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空白格 作者:捂嘴笑

时间:2019-09-10 17:04 标签:
简介 霸道攻软糯Q弹受 小时候,他们拥有彼此。 长大后,他们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在外流浪自称没有家人的小富家子。 是眼前脆弱的相守,还是以后笃定的拥有更重要? 空白格按下,到底是再无后续还是中场暂停? 一个人可以主动选择分离,但回来呢? 第一章

  简介

  霸道攻×软糯Q弹受

  小时候,他们拥有彼此。

  长大后,他们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在外流浪自称没有家人的小富家子。

  是眼前脆弱的相守,还是以后笃定的拥有更重要?

  空白格按下,到底是再无后续还是中场暂停?

  一个人可以主动选择分离,但回来呢?

第一章

  李柚再次觉得有些不对劲。

  哪怕从一个男人迟钝的直觉出发, 也能感觉到这里的问题。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这“妖j.īng_”暂时还没有下一步动作。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压下了内心的滔天巨浪,故作镇静地将视线转移回电脑屏幕,挺直了久坐有些僵硬的腰。那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的指尖在敲打键盘,他能感觉很多人应该正看着他,然后他听见自己说:OK啊,没问题。

  一切应该都很还好。啃了很久的客户终于有软化合作的迹象,只是合伙人再一次抛下了自己,单枪匹马上阵而已。也许是觉得自己还要主持公司内部的大局,太累了吧?说穿了,没什么大不了,也就第四次而已。

  李柚自我安慰着,自从过了年,整个公司就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但这个却是期盼已久到来的好事,相比于刚创业时公司惨淡的运营状态,自己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那行,那大黑你到时候带着大家再一起开个会”,袁白匆匆在白板上写下了几行字,提着外套拔腿就往外走,走廊上远远地传来了他大步向前的回音,一声盖过一声,模糊地撞上了李柚的心口。

  办公室里的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

  所有人都看着李柚在迅速合上电脑,却也是神情自若得拿着手机走向了茶水间。被大老板临走前cue到的大黑是个头脑活络,却少了几分情商的小老粗。他隐约觉着这样的事情走向有点不对劲,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着办公室里大家伙儿都有些愣神,也是不带半点含糊地清了清嗓,臭美兮兮的走向白板,边拿起马克笔,边得瑟地说:来来来,今天我大黑来主持大局来,大家回神过来,对,看这里,赶紧的,大黑开路,速战速决!

  众人看着大黑不着调的自嗨,一时间也忘记了刚刚的沉默,嬉笑怒骂着被正经事吸引去了注意力。

  茶水间里,李柚倚在窗边,指尖夹着烟,望着楼下那个身影,静静的出神。

  2年了。

  自己今年26岁。袁白29岁。

  距离两个人一穷二白(?)打拼起这个公司,都已经这么久了。

  说得矫情点,一个正常有目标的人,前半生所有的努力方向,基本就是耗在这里了。

  李柚虽然不是一个有事业野心的人,但在这里也留下了足够多的努力。

  而让自己心甘情愿留在这里的的理由,此刻就静静地站在楼下那个马路牙子上,不停地看着手表。李柚猜,来接的司机应该是又被堵在半路上了。

  手机在不停震动——提醒着靠窗的人下午的会议安排。这是上周末就定好的会议了,当时李柚还站在袁白身边,跟远方集团的汪总敲定了下周正式的拜访,就是今天的下午4点。而眼下,已经是下午3点,本要赴约的两个人:一个在原地急躁地等车,一个在茶水间,不做声地燃着烟。

  按照这个城市j_iao通运转的效率,会议迟到应该是免不了。

  李柚最后再看了一眼楼下正在打电话的人,嗤笑一声,关窗,掐烟,一气呵成,像是瞬间出了一口恶气,终于又冷静地走出茶水间,快速走向那堆号称在头脑风暴的噪音制造者们。

  会议室里是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被点名主持会议的大黑正在白板上慷慨激昂的比划着,竭力在这激烈的会议上控场着。李柚最后整理了下表情,一派轻松地推开会议室的玻璃门,进入到了那个让他能暂时忘记关于袁白种种烦心事的会议里。

  开会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大家的争辩讨论声也渐渐变得有一搭没一搭,一不小心,话题方向就歪了。

  正在说话的这个人,是公司公认的粗线条,绰号:大尾。

  也不知道是谁先提的“出轨”这个茬,都是一帮有故事的年轻人,不管是有没有对象,对于这种关乎帽子颜色问题的话题,大家都很有发言、阐述观点以及举例子的热情。

  所以,大尾开口了:诶,大木,你跟咱们大老板的cp还组着么?

  李柚懵逼了,跟老板cp还组着么?谁他妈告诉你,我们这cp不组了?谁他妈告诉你我们在组cp了?懵着懵着不小心也歪了:嘿,这公司企业文化,什么时候都是围绕“大“来说事儿了?

  还没等李柚内心活动结束,会上的其他人已经噼里啪啦炸开了锅。

  “大尾,你在那儿扯什么呢!“

  “就是!瞎凑什么热闹,大小老板拆cp,你要上位啊!“

  “大尾啊大尾,不是姐姐批评你,看上咱们大老板多久啦,都想挖墙脚了啊?“

  几个有眼力的人,一听大尾开腔,早就相互使了眼色。想起下午大小老板之间不自然的暗流涌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题,不明摆着找事儿嘛。

  李柚看着大家瞬间把茅头指向了大尾,顿时好气又好笑。这真的是哪都有粗线条的人,还好这家公司,企业文化积极健康,每个人都在争着做大,没人比心眼。关键时刻,可心的人也这么靠得住,c-h-ā科打诨分分钟解尴尬。真的是忍不住要给自己颁个奖,这得花多少心血才能养这么一批可爱的人啊。

  “行啦行啦,”看着大尾被几个女战士围攻,李柚也没了那份自怨自艾的心,去他的袁白,“cp不拆,友谊长存,咱们先下班吧,今晚我请客,赶紧的!”

  一听是免费蹭吃喝的局,对于大尾的攻势瞬间就熄了火。一群人迅速撤离了办公室,乌泱泱的赶向了火锅店。

  李柚开着车,载着几个娇滴滴一定要蹭车的女同事,堵在了下班的车流里。

  “大妹,跟咱们大老板说声晚上聚餐的事情,问他来不来,”李柚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跟大妹吩咐着。

  “看我们几个机灵的!”李柚话音刚落,后座的大艾马上接了话,“不用你说,我们刚出门就跟大老板汇报过啦。袁哥说哪能让你请客,随便点,他来买单!”

  “大木,看我们,这是帮你省钱了呀~”

  “对对对,咱公司的姑娘,江湖上排得上号的好,”李柚怕了1对4的我来你们往,尤其是一下子面对公司4个牙尖嘴厉的姑娘,一下子也没了旁的心情,只想快点开车,赶紧回到大部队。

  晚高峰是最考验耐心的时候。看着前面一片亮红的车海,李柚真的是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听着身板人激烈的j_iao谈,李柚的手也跟着无意识地敲打着方向盘,像是在给这几百只鸭子做着场外配音。

  “不是我说,这钱啊就得掌握在我们女人手里,”大艾是这公司一水娘子军里为数不多的已婚妇女,论夫妻恩爱程度,在外人眼中,大大小小节r.ì,但凡是能叫得上名儿的,来自大艾另一半的鲜花礼物就不会缺席。“男人有钱就变坏,我们先不说这个是不是绝对论证过的理论,但是哪怕有1%的可能x_ing,我们也不能松懈啊!这关键就是这1%了,这要有个万一,呵呵!”

  “那会不会有点不好啊?前几天还跟我对象讨论来着,我们这准备各自攒钱呢,我这听着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你不是都快结婚了么?怎么这事儿还想不明白呢?你说你,结婚了之后r.ì子要过的吧?孩子要的吧?这里里外外大大小小都花钱,你们各自攒钱了,这平常的r.ì子还过不过了?”

  车外滴声一片,李柚听着心烦,就竖起了耳朵听这一帮妹子聊有的没的。本来以为也就听一些八卦随便有的没的笑笑,却没料到,这越听心里越不是个滋味。

  大艾还在那里毫无自觉地扎着“司机”的心。

  “小事就算是家里柴米油盐水电煤气费好了,大事就那些出国旅游动辄上万的花销,万一你们以后生了孩子,这可是块无底洞啊,那么多钱呢,你们都攒着攒着,最后花谁的?”

  这车到底得堵到什么时候?!李柚愤愤地拍了下车喇叭,感觉自己这晚饭已经可以不用吃了。

  想想自己和袁白同居的这么多年,小到柴米油盐,虽然总共也没开多少次火,大到出国旅游度假,虽然也就那么几次,毕竟工作那么忙,但特么竟然都是自己掏的钱?!简直就是字字诛心!敢情,劳资现在真的赚钱那么多,养个大白脸毫无压力?

  “大妹子们,大家可都长点心吧!”旁边的大艾继续毫无知觉地上着课,最后敲黑板来了一句重点,”舍不得花你家男人的钱,可是会有人来帮你花的哟~”

  “司机”李柚面无表情,内心只想骂娘:这饭特么地还真可以不用吃了。

  但又细想,认真说起来,自己的钱可要比袁白多多了,花就花吧,谁让劳资稀罕呢。

第二章

  等袁白事情忙完赶到吃饭地儿的时候,李柚早已放下筷子倚在一旁,听了很久的侃大山了。整个包厢里也就挨着李柚的位置有一个空位,桌上对应的碗碟里堆着一些袁白惯常吃的东西。袁白嘴里一边说着“周到”,一边也就坐下了。

  李柚看着他好像是饿惨了的样子,也没顾得上调个蘸料,坐下就是提筷往嘴里塞东西。

  李柚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 。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