吗?

  “啊?嗯!是。”母亲一边看着他,一边不安地搓手,等着他像大部分单亲孩子那样大发脾气然后摔门而去。但何欢没有,他只是轻轻笑了一下,说,蛮靠谱的一个人,我没意见。

  说话间甚至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何欢出生之后的前八年是和父母一起住的,父母离婚之后就跟着妈妈踏上了漫漫寻继父之路。他和大部分单亲孩子不一样,对于这件事一直看得很开,只要那人对母亲好。必须要对母亲好。

  向来雷厉风行的母上大人征得何欢同意之后就风风火火地带着他嫁了。一直到去参加婚礼的路上,才听说那个即将成为他继父的男人是本市首富之子。

  那是秋天,空调刚刚打开,车里还是冷,何欢脸色灰白。

  “不舒服吗?”

  坐在一旁的母亲脸上是藏不住的担心,甚至掩盖了新婚的大喜。

  何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大红,又回头看了一眼样貌气质样样都属上成今天更是精心打扮的母亲,无声呼出一口气然后用力挤出一个笑容,说,这算是和富豪结婚吧,纵使我们是二婚也不应该这么Cao率。

  老妈摸过他的额头发现温度没有异常之后收回手不以为然道,什么富豪,他就是一厨子,厨艺自然没得说,为人却贼拉抠门,和富豪根本不沾边。

  何欢微微点头没有反驳,但他知道这不是事实。单单从接亲的八辆布加迪就知道。不算顶级豪车但也肯定不会丢首富的面子。

  撇开豪门之子的身份不说,那人也是真的对母亲好。只因为母亲说要和孩子坐一起就关了车门去后面坐了。

  到达之后,姚宇疾步走到头车旁边开门,也是先扶何欢下来再去扶的新娘。

  何欢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开玩笑说,叔叔,你放错重点了。

  姚宇拿出红包非要和继子争一个称呼的问题,然后母亲上前在那人胸口捶了一拳,拉着他往里走。何欢暗暗松了一口气,跟上去。

  他不多言只是怕母亲难堪但那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想法。

  那一年,何欢十三岁。随着母亲流浪到一个新的屋檐下。

  走进教堂,宾客席位都是空的,只有牧师站在台上,看见他们进来遥遥地颔首行礼。

  然后便是俗套又感人的婚礼陈词,互换戒指,何欢站在阶下一边使劲儿搓快要冻僵的手一边欣赏这虔诚一幕。

  不知何时,侧门进来两个一身黑衣的人,疾步行来,与其说是像宾客不如说更像来砸场子的。

  何欢正犹豫要不要舍生忘死以己之身守护母上大人的婚礼就见来人对着阶上的人微微点了一下头。

  何欢:……

  虽然这场婚礼本来就很与众不同,但既然是来祝福这样气势汹汹的不好吧。

  来人进来之后径直落座,连余光都没分给何欢。

  何欢:……

  虽然今天的婚礼只有主角参加,连喜帖都没准备,但来人竟然在仪式开始后以这样的方式落座,算是不请自来吧。大脑迅速运转,何欢从自己知道的有限信息里找出一个可能符合此人形象的身份。

  想必,是继父的弟弟。

  看着那人的一身黑和自己的一身大红,何欢忍不住笑了一下。本来剑拔弩张的氛围中间莫名其妙飘出来几个名为尴尬的分子。

  椅子上的人很明显地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他,只是看,一个字都没说。

  站在一旁的江河眼睛突突直跳,看着何欢一副敬他悍不畏死的样子。何欢站在原地尴尬异常,感觉自己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还是一刀,干脆深吸一口气坐到了那人身边,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容,他说,你好,我是新娘的拖油瓶。

  沉默,良久的沉默,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对话还没开始就到此结束了的时候,耳边忽然飘来一句:我是新郎的半个家人。

  “半个……”从小就语文满分的何欢成功抓到了重点,一个没刹住车就秃噜嘴道,“另外半个是?”

  “对手。”

  言至于此,何欢自觉多言便不再多说,像所有冠冕堂皇的大人那样端着祝福的笑容正襟危坐着看到仪式结束。

  天空不知何时竟然飘起雨来,片刻后变成雨夹雪,打在脸上生疼。何欢拿起手机来准备拍照,结果发现一经镜头过滤,雨丝也没来由变小了,即便有人透过镜头看见此景,想必也理解不了他此刻心境。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何欢于是笑笑把手机收了起来。

  离去时,雪忽然变大了,姚期走在最前面,推门的时候本能地侧头躲了一下。

  何欢把自己全身唯一一件还算正常的围巾摘下来围在了穿着单薄的姚期脖子上,说,反正我也红红绿绿的像个吉祥物,干脆就当个吉祥物吧。

  江河更加佩服他了,一副向大佬低头给大佬递茶的表情。

  姚期看了看他,淡淡地说了声谢谢。

  那一年,姚期二十六岁,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小鬼强行搭讪,也是第一次,在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晨光。劈开乌云朗照天地的光。

  婚礼刚好选在中秋那天,中午一顿忙乱之后短暂休息,晚上何欢便又被拖着前往姚家老宅——一个从未听说更未涉足的地方。

  他亲眼看着自己继父坦然无比地开着一辆夏利混进一众豪车中间,看着他穿着闲散却带着自己的新娘与宾客谈天说地,迎来送往间是长子的风范。

  众人忙乱,连带着脚步也匆匆,何欢小步跑着才能跟上节奏。

  正左顾右盼往前走的时候就看见前方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像是刚刚见过。何欢快走两步追上去,喊,嗨,又见面了。

  姚期低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嗯。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脚步却不自觉放缓了,刚好是何欢能跟上的程度。

  时间接近黄昏,太阳从层层楼宇间沉了下去,何欢跟在姚期后面走进大厅,迈步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天空,心中竟无端生出些肃穆来。

  从两天前得知婚讯到此时此刻,何欢在心中练习了无数遍与姚家人相处的场景,此刻踏进姚家老宅才发现自己纯粹就是多虑。

  和所有的世家大族一样,姚家人脉复杂却人情淡薄,唯一有异于其他家庭的是姚家人对自己的冷漠丝毫不加掩饰,从不在老宅里拿出自己久经商场政地的那一套。彼此相见只微微颔首就算招呼。

  进了大厅之后姚期就穿过人群带着自己的人寻了一个位置坐下,仿佛众人的吵闹与自己无关。

  何欢坐在旁边和江河眉来眼去半天,在脑海中消化了很久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之后无奈放弃。

  百无聊赖间试探着回头问姚期,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真的不用去打个招呼吗?

  姚期回头看他,然后沉默。

  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因为超越年龄的懂事有一种违和感,表面的是热情和乖巧,防备和恶意在更隐秘的地方。

  一旁的江河及时跳出来救场道,小朋友,上次考试考了多少啊?

  何欢:……

  “班上有没有好看的女孩子啊,上学时期最重要的就是早恋,千万要抓住机会不然将来就追悔莫及了。”

  何欢:……

  这个话唠在老板面前这样说话真的没问题吗?

  “李阿姨一个人周全这么事儿也不容易,你去帮帮她吧。”姚期看了江河一眼然后冲着门后扬了扬下巴。

  “好的,姚总。”江河恹恹。他明明一直八面玲珑兢兢业业,为什么总是被自己老板嫌弃呢……到底是为什么呢……

  酒尽宴散,老妈才想起自己还带了孩子来,脚步踉跄地坐过来,还不忘关心何欢的状态,问,小欢,还习惯吗?

  何欢无声叹气,然后扶过已经微醺的老妈回房间。结果冤家路窄刚好遇到忙完的江河走过来。看着他走近江河脱口而出道,你已经不是三岁了,确定要和新婚夫妇睡一起吗?

  何欢盯着他,瞬息之间脸色几次变换。

  姚宇过来毫不见外地就要伸手拍江河的脑袋,结果江河一步闪出去五米远,颔首道:大少爷。

  “正经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嗯,不错。”姚宇拍着他的肩膀一副无比赞赏的样子。江河立在一旁不敢还口有苦难言,只能盯着地看,今天的地毯真有艺术气息呢……

  许是他们笑闹的声音太大,姚期不知何时注意到这里,远远地喊,哥。

  姚宇回头看他,淡淡应了一声,嗯。

  话痨如他,热情如他,面对亲弟弟的问候从头至尾只有这一节短音的回应。

  其实他们之间缺了的何止这一句寒暄。新婚之际两兄弟第二次见面,从始至终连一句祝福一句问候都没有,何欢恍惚间明白过来,人心千万种,悲欢不相通,自己以往看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